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珍妮的计划
    老友相见,自不免一阵寒暄,得知自己的儿子现在还是没醒来,尤龙除了干着急也别无它法,通过询问得知罗云关最近发生的所有一切,尤其是关于单阳,让他觉得更是像在听故事。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罗云城,竟是藏龙卧虎之地,平时不显山不漏水,到了关键时刻居然瞬间扭转战局,说是拯救了整个华国也不为过!

    房间内。

    “现在可以给我解释了吗?为什么要我这么做?”

    听见单阳发问,珍妮道:“经过了这么久,我想明白一些事。我的同伴们可能就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如果他们还活着,肯定也正在寻找我。但是就这样找实在是太慢了,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帮我做一个云台通话器,最不济也造一架飞机,这样就能顺利联系他们了。”

    知道单阳听不懂,珍妮接着道:“我们每个队员身上都有一个应急通话装置,要知道,宇宙中是存在磁场的,而利用磁场的特定频率,我们就可以实现远距离通话。要制作一个通话器,首先要有电,然后要有一个叫做二极管的东西还有其他配件,电你倒是有了,可是要想做出二极管,就需要玻璃,铜丝等等,要想有玻璃和铜丝,就要有最精准的冶炼技术,标准化的车床以及模具,要造出这些,就要有一个安全稳定的环境,还需要一群人帮你,至于飞机?没有一定的工业基础,想都不要想。为什么要做出飞机?因为我不想联系上队友了却要跨过不知多少山水去和他们会合。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做这些需要钱,很多很多钱。而现在这个国家,不可能给你提供太多的资金支持,所以你需要先赚钱,但是这又是一个封建国家,赚再多钱皇帝说拿走就拿走,除非你造反,不然你很难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我将把你推上去,自己做皇帝,这样你就能用最快的速度帮我找到同伴,我也可以尽快回去帮助我的族人了。怎么样,有我帮助你成为九五之尊,那可是十拿九稳的事,这笔买卖你算是赚大了!”

    震惊!绝对的震惊!珍妮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动不动就是宇宙,星球,现在又把当皇帝这件事说的好像吃饭一样简单,当然她说的可能是真的,但是好歹考虑下聆听者的感受好不啦?

    单阳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成为九五之尊?一言定生死?后宫佳丽三千?怎么想都不亏啊。

    但是!

    过了良久,单阳道: “珍妮,我承认,我心动了,但我不能。你要知道,我从小被人奴役,只向往那自由自在的生活,根本不想当皇帝。怀恩可是跟我说过当今皇上过得有多么凄惨,一时半刻都不能离开那深宫大院,九五之尊又如何?一样不是天天呆在那鸟笼子里?很抱歉珍妮,我不会做皇帝。但是我一定竭尽所能帮你找到同伴!”

    珍妮大怒道:“单阳,你可真够有出息的,你可知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如此良机你竟嗤之以鼻?哼!我时间很紧迫,要知道,我的族人还在那无尽深空飘着呢,多飘一会就多一分危险,我必须早点联系上他们好回去帮他们出点力,你竭尽所能?你要怎么做才能更快帮我找到同伴?”

    单阳沉默了。在承诺与向往的自由之间,单阳更向往自由,他再也不要困于一隅,这样的日子,他受够了!

    “珍妮,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只是我不想再活的像一只笼中之鸟。如果有别的办法,我一定不会推辞,唯独当皇帝,我真的不能接受。你这么聪明,一定有别的办法,只要不做皇帝,怎么都行!”

    “根据我的超级电脑分析,这就是最佳方案了。也罢,看起来你是铁了心了,就是不知你听见接下来的话,还会不会如此坚持。你听好了,你可知这罗云关几千将士,以及惨死在城门前那几百奴隶,是为何而死?”

    单阳惊讶道:“当然是被吐蕃人杀死的啊?还能为何?”

    “那你可知为何吐蕃人要来进犯华国?”

    单阳说不出来了,珍妮暗哼一声道:“因为他们是来报仇的,他们的王爷,叫做乎鲁,就是我们在草原商队杀死的那个老头!”

    轰!!!

    单阳大脑一片空白,这句话比刚才让他当皇帝还要震撼,简直连他的灵魂都要被剥离出去。为什么这么震撼?因为单阳瞬间就想明白了,那死在关口下的几千将士,竟是因为他的一时冲动,死得不明不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单阳喃喃说着什么,眼角的泪水掉了下来,他陷入了巨大的自责中,那可是几千条人命啊,都是因他而死,他几乎都觉得还有何颜面存活于世间?

    “所以你明白了吗?你有责任,带领华国走向富强,让百姓生活富足,远离战火,这是你欠他们的。我的事只是顺手而为,反正接下来如何强国,都绕不开发展工业,你只是在帮我制作东西的时候练练手,有我在一边帮你,这华国想不强都不行!如此,你才能告慰那几千将士的在天之灵!怎么样,你还要拒绝吗?”

    单阳脑子里一团乱麻,彻底乱了分寸。在珍妮的步步紧逼下,他只能选择妥协,貌似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一个能让他安心的办法,他不想以后每天活在自责与愧疚当中。

    “好吧,听你的,你来安排吧。我想一个人净净,晚点再说吧。”

    听着单阳带着哽咽的声音,珍妮心里生出一丝不忍,于是柔声道:“好吧,你想开点,我会帮你的,振作起来,你行的!”

    单阳闻言,默默地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屋外,一群人依旧坐在一起寒暄,却见单阳面无表情的走出来,眼神空洞,竟似没看见这群人一般,开门就走了出去,连陆回元喊他过来拜见尤龙都没听见。

    “老陆,这,这是怎么回事?”

    “唉,这是我的徒弟,也许是没有唤醒尤镇远,心里不好受吧。哈哈,没关系,让他自己想想就好了。”

    尤龙闻言眼里闪过一丝异样,却也没再深究,继续和陆回元缅怀旧事。

    单阳双眼无神的走在路上,就像一具丧尸,这可把秀莲急坏了,急忙跑去北厢房找到莽怀恩道:“莽大哥你快出来,快看看阿阳哥怎么了?我怎么喊他都不答应,去拉他他也没反应,你快跟我去看看吧!”

    莽怀恩大惊,急忙拉上外面正在劈柴的牛二,急匆匆跑了出去。

    一路上,单阳脑子里不停的浮现出那些将士们的身影,他们是让他第一次感觉到安心的人,第一次让他在这茫茫天地间感受到归属感的人,虽然很多人他都不认识,但是他们都对他很好,每个人见到他都会笑着打招呼,从来不会因为他是奴隶出身而看不起他,可现在,他们全都因为自己,死在了面前的冰雪下面。

    原来秀莲他们追丢了,单阳一路上也不知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几千将士的埋骨之所,城墙下还有士兵正在清理战场,顺着吐军搭的木桥,一路就走了过来,城门前的士兵看到“小神仙”来了,哪里敢有丝毫阻拦,虽然不敢阻止单阳出城,却还是派了几十人一路跟随保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