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试救尤镇远
    收到斥候来报,吐蕃的确已经退兵,现在已经走很远了。韦千竹总算是松了口气,一直紧绷的神经骤然放松,一股浓浓的困意涌了上来,本来就没睡够,之前又经历了那么刺激的逃亡,铁打的也扛不住。这不,又随便找了个地方,躺下没一会,鼾声就响了起来。

    钟坎离也不好过,但他还是强打起精神,吩咐士兵抬走韦千竹,又开始组织起城防工作。

    “阿阳啊,你可知为师为何让你在如此重要关头还让你去读医书吗?”

    正在墙角休息的单阳闻言道:“徒儿不知,但相信师傅定有深意。”

    陆回元笑着点点头道:“其实这与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有关。为师发现你的真气具有提神醒脑的奇效,故此突发奇想,打算让你试试看能否唤醒尤镇远,但你现在只有十几岁,且真气又只是自学而成,为师担心你心性不稳,施术过程中无法自控,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故此想要借此机会先磨磨你的心性,却没成想,这吐蕃人来得如此之快,相信经历了这一晚,你的心态应该更稳定了些。这倒是歪打正着,省去了为师一番功夫。现在你先回去睡一觉,睡醒来找为师,我们一起去救尤镇远,这也是为师交给你的第一课!”

    “是,师傅!”

    单阳回去睡觉了,陆回元却没走,他心里一阵感慨,要知道,每逢大战,他都是最忙的一个,军中倒是有一些士兵愿意跟他学一些简单医术,但他的医学理念实在太过超前,并不被世人所认同。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之下,那些愿意学习的后来也走了,只有熏儿一直跟着他,但是薰儿终归是要嫁人的,将来嫁人了就只剩下相夫教子。幸好现在有了单阳,一身的医术总算是有了传承,但是陆回元想不通,为何他的医术如此管用,却就是不被人认可呢?

    单阳下了城楼,慢慢的走在街道上。想象中的满城欢腾根本看不到,一眼望去,满城素稿,赶走了吐蕃人,百姓们终于可以悼念逝去的亲人了。那埋在罗云关前的七千将士,是儿子,是父亲,是丈夫,更是这华国千万百姓的守护神。

    从小受到奴役的单阳更是感同身受,想到那七千将士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在了吐蕃人的手上,单阳对吐蕃的恨意更是深了一层,他心里默默念着:他娘的吐蕃人,总有一天,我会把吐蕃人杀光!

    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正在埋头赶路的苏河图狠狠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冻的发红的鼻子,颓丧的叹了口气,望着前方的皑皑白雪,心里生出一丝悲凉。此次出征,本以为十拿九稳,却没想到跟当初所想完全背道而驰,本来各个部落的冬藏就不够了,为了出来抢劫,更是调集了各个部落的大部分口粮,本来如果能打赢这场仗,这些都可以十倍返还,但是现在,该如何交代?他能想象得到王上的怒火,到时候他即便不死,也是活罪难逃。想到这,苏河图更是不甘,为何华国有神灵守护,吐蕃就没有?这实在不公平!为何华国这群懦夫就可以生活在山清水秀的中原,他们却要守在这苦寒之地,每年都要饱受风雪饥饿之苦?

    身边默默同行的元翔现在比苏河图更加不堪,他倒是想不了那么多,唯独担忧自己的身家性命而已。

    正在垂头丧气之时,大军前方忽然飞来一骑,来到近前后,送上一封信件,然后转身又走了。苏河图接过信件一看,只有六个字:退,必死!战,可活!

    元翔和苏河图互望一眼,都在猜想此话何意,突然元翔道:“苏将军,我想王上的意思是让我们再打下去,就这样回去我们必死。但是再打,我们打谁?”

    苏河图皱着眉头道:“国师,依我之见,定是各个部落向王上施压了,否则王上知道神灵降世之事,也不会硬要我们触犯天威,应该是让我们再寻目标吧。可是上哪去寻像华国这么好啃的肥肉?”

    “那还不简单?来啊,拿地图来!”

    一个士兵呈上地图,然后弯下腰,元翔把地图放在士兵背上,指着地图道:“苏将军请看,依照地形来看,我吐蕃成月牙形拱卫华国,两边月稍一个是赤月坡,一个是罗云关,中间是罗云山脉,所以如果不打华国,我们就只能选择身后了。而身后乃是占拜庭,疏勒等国,他们的战斗力比起我们,不相伯仲,也不是一个理想的对象。至于蒙古?那就更别想了,他们比我们还穷。那么只剩下一个选择了,就是这里!”

    向着元翔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地图上月牙的左后方,跨过吐谷浑的边境线,写着两个大字:大食。

    “这,这如何能行?虽然大食正在和波斯交战,我们去收取点渔翁之利倒是可行,但是这吐谷浑跟我们可是世仇,边境线更是重兵防守,我们如何能借道过去?”

    “哈哈哈,苏将军啊,我们只需要给他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绕过去。很简单,向吐谷浑宣战,然后分兵佯攻太盐湖,吐谷浑必分兵来防,到时我们只要小心一点,哪怕是乔装打扮,只要对他们的边境线秋毫不犯,定能安然度过!”

    “哈哈哈!好!就按国师说的办!传令,北山四十二部回王城听从王上直接调遣,血狼军猎鹰军随我挥师西进,国师,还要劳烦你写一封信函,告知王上我们的计划,这一次,我们再也不能空手而归!”

    大军接到军令,顿时又士气高昂的向着西边走了,这其实也是他们的悲哀,如果生活富足,谁愿意打仗呢?

    收到吐军退去的消息,尤龙长长出了口气,他率领着十来万人马一路急行军,紧赶慢赶一昼夜,罗云城总算是遥遥在望了,接到军情,又让大部人马掉头回去,现在他正带着几个将领和两万人马赶去罗云城,总要亲眼看过才能放心。

    进了罗云城,看着这满城的素稿,尤龙与一干将领更多的是钦佩。就这么一座孤城,几千守军,几万百姓,硬是挡住了吐蕃十几万人马,这在历史上绝对是前无古人的奇迹!

    城南军营,小院内。

    陆回元正在指导单阳试图唤醒尤镇远,单阳一脸肃然,与尤镇远相对而坐,双手贴着尤镇远的胸膛,陆回元一只手搭在尤镇远的肩上,尤镇远赤膊上身,双目紧闭,静静的等待醒来。

    “现在,收拢心神,慢慢度气,进大玄关,扣灵堂!”

    听到陆回元轻喝,单阳心里一凛,骤然加大了真元,好像是听见了瓷器破碎的声音,原本在尤镇远灵堂处堵塞的真元一冲而过,迅速的在尤镇远经脉中游走了一周天,最后又回到了单阳的手里。

    陆回元感到手臂微微一麻,又紧张的看着尤镇远,刚刚他明显感觉到尤镇远身体微微一震,看来是起作用了,可现在尤镇远却依然双目紧闭,面无表情,丝毫醒转的迹象都没有。

    等了盏茶的功夫,依然没有效果,陆回元皱着眉头扶着尤镇远躺下,盖好被子,走出房间,嘴里喃喃道:“不可能啊?莫非是哪里出了岔子?”

    一出房门,还没出口气呢,就突然被人围了起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冲了上来,抓着陆回元焦急的问道:“怎么样老陆,镇远醒了吗?”

    陆回元定睛一看,面前白发苍苍的老头竟是他十来年没见的老朋友,尤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