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缓兵之计
    “国师啊,既然你早就有这么一招,为何不在刚开始就用出来?这样就可以不用死那么多将士了。”

    听见苏河图的疑惑,元翔解释道:“哈哈,苏将军莫非怀疑元某有何企图不成?之所以不在第一时间用出来,还不是怕夜袭失去了突然性?这么简单的道理,苏将军莫非当真不知?”

    说完这番话,元翔心里涌起一阵悲哀,不管再有才华,还是免不了被人猜忌,难道莫大的天地间,竟然没有我元某人立足之地?

    见心里那点小九九被人看了出来,苏河图一阵尴尬,不过他脸皮那是厚如城墙,当即陪着笑道:“哈哈!国师多虑了,非是我试探国师,实在是苏河图只是一介莽夫,心直口快,还请国师不要见怪!”

    这个话元翔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要真信了那才有鬼。其实他心里一直都清楚,为何每次有大的行动,硕尔丹都要让苏河图和他一起参与呢?看似极其信任他,连吐蕃第一勇士兼大将军都需要听从他的策略,实际上就是让苏河图来监视他的。相信在把他身上所有的利益都榨取干净以后,兔死狗烹的悲剧是一定避免不了的。

    不说这二人如何心怀鬼胎,城墙上的韦千竹现在可算是终于慌了神。这可是他们自己的同胞啊,被身后的吐蕃人押着上前来掠阵,稍微走慢了一两步就立刻被砍倒,看的韦千竹怒火冲天,钢牙咬的咯咯作响,却又无可奈何。他实在下不了手,现在还有大约五百步,那些人就能来到城墙下,如果不下手,那么这些人就会帮吐蕃人架好云梯,一时之间,韦千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阵晚风吹过,烟雾散开了,城头上所有人都看到了下面的情况,兔死狐悲之下,城头上的百姓俱是义愤填膺,纷纷破口大骂起来。

    陆回元担心的看着韦千竹,不知道这位身经百战的将军,在面对这样的局面下,会怎样破解。

    “唉!老陆,此战过后,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再苟活于世了,但我韦千竹对华国之衷心,天地可鉴!告诉秀才,我韦千竹对不住他了!若有什么罪责,我韦千竹一力承担了!来啊,传令,准备迎敌!”

    陆回元吓了一大跳,忙道:“阎王,你他娘的要干什么??那下面可都是我们自己人啊,你疯了?!”“那你告诉我能怎么办?难道就不管不顾,让他们帮吐蕃人打进城里,让我们几万人陪葬吗?!”

    韦千竹状若疯魔,虎目含泪的对着陆回元吼道。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韦千竹实在是被逼到了绝境,这次事情过后,韦千竹就算是守城有功,但是他冷血残暴的形象算是在百姓们心里根深蒂固了,将来的前程可想而知,皇帝为平民愤,估计不会让他有太好的结局的。

    韦千竹环顾四周,看着这些百姓们饱经沧桑的面孔,潸然泪下,为了他们,就算是牺牲了自己的前途又如何?只是可怜下面那群被驱赶而来的人,他们何罪之有?韦千竹转身对着那些可怜的人跪了下来,遥遥一拜,身边的百姓们被感染到,也跟着纷纷跪了下来,他们也知道接下来他们将要做什么,亲手杀死自己的同胞,他们心里又何尝不难受?

    “不!一定有办法的,韦将军,给我半柱香,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你等等我,我去去就来!”

    话音刚落,只见单阳一溜烟的跑了,都没给人反应的时间。

    韦千竹看着单阳的背影,心里生出一丝希望,这个神奇的小子,总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半柱香而已,他自问能做到的,最不济也就是执行原来的想法。想到这,韦千竹下令道:“传令,扔炸弹,封锁城下五十步范围!”

    于是城上的百姓都开始扔“炮仗”了,炸弹在城下爆炸,在城墙脚下形成一片火幕,五十步之内成了一个死亡地带。

    哈奇尔下令停止进攻,他好整以暇的坐在马上,嘴里嚼着不知什么东西,笑呵呵的看着远处的城墙。他知道这是敌人的缓兵之计,就是不知道接下来敌人会出什么招,就算不能建功,但是能消耗敌人的火药也是好的,心里对国师更是钦佩了。

    单阳一路狂奔,来到自己的房间,焦急的唤出珍妮后,语速极快的讲述了当前的情形,珍妮听的眉头紧皱,稍稍沉默一会后道:“看来在你成长起来之前,我都必须帮你到底了。也罢,早点安定下来,也能让你早点帮我找到同伴,这次你把我带上吧,我去试试看能不能把那些人赶走。”

    单阳大喜,扯下桌布就把盒子包了起来,一路又跑上了城墙。

    钟坎离已经组织士兵们把唯一的一台床子弩抬了上来,正在进行调试,就见单阳跑了上来,刚想说句什么,忽然身边的韦千竹大喊道:“阿阳,怎么样?有办法了吗?”

    单阳稍稍把气喘匀,道:“有办法,但是能否管用,小子不敢保证。”

    “没关系,总比没有办法好,你说吧,怎么做?”

    “额——韦将军,还是先试试看床子弩吧,如果能杀死对方主将,那小子的方法不用也罢。”

    韦千竹虽然很好奇,但是还是接受了单阳的建议,当即先是拿出一根奇粗无比的巨箭,放在箭槽里,又亲自拉开弓弦,用千里眼看了看位置,调整好角度后,拿起身边的一个大锤,对着弩车的一个凸起狠狠砸了下去。

    “嗡”

    弩箭应声而飞,在黑夜里很本看不清轨迹,韦千竹急忙拿起千里眼看了过去,只见远处对准的的目标处,一堆骑在马上的人,突然稍稍乱了一下,看起来应该是被击中了,只是不知道能有什么收获。但是韦千竹敢确定,那就是吐军的指挥机关无疑。

    第一次的射击只是尝试,在确认了距离以及准度后,韦千竹再次拿起一只弩箭,只见这个弩箭细了一圈,箭尾上绑着四个竹筒,围成一圈,火捻搓在一起,拉的老长。

    哈奇尔正在马上得意洋洋,突然从远处的城墙上飞来一支冷箭,将身边的亲兵连人带马打了个对穿,哈奇尔吓了一跳,急忙叫来身边的真武者,依旧是那个黄毛,想让他跟他一起转移阵地,但是黄毛却轻蔑的笑了笑,说是有他在,任何冷箭也别想伤到他。出于对真武者的极度信任,再加上这里是一处绝佳的观察之地,也就没挪窝,却不知,就是这一份自大,害的哈奇尔白白葬送了性命。

    因为知道有人对着他们放冷箭,黄毛开始有了警惕,真元已经在手里集中,随之准备撑起结界,护住身边的人,跟哈奇尔说完话没一会,又从城墙上飞来一只箭矢,速度极快,可是黄毛早就有了准备,就等着这一刻呢。

    其实黄毛也有别的想法,他想通过箭矢飞来的方向确定对方的方位,好在接下来的进攻中优先进行打击,隐约看到城头上一个垛口寒光一闪,极度专注下发现了箭矢飞来,黄毛冷笑一声,双手突然平举,瞬间放出了一个结界,将身边二十几个人马全都罩在了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