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再献良计
    多亏了朱雀桥散落在河里的碎石,吐军才能以这些碎石为跳板,迅速的搭建起了木桥,一个可以供四人并肩通过的木桥横亘在朱雀河上,看起来是不小,但是要让大队人马迅速通话过的话,还是显得捉禁见肘。不过哈奇尔并不担心,看着自己麾下的儿郎们士气高昂的向前冲,哈奇尔心里一阵得意。木合塔这个怂货,死了区区几百人就吓得不敢再进攻了,好像拉着十几万人前来,却只干了斥候的活,这倒是便宜了他的猎鹰军,就让国师和大将军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勇士!

    哈奇尔想当然的以为,他的进攻具有很大的突然性,虽然木桥不算宽,但是等城墙上的人反应过来时,他们都已经大部分冲到城墙下了。殊不知,城墙上早就严阵以待,就等着他来呢。

    几乎跟白天的情形一样,在第一个吐军上了桥的时候,韦千竹就下令点火了。因为是在晚上,这一次的爆炸来得更震撼,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天空,借着火光,没有千里眼的百姓和士兵们看到了下面吐蕃的阵营,黑压压一片,让人头皮一阵发麻。好多百姓额头冒着冷汗,双腿直打哆嗦,死死地盯着下面,大脑一片空白。

    连续十几声巨响过后,吐军又丢下了一片尸体。但是这次似乎没有吓到吐军,被首领强制要求冲锋后,吐军们又搭起了木桥,再次冲了过来。

    元翔在后方,坐在马上,心里也是一阵紧张。他在赌,他认为这样规模的爆炸,华军不可能用太多次,如果可以多次使用这样的大杀器的话,华国哪里至于如此被动。事实证明,他赌对了。看到再次冲过桥的士兵们安然无恙,他稍稍吐了一口气,对着身边的苏河图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面对如此多人冲过来,弓箭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了。如果是一个万人阵来一个万箭齐发的话,倒是可以建功,但现在人手奇缺,只能另辟蹊径。

    韦千竹还是下令放箭了,虽然只有区区几百人,但是还是造成了小范围的杀伤。

    本来冲的不太快的吐军们见敌人只有这么微弱的抵抗,顿时士气大振,仅有的一丝顾虑也消散了,一个个甩开步子就向前冲去,要知道第一个攻上城墙的,官升三级,奖励丰厚,就算是不幸牺牲,家里人和族群都能获得巨大的荣耀。在重利和首领高压的双重作用下,没有了顾虑的士兵们牟足了劲,疯狂的杀了上来。

    跑在最前面的几队士兵扛着云梯,最先来到了城墙脚下,就要架起来往城墙上面搭,却突然看到城墙上密密麻麻的扔下来一堆黑黑的东西,还带着一颗火星,等掉在地上了,定睛一看,却是一个个竹筒,还没来得及细想,只见那竹筒火光一闪,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轰轰轰轰!!!”

    为了发挥出炸弹最大的作用,韦千竹故意将吐军放到最近,一直到城墙脚下扎堆了才下令反击,霎时之间,城楼下陷入了人间炼狱,残肢断臂漫天飞舞,伴随着隆隆巨响,整个城墙下的场面犹如天罚降世!

    仅仅是第一轮,城墙下就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没被波及到的吐军也趴在地上不敢乱动,只剩下那雷鸣般的巨响在耳边肆虐。

    因为紧张,百姓们不停的重复着手里的动作,点火,往下扔。再点火,再往下扔。声音太大,韦千竹的命令根本传不出去,只能让传令兵一个个去喊,白白浪费了好些炸弹。

    “哇哈哈哈哈!!痛快!阎王,等这群畜生再来,那就再让他们好好尝尝被人欺负的滋味!”

    听到旁边陆回元兴奋的呱噪,韦千竹无奈的看着他,摇摇头没说话。一个郎中,硬是被逼着上城墙杀敌,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虽然眼前之人看起来依然精神奕奕,颇有种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味道,但这也更让他对这个羸弱的国家感到痛心。但现在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因为下面的吐军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在这样的攻势下,居然又冲了上来。

    又是一轮无情的轰炸,这次总算是消停了一会,过了一炷香了,还没有一个吐军能搭起云梯的,就是不知道这样的打击之下,是否能像白天一样吓退吐军了。

    单阳经过刚才的事后,已经适应多了,不再那么紧张,只是安静的站在陆回元身边,手里依然拿着竹筒,看着一个士兵背着的弓箭,不知在想什么。

    “我说阎王,这群狗崽子不会就这样退兵了吧,已经好一会了,怎么还没见他们来?”

    韦千竹闻言道:“哼!不来最好,老子还没睡够呢。不过说起来,本将军打了几十年的仗,还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轻松呢,托你徒弟的福,我们这些舞刀弄棒的武夫,怕是要作古了。”

    “嗨!我说你韦阎王今天是抽的什么风,尽说些胡话。我一个郎中都知道,打仗用的是脑子,不是匹夫之勇。再说了,凭咱俩的关系,我徒弟还不是你徒弟?他有什么好点子,你就尽管拿去用!阿阳,听见了吗?以后关于战事有什么好主意,一定不可藏私,有什么想学的,也尽管学就是了!“

    正在观察敌情的钟坎离差点没笑出声来,如此正大光明的让徒弟来偷师,也只有陆回元能做得出来,心里默默地冒出来两个字:无耻!

    “嗯?阿阳,为师在跟你说话呢,你发什么呆?”

    “啊?哦!师傅,我只是想到一件事。你说要是在这弓箭上面绑上竹筒,是不是能投射的更远一些?”

    陆回元闻言一愣,突然一拍大腿道:“对啊!阎王,我们怎么早没想到呢?这样的话不就可以把炸弹扔得更远了吗?”

    韦千竹叹了口气道“唉!你以为我没想到吗?只是这弓箭本就不多,再加上都是轻弓,射程不远,跟我们居高临下扔炸弹也差不了多少,何必再浪费弓箭呢?”

    陆回元一听,也不由得沉默了下去,却听得单阳幽幽道:“普通弓箭不行,那床子弩呢?”

    “所有远距离的武器,都被埋在了罗云关口下,包括那八门回回炮,现在城内再也没有一台床子弩了。”

    一旁的钟坎离闻言道:“所有?那也未必。将军,末将今日前去围剿奸细时,在他们的院子里发现一台床子弩,想来应该是他们想要弄回去研究仿制,因战事仓促,故此现在才告知将军,请将军恕罪!”

    韦千竹闻言大喜道:“此话当真?快,把那床子弩弄来,我有大用!“

    钟坎离急忙领命而去。韦千竹看着单阳,好奇道:“小子,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想用床子弩来对付敌方主将吧。”

    “呵呵,是的。小时候叔叔教我一句话,叫做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只是想,如果对方的主将突然遭遇不测,是不是就可以结束这场战争了?”

    “哈哈哈哈!你小子,我是越看你越顺眼!不行,老陆,这小子不能让你独享了,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这小子一定也要跟我!”

    陆回元竟然没有跟韦千竹争辩,只是苦笑道:“这些事以后再说吧,你看。”

    韦千竹急忙转身一看,吐军竟然又冲上来了。

    无奈之下,只得继续迎战,百姓们也已经轻车熟路了,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收到准备的命令后,好整以暇的等着“放炮仗”。

    这一次吐军的进攻有些奇怪,因为爆炸产生的烟雾还未散尽,再加上是夜晚,能见度极低,只能听见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随风飘来,有男有女,甚是怪异。

    韦千竹眉头紧皱,难道是吐军不敢进攻了,却被将领强行驱赶过来的?那也不至于哭啊?何况还有女人的声音?韦千竹拿起千里眼,用尽全力向下望去,终于,在烟雾的缝隙中,他看见了让他几乎气炸了肺的一幕。

    只见在前面走着的,哪是什么吐蕃军人,那都是一个个华国百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