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再度来袭
    钟坎离现在是怒火中烧,只是来抓个奸细,清除一个吐蕃内探盘踞的窝点,居然会这么困难。今天的事一波三折,狡猾的吐蕃人竟然凶残如斯,居然连以命换命的的手段都使出来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大局已定,放松警惕时,最重要的深藏之人再趁机逃走,整个过程一环扣一环,一看就知道是蓄谋已久,早就商量过无数次的应急措施。

    现在钟坎离最担心的是,那口水井的地道是通向城外的,先前逃跑之人可能只是鱼饵,真正重要的人可能早就跑了。现在只能等士兵们探查出结果,他才好回去跟韦千竹复命。

    就在钟坎离执行任务以及单阳和陆回元结为师徒之时,吐军已经再次集结完毕,在苏河图一声令下后,再次浩浩荡荡的的爬上了雪堆。

    雪堆最高点的斥候小队看到吐蕃的异动后,急忙派人回去传信。韦千竹在城墙上也没闲着,正在指挥百姓们搬运火药,就听斥候来报,说是吐军又杀上来了,韦千竹大惊道:“这么快?快,传令,所有人各就各位,准备应战!把钟坎离也叫回来,城内所有能出力的,包括知府,都叫过来守城!”

    顿时城墙上又动了起来,在一千士兵的组织下,百姓们纷纷找好位置,静待开战。

    也只有韦千竹有这份霸气,钟坎离可不敢做这样的事,所有能出力的?那范围可就大了。至于知府?那就更不是他能叫得动的。

    没一会,城下又来了不少人,妇女,孩子,老人,全都来了。单阳和陆回元也不例外,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百姓们虽然不知为何韦千竹会下这样的命令,但是出于对韦千竹的信任与敬重,他们还是不假思索的来到城墙脚下。远处的街道上,依然有士兵敲锣之声传来,嘴里还喊着:“各位父老乡亲听着,韦将军有令,所有能出力的人都去城门处协助守城!”

    因为是“关系户”,所以陆回元直接带着单阳来到城墙上,找到韦千竹,陆回元道:“呵呵,阎王,看来今天我这把老骨头也该活动活动了。今天让你占个便宜,你可以随便命令我,老夫决不计较!”

    “哼!好说了,今天凡是来到城头参战的,一律按照军规管理,有违军法的,一视同仁,全部军法处置。嘿嘿,老陆,你不怕我以权谋私,给你来个公报私仇吗?”

    “哈哈!怕我就不来了。阿阳,今天你就跟在为师身边,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啊!”

    “老家伙,什么叫做机会难得?你怎会如此冷血残忍?你就算是让这小子学医术,也不必如此说吧。这可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你希望他们出现伤亡吗?”

    陆回元不甘示弱道:“你以为我想要这样的机会?还不都是你们这群武将没本事?你们要是有本事,去灭了这些豺狼啊?我是个郎中,在对这种事无能为力之下,把它看作机会,有何不可?”

    单阳看到他们两个见面就掐,只能在一边干着急,却没想到这就是韦千竹的性格,如果不是相交相知数十年的交情,哪里能做到这般随意互呛?

    就在二人争吵之时,从远处的雪堆上,冒出几点火光,一路向着城墙而来,跑到朱雀桥上,踏过搭在桥头上的简易木桥,转身就把小桥推到了河里,然后又一路跑向了城门。岗楼上的士兵通报后,城门开了一条缝隙,将几人让了进去。没一会,上来一个士兵,对韦千竹禀告道:“将军,斥候来报,吐军已经上了雪坡,现已距我们不足三里!”

    韦千竹看到远处黑咕隆咚一片,正想用千里眼看看,却想起千里眼早就不能用了。于是他转身下令道:“传令,击鼓,”

    戒备的命令传来,大家纷纷紧张起来,有的百姓没有经历过白天的战事,捏着竹筒的手心满是汗水。单阳自从记事起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战,紧张的氛围让他浑身发颤。陆回元看到自己的徒弟居然如此不堪,不禁皱了皱眉头,但是现在大敌当前,也就没有说什么。可能是被这空前的紧张感压迫的几乎窒息,单阳急于想要缓解下气氛,顿时鬼使神差的冒出来一句:“韦将军,你听说过火阳山吗?”

    韦千竹回头诧异的看着单阳,也不知是不是单阳的错觉,他感觉韦千竹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看了一会,韦千竹一言不发,又回头盯着前方漆黑的夜空,今天晚上的天气很差,整个天上灰蒙蒙一片,一丝月光都见不到,韦千竹看的仔仔细细,却依然没什么发现。

    正在爬雪堆的吐军也不好受,大白天的用木钩子都不好爬的冰山,在能见度极低的夜晚更是寸步难行。已经有好多人爬到半路摔了下去,生死不知。为了夜袭的突然性,苏河图又不准点火把,这更是难上加难,好在白天爬过一次,有了经验,这才慢慢的爬了上来,现在面前已经是一马平川,只要在行军大约一炷香,就能看见朱雀河了。

    苏河图和元翔因为是主帅,享受着至高的待遇,他们被几个真武者背在背上,一路轻松之极的就上了雪坡,还叫几十个士兵硬是把他们的马也给扛了上来。现在二人就骑在马上,悠哉悠哉的跟在队伍后面,边走边聊。

    “国师,我说你的计谋真的能行吗?怎么我这心里还有一丝不安啊?”

    “呵呵,苏将军多虑了。不是我元某自夸,只要计策真的成功,那这罗云城就已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拿下以后,城内的粮食足够我们坚持到关口的积雪融化,如果袭月军来了,我们就也来玩一次守城之战,只要守住罗云城,我们就可以分兵出去打赤月坡了。袭月军大部分都被我们拖在这里,我看他赤月坡怎么守的住!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在华国境内纵情驰骋了!”

    没走多久,不远处的朱雀河已经遥遥在望了,从前方跑来一个人,来到苏河图二人面前道:“将军,国师,我们已经到了朱雀河前了。”

    苏河图闻言点点头道:“那就按照国师的计划,开始进攻吧。热枯罗,这次让你们猎鹰军打头阵,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热枯罗急忙下了保证,然后回去做准备了。

    终于出现了敌军,韦千竹放下手里的千里眼,命令城门前的士兵做好准备。这个唯一幸存的千里眼,还是之前交给斥候小队的。斥候小队对这个“神器”那可真是呵护备至,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让这千里眼好几天了都还能用。也多亏了这个千里眼,韦千竹早早的就发现了吐军,而吐军还认为他们的夜袭能有很大的突然性呢,却没想到早在整军备战之时就已经暴露了。

    好招不怕用两遍,在那断裂的朱雀桥头上,足足二十个炸药桶隐藏在雪堆里,分布在桥头的必经之路上,韦千竹已经用上了所有能制作火药的材料,现在城内的火药那是堆积如山,就是人手不足。韦千竹见这玩意使用起来就像是扔炮仗一样方便易学,所以才下令城内所有人都过来守城。

    终于,吐军再次集结在朱雀河边,所有士兵全部都趴在地上,马也戴上了口橛子,整个队伍数十万人,硬是一丝声响都没有。

    韦千竹拿着千里眼,看着对面吐军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突然,从吐军阵营中穿出来一声号角声,趴在地上的吐蕃士兵们听到后,顿时纷纷爬起身,跑在最前面的一队士兵,扛着木梯,来到断裂的桥头处,顺势就把梯子横着放了上去,后面又有一队士兵,人手一片木板,对着木梯上的空格,放了上去。没过一顿饭的功夫,一座新的木桥就搭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