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莫名其妙
    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就死了三百多人,听完伤亡统计后,木合塔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但他现在真的是被吓到了,谁知道这恐怖的爆炸前面还会不会有?现在桥也断了,河面又不能走,十几万人硬是被拖在了河边上,本来想速战速决的想法,现在全都泡了汤。

    在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后,木合塔深深叹了口气,狠狠瞪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罗云城,对传令兵道:“传令,撤退!”

    矮个子男人听见命令急忙道:“头领,这就撤退?”

    “那你想个办法过河去攻城?”木合塔吼道。

    见矮个子脸上浓浓的不甘,木合塔又沉声道:“你以为我想撤吗?本来国师的计划天衣无缝,谁知道华军居然有如此厉害的杀招,现在桥也断了,河面又过不去,难道叫弟兄们在这干等着?你把粮食运上来吗?就算现在架桥过河,谁知道对面还有没有准备更厉害的东西?我们连敌人的虚实都没摸清楚,就贸然进攻,怎么可能不上当?哼!计划,狗屁!到底是汉人,只会纸上谈兵,哪里真的懂得军事?王上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对他委以重任,为了他的计划,我们连最擅长的骑兵都不用了。现在好了,我看他怎么跟王上交代!别叫他落到我手里,不然我定叫他给我几百弟兄陪葬!”

    矮个子闻言想说什么,见木合塔脸色如丧考妣,也不敢开口了。只能心里默默想:切!雪崩下来的时候又不说这些话了?

    元翔的计划也算是精妙无比了,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罗云关第一道关卡,在计划中,第二步攻城实在是手到擒来,却没想到出了单阳这么个变数。他远在山脚下的中军大帐里,就听见远远传来几声闷雷,抬头看了看晴朗的天空,元翔心里咯噔一下,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果然,没过多久,就从山上跑来一个士兵,顺着雪坡就滑了下来,连滚带爬的跑向中军营帐,大声喊道:“将军,国师,我们战败了!”

    “什么?!!”

    苏河图和元翔齐齐惊呼,元翔急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传令兵详细道来,听完后,二人互望一眼,脸上都浮现着浓浓的震惊。

    “怎么会这样?”

    元翔喃喃着,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面无表情的嘀咕同一句话。

    苏河图看着元翔的样子,刚刚泛起的猜忌之心瞬间泯灭,于是他走上前拍了拍元翔的肩膀道:“嗨!我说国师,多大个事啊,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只是几百人,国师无须如此!”

    元翔闻言猛地抬起头道:“苏将军,死去的几百将士稍后再谈,我只问将军一句,我元某人可信否?”

    “国师说笑了,不相信你的话,我也不会让我十几万弟兄去冒险啊。”

    “多谢将军。感激之言就不说了,我只是在想,到底是谁,制造了这等恐怖的武器?还是说,是他们的真武者出手了?”

    “呵呵,也许国师多虑了。据传令兵所言,没有看到有真武者出手的迹象,随行的真武者也没感受到任何真气波动,依我看不是真武者所为。国师是汉人出身,当真想不到华军到底使用的是何手段吗?”

    “你是说,火药?”

    “正是!”

    “这不可能啊?据我所知,能造成这般大威力的爆炸,至少需要堆积成山的火药才行,如果真是这样,木合塔应该早就发现了,怎会有如此大伤亡?莫非——是真灵者?!”

    苏河图闻言吓了一跳,忙道:“国师,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华国要真是有真灵者,还会年年被入侵边境吗?依我看,这爆炸应该就是火药没错了,可能华军有高人相助,造出了新武器也不一定?”

    看来只有这一个解释能说得通了,现在在这里瞎猜也根本无计于事,只能等木合塔回来再说。

    看着吐军撤退了,城头上的军民顿时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呼声,大家高兴的举着武器弹冠相庆,钟坎离也很开心,但他其实是有一些庆幸的。没想到这炸药这么猛,连巨石做成的朱雀桥都炸断了,如此轻易的就击退敌军,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怎么,敌人退了,你还这么紧张吗?”

    突然从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钟坎离转头一看,不禁大喜道:“韦将军,你怎么来了?”

    “你那么大的动静,怕是连老尤都震醒了,我怎么可能还睡得着。你倒是详细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钟坎离详细的跟韦千竹说了事情的经过,韦千竹看着城墙下朱雀桥的残垣断壁,问道:“这小子现在在哪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昨晚太累,现在找地方睡觉去了吧。要不,我去把他叫来?”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单阳不知何时也来到了城头,顶着个熊猫眼,哈欠连天,韦千竹见到单阳如此模样,顿时哭笑不得,随即随和道:“呵呵,没想到陆先生阴差阳错,居然救了个宝贝,坎离,把城墙事物安排好,找个地方我们详谈。”

    “得令!”

    于是钟坎离吩咐下去,百姓全部回家,随时待命,士兵们就地休息,派出两队斥候,轮流打探。吩咐完后三个人就一起到了城楼下一件小屋,刚一坐下,韦千竹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小子,你到底是何人?”

    单阳愣了一下,看着突然翻脸的韦千竹道:“韦将军,你们不是都查清楚了吗?我的身世都告诉你们了啊?”

    不管满脸愕然的钟坎离,韦千竹又厉喝道:“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词,难道我们还真的去那草原深处找什么农场主不成?又是千里眼,又是炸药桶的,这无一不是改写战争法则的东西,你一个孤儿,奴隶,如何懂得制作这些东西?还是说是什么人让你这么做的?快说,你到底是何人?来到我们罗云关有何企图?”

    钟坎离忙道:“韦将军,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阿阳当时可的确是身受重伤啊?他的那些随从的身份,也都查清楚了啊?”

    “可是这小子的身份呢?不是我忘恩负义,实在是这小子让人匪夷所思,你仔细想想,那火药的配方可是我们工部几百年都没弄明白的,他一个奴隶,又是在草原深处,如何能接触得到?小子,你到底说是不说?”

    单阳心里说不出的委屈,也被韦千竹弄出了火气,怒从心头起,于是认真的看着韦千竹道:“关于我的身份,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只问韦将军一句,我从来到这里起,是否做过加害于尔等之事?”

    韦千竹闻言,脸色依旧阴沉,又开口问道:“那你说说,这火药配方你是怎么弄出来的?”

    “韦将军玩过炮仗吗?”

    “你是说,你玩炮仗就能倒腾出火药配方?这可能吗?”

    “我玩水都能倒腾出千里眼,玩炮仗倒腾出火药配方,很奇怪吗?”

    一旁的钟坎离看不下去了,对着单阳吼道:“单阳!注意你的态度!韦将军为了边关安危,对你调查一二,你要配合!如果你受了委屈,我钟坎离愿意替韦将军给你斟茶道歉,但是我不允许你对韦将军不敬!”

    单阳闻言顿时一怔,看着韦千竹的脸黑得像炭一般,忙道:“小子莽撞了,还请韦将军海涵。”

    韦千竹脸色这才好了一点,隐晦的看了钟坎离一眼,道:“从现在起,不许离开罗云城,我要观察你一段时间,待形势明朗,本将军自会放你离去,坎离说的不错,如果本将军冤枉了你,自会给你斟茶道歉!但在此之前,你先老实地在这呆着吧!”

    话音刚落,韦千竹转身就走了。待韦千竹走远后,单阳急忙道:“多谢了钟大哥,还好你提醒我,不然我可就闯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