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亡命奔逃
    是夜!韦千竹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木架子上,身边躺着尤镇远,韦千竹大大的出了口气,伸手抓住尤镇远的手腕,度了一丝真气过去,发现没什么问题后,心中稍安。于是就这么躺在架子上,开始运功积攒真气,过了大约一炷香,韦千竹再次睁开眼,凝神听着耳边的动静,呼吸声此起彼伏,浑厚绵长,还夹杂着一丝不同的气息。长期呆在边关的韦千竹立刻想到,他们现在身处之地,应该是马棚,那一丝不同的气息,应该是马夫。现在是晚上,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偶尔听见远远的巡逻队走过,听见远处巡逻队的话语,分明是吐蕃语,这里应该是吐蕃营地。他猜测现在至少是午夜子时,这正好给韦千竹的行动提供最好的掩护。

    韦千竹探明这一切后,毫不迟疑的爬起身,在尤镇远腋下右三寸处点了一下,又抓住他的手腕,开始度气。真气游走经过奇经八脉后,汇聚于尤镇远的眉心,韦千竹脸上闪过一丝迟疑,突然咬了咬牙,骤然加大了力度,就像是洪水冲破了堤坝,真气一下冲了过去。

    韦千竹收回手,紧张的等待着。过了没一会,身边的尤镇远鼻子里开始有了一丝微弱的气息,冻得僵硬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回暖。敏锐察觉到的韦千竹激动的扑了过去,一把抱住尤镇远,虎目中热泪盈眶,脸上却是发自内心地笑容。

    “唔——!”

    “秀才?秀才?你醒了?哈哈!太好了!你他娘的吓死老子了!我就说嘛,我韦阎王不收,你他娘的就死不了!”韦千竹压着声音,哽咽着道。

    尤镇远缓缓睁开眼,借着顶棚透进来的一丝月光,看着面前的生死兄弟,不禁感到一阵恍惚,虚弱的开口问道:“韦,韦阎王,我这是在哪?阎王殿吗?”

    “嘘!小点声,这里是吐蕃大营,我们是装死才来到这里的。幸好我学了陆先生的破立之法,不然我们可就真的麻烦了。你现在有伤在身,我必须马上带你离开这里。”

    尤镇远闻言瞪大双眼,过了良久突然抓着韦千竹的手臂道:“什么?吐蕃军营?老韦,你听我一句,我尤镇远这辈子没求过什么人,但这一次我求你一次,别管我,去把那硕尔丹还有元翔等人的狗命取了。我尤镇远死不足惜,如果能用我得命换得华国百姓免遭荼毒,我就死而无憾了!老韦,你武艺高强,得手之后,立刻回城,城内百姓需要你!”

    说了这么多话,刚刚醒来没多久的尤镇远脖子一歪,又睡了过去。。。

    在探过尤镇远的脉相后,韦千竹无奈道:“唉!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我现在功力只有不到一成,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对不住了兄弟,恕韦某不能答应。”

    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韦千竹打定主意,先逃出去,再做打算。他掀起顶棚的一角,观察了一下,也许是白天下过雪,今晚的夜空格外晴朗,地上的雪倒映着月光,虽是冬夜却也清晰照人,这倒是给韦千竹的逃跑计划带来了不小的难度。但凡事有利也有弊,借着月光可以大概看清楚地形以及巡逻队的动向。观察了一阵后,韦千竹又躺在架子上,过了大概一个时辰,韦千竹起身开始行动了。

    解下绑住顶棚的绳索,把尤镇远背在背上,绑在一起,韦千竹顺着马棚轻轻的走着。脚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韦千竹眉头一皱,看了看身边的马棚,却摇了摇头。在这样的夜里骑马,那纯粹是找死。

    “看来这一路上要多费点功夫了。”韦千竹默默想着,分出了一部分真气灌注脚下,加持了轻身术后,果然没再发出声响。借着马棚阴影的掩护,一路走到了一座帐篷旁边。韦千竹停下了脚步,微微喘了口气听了听,帐篷里发出的呼噜声响成一片,巡逻队还在远处。韦千竹猫着腰,在这一片片帐篷间穿梭,速度奇快,犹如暗夜里的一道幽灵。

    望着远处罗云山那两座巨大的轮廓,韦千竹一路疾奔,面前的帐篷越来越少了,在绕过了两座营帐后,前方豁然开朗,却在前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营帐,在月光下依然金光闪闪,帐篷内亮着昏黄的油灯,里面还隐隐有人说话。

    “哼!雕虫小技!”

    这其实是吐蕃的障眼法,吐蕃人再大胆也不可能真的将中军营帐摆在最前方,这是为了防止敌军偷袭,故意摆出来的。因为有过前车之鉴,所以这个传统一直保留了下来。

    韦千竹对这个大帐置之不理,他在身边的一个小帐篷里偷了一件羊皮袄子,忍住上面发出的阵阵膻味,披在尤镇远身上,趁着月色向关口方向跑去。

    韦千竹估算了一下,如果能一路无事的跑到山脚下,现在的真气刚好能坚持到的。到时候随便好个山洞,回复一下,就可以一口气跑回城内了。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注定今晚的逃生之旅不会太顺利。

    一个士兵因为晚上喝酒时多喝了点肉汤,现在觉得口干舌燥,又小腹胀痛,内急,于是哆哆嗦嗦的爬起来走出帐篷排解,迷迷糊糊中他好像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在晃动,看方向竟是往罗云关去的,这一下这个士兵精神了大半,他急忙提起裤子,冲着不远处刚刚走来的巡逻队喊道:“喂!你们看,那是什么?”

    巡逻队顺着士兵手指的方向定睛一看,也发现了那道白影,互望了一眼后,急忙跑向马棚去牵马,打算去追这道白影。万一这是华国的奸细,那可不是小事,抓住了那可是大功一件。

    包括那个出声提醒的士兵,几人来到马棚,准备牵马,马夫急忙给马套上马鞍,却突然瞟见原来放“尸体”的地方,顶棚大开,木架上却是空空如也!

    马夫大惊,叽里呱啦的对着巡逻队说了几句什么,没过一会,整个吐蕃营地就像是热油里加了一瓢冷水,瞬间就炸开了锅。一时之间,锣鼓声,马蹄声,人喊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远远的听见身后吐蕃军营传来的动静,韦千竹知道被发现了,他狠狠地握了握拳,大骂了一句,当下急忙往脚下灌注真气,顿时加速向前跑去。

    “轰隆隆”

    这是马群狂奔发出的声音,犹如大地惊雷,狂奔中的韦千竹回头看了一眼,一道黑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推进,偶尔发出几点亮光,那是吐蕃人的火把,仓促之间也只有几个人点燃了火把,其中一个身着青色大衣的大汉,被身边几个拿着火把的人隐隐围在中间,一同向前跑着,正是惊怒交加的苏河图。此刻他心里悔恨不已,眼里闪烁着凶光,将胯下的战马催的疾驰如风。

    没一会,双方的距离就拉近了,韦千竹已经可以听见身后吐蕃骑兵发出的嗷嗷怪叫,不禁心中大急,现在距离关口还有不到一里路了,一路上的急行军,已经提前把真元耗尽,现在只是用双腿的体能向前奔跑,更何况身后还背着个人,更是雪上加霜,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到了山脚下,就会被追上!

    空前的危机感,让韦千竹后背发寒,但他却不敢放弃,依然拼命的向前奔跑,突然,他感到一丝微弱的真元从背上传了过来,韦千竹微微一怔,当即对着身后破口大骂道:“秀才!住手!你他娘的在干什么?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身后传来尤镇远虚弱的声音:“呵呵,老韦,你还真是个莽夫,我身上有你之前给我的真气,现在在给回你,你再用一次破立之法不就行了吗?放心,我死不了。”

    韦千竹闻言虽觉不妥,但现在情况紧急,不容多想,待身后再也没有真气传来后,伸手冲着身后尤镇远身上一点,又调起真气开始狂奔。

    “怎么回事,他怎么又跑快了?”

    眼看着快要追上了,却又突然拉开了距离,苏河图大惊道。

    “看来,又要我们出手了,怎么样苏将军,需要我们去追吗?”

    “哼!区区两个人,我们几千儿郎还拿不下?他是真武者又如何?我就不信他一个人能敌得了我们千军万马!驾!”

    苏河图没有理会身边说话的骑兵,再次催马,埋头赶路。这骑兵也不在意,轻笑着抚了抚满头的黄发,不紧不慢的跟着苏河图向前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