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吐蕃来袭
    单阳在城内呆了几天,在陆回元给他再次把脉后,确定他已经痊愈,于是单阳决定离开这里,去到更加繁华的城市。

    秀莲母女正在打包行李,牛二在给追风装上马鞍,莽怀恩还在街上摆摊还没回来。单阳一个人坐在里屋,只见整个房间空无一物,只有单阳坐着的那个蒲团,单阳盘膝在地,双手放于膝盖,正在运气修炼。

    良久,单阳缓缓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手指一弹,指尖上冒出一丝电弧,吞吐不定,单阳满意的看着手指,然后收回电弧,站起身,走出门外。

    “阿阳哥,行李都打包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

    单阳看着额头微微见汗的秀莲,笑了笑道:“怀恩呢?他还没回来吗?”

    “哦,他出门时说,我们走的时候会刚好经过街上,到时候他再一起走就是了。”

    单阳闻言摇了摇头。这莽怀恩也是个闲不住的人,在小院里无所事事的日子实在让他难受,于是就在街上摆了个替人写信的摊子,还别说,因为这罗云城内都是士兵的家属,识字的没有几个,所以莽怀恩的生意非常红火,莽怀恩忙得是不亦乐乎,天天起早贪黑的去摆摊,哪怕今天要走了也没落下。

    “先等等,我先去跟尤将军他们辞行,秀莲,你也去跟熏儿说一声吧。”

    秀莲乖巧地答应下来,单阳走出门外,也没骑马,就这么向着军营走去。

    “真没想到,我一直苦苦寻找的电力来源,居然是你。可惜就是太微弱了,如果能更多一点就好了。”

    单阳偏头看了看身后的盒子道:“没办法,我现在已经很努力的吸收空气中游离的电元素了,可是速度就是提不上来。其实我这个电力已经很厉害了,我也可以用电来烧水了呢,没想到你这么一个小小的盒子,简直是个无底洞,你到底要多少电力才够啊?”

    “多少才够?可以说是永远都不够!因为我一直在消耗,不过我说你小子还真是有出息,能用电烧水就能让你开心成这样?”

    “你不理解,我可是刚刚才会用自己的真气来做一件事,哪怕是烧水,只要是第一件事,就很有纪念意义!”

    “也不知你这个怪胎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怕电也就算了,居然能吸收电力为你所用,我到现在都还觉得匪夷所思。”

    单阳闻言只是得意的笑笑,突然感觉鼻尖一凉,伸手一摸,感觉有水滑过,抬头一看,只见不知何时,天上开始纷纷扬扬的下起了大雪。

    “看来,今天是走不成了啊!”

    单阳这么想着,却依然向着军营走去。

    此时,吐蕃的一座大帐内,传来一阵兴奋至极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下雪了!元国师,你真乃神人也啊!哈哈哈——!”

    “苏将军过奖了,现在,只需要等一个晚上,就可以执行计划了。只要计划成功,那华国内的粮食美女,可就是手到擒来了!”

    说完二人齐齐放声大笑,似乎那华国内的金银财宝已经放在眼前。

    等到单阳来到军营时,地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雪,踩在上面嘎吱作响。门口的兵士通报后,单阳走了进去。

    “你怎么来了?”尤镇远疑惑道。

    “哦,我是来向将军辞行的,承蒙多日以来的照顾,小子感激不尽。前些日子将军说有事要问,今日小子就前来向将军解惑。”

    尤镇远闻言笑了笑道:“难得你还记得这事,我都忘了。好吧,那我就问问你吧。你当日说是你亲眼所见吐蕃军队,你是怎么见到的?”

    “哦,小子会制作一种东西,唤作千里眼,顾名思义,用此物可以看到很远。”

    “哦?当真?此物现在何处?能否让我一观?”

    “额——将军,现在小子身边没有这个东西。那是用冰做出来的,上次给你的竹筒就是,可惜早就已经化了。刚好今天在下雪,我还不会走,等雪化估计还有几天,我会在这几天做一个千里眼赠与将军,以答谢近日将军之关照!”

    尤镇远敏感的觉察到这千里眼在军事上的巨大用途,如果真有此物,那么将会给华**事提供巨大的帮助。料敌先机,可是能直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的!

    尤镇远激动道:“好好好!今日本将军也不矫情了,你若真做出来此物,本将军定当重谢!”

    二人又互相推辞客套了一阵后,单阳离开军营,冒着雪回了小院。

    是夜!在罗云关左边单阳爬过的那座山上,有一群人,身着一身白衣,头上裹着白头巾,手里拿着一个像镰刀一样的镐,正在往山顶上爬去,天上下着鹅毛大雪,这群人趁着大雪掩护,避开了岗楼上的哨兵,爬上了这座名为落月峰的山,旁边的落日峰却很奇怪,一样是下着大雪,落月峰上已经是雪层没过了膝盖,而落日峰却依旧未着白衣,雪落在山上都被融化了。

    这群人用了将近半个晚上才终于爬到了山顶,一群人就在山顶一块巨石下围成一圈坐下了来,圈内一人站着,双手一抬,从手掌上发出两道火蛇,周围一圈人见到火蛇出现,齐齐的双手掐诀,然手一拍胸前,只见那本来是向上喷发的火焰,突然像是遇到了什么阻碍,开始从上至下扩展延伸,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火帐篷,将那一圈人围了起来。如果单阳在这的话,定会大呼出声,因为这正是他之前见过的满风一样的功法。

    冬天的夜晚,总是显得特别的长。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大雪依旧未停,整个天地间一片银装素裹。像这样的天气,别说行军打仗了,就是出个门都是很痛苦的事。一大早,苏河图急忙来到元翔的营帐,心急火燎的拉着他问道:“国师,怎么这跟你的计划有些出入啊?这雪什么时候能停啊?”

    “呵呵,苏将军还请稍安勿躁,今天我就给你一个准信,经过我的推算,今天大雪必停!”

    苏河图看着元翔自信满满的样子,总算是心安了几分。

    果然,下了将近一天一夜的大雪,总算是在今天上午停了。太阳朦朦胧胧的挂在天上,昏暗的天空下,在一个土坡后面,一群满身白雪的人趴在雪堆里,远远的观望着什么。

    这是尤镇远洒出来的斥候,每天,他们斥候小队都要派出人手观察吐蕃动向,哪怕今天下着大雪,依旧如此。这一路斥候在这里已经趴了两个时辰,冰冷的铁甲几乎冻在了一起,士兵们却心内如焚,因为对面的吐蕃军队,正在生火造饭,整备军队,似乎要开始发动攻击了。

    等到吐蕃军队快要集结完毕时,那斥候小队一个夫长留下了两个人继续观察,剩下的人回去报信了。

    尤镇远今天没有去城楼,这样的天气,没有谁会傻到来进攻的,地上的雪已经过了脚面,行动起来很不方便。尤镇远不认为吐蕃会在今天进攻,于是找来韦千竹,两个人对着面前的棋盘开始厮杀起来。激战正酣,忽闻门外军士喊道:“将军!吐蕃有异动!”

    二人互看一眼,急忙起身走了出去,听那军士说完,二人骑上马,去了城楼。

    来到城楼上,尤镇远接过身边亲兵递过来的一个竹筒,对在一只眼睛上,向着远处眺望,身旁的韦阎王并不惊讶,想来早就过了那股劲了。

    目力所及,依旧一片洁白,尤镇远不放心的看了一段时间,终于,看到两匹快马从远处跑了过来,从衣着上看,是斥候小队无疑。尤镇远一下紧张起来,待到那两个斥候跑近了,从那远处的地平线,终于多出了一丝不是白色的东西,像是一片黑色的海浪,向着城楼席卷而来。

    待到那片海浪近了些,尤镇远彻底看清了。那确实是吐蕃军队无疑,从规模来看,至少是有十万!尤镇远脸色大变,急忙把竹筒交给了身边的韦阎王,随即大喊道:“敌袭!戒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