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尤镇远坐在椅子上,仔细想了一下,今天这小子,虽然相貌狼狈,但是看起来好像不像说谎的样子。而且就算是孩子心性,也不至于拿这么大的事开玩笑吧。尤镇远越想越不安,于是叫来门外的兵士吩咐道:“传令下去,派出斥候,向关外深入四十里打探,多派一些,如果有事不要硬拼,马上回来,如果没事,就当是练兵。顺便叫韦千竹将军来见我!”

    士兵领命而去,没一会韦阎王就来了,刚进门就听见韦阎王不满道:“什么事啊,我刚刚才换完衣服,连板凳都没坐热呢。”

    尤镇远皱着眉头说了单阳的事,韦阎王听完也是惊疑不定,于是道:“干脆我们拉着那小子一起去城楼上看看吧,既然他那么笃定,也许是用什么秘法看到的也不一定?不过说好了,如果他真是戏弄我们,那我使起手段来的时候,你可不能拦着!”

    尤镇远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让人把单阳带着,三人骑着马就去了城楼上。

    城楼上的士兵很奇怪,怎么二位将军走了又回来了?一个百夫长急忙跑过来,还以为是出什么事了呢,提心吊胆的问完两个将军后,转头看了看单阳,脸上写着两个大字:不信。

    这下单阳也不知如何解释了,那竹筒里的冰早就化了,就在单阳苦苦思索怎么解释的时候,突然从关外跑来一队快马,打头的一个士兵边跑边喊道:“快开门!紧急军情!”

    尤镇远和韦阎王互看一眼,急忙走下城楼,迎了上去。等到那斥候跑到近前,一拉马,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顾不得疼痛,爬起来单膝跪地抱拳道:“启禀二位将军,关外十里处发现吐蕃军队!”

    “什么?!”

    尤韦二将齐声惊呼,韦阎王忙问道:“有多少人?”

    “从营帐规模来看,大概有十五万!”

    韦阎王听完,直接愣在了那里,尤镇远没管他,直接大吼道:“传令,军营所有人到关口集结,神机营,骁骑营,步营等正负长官到此议事,所有人各就各位!另外,传令兵速去赤月坡告知情况,请求支援!”

    一连串命令下来,可见尤镇远心理素质之强大,能在这么短时间,又在这么突如其来的事件中,还能有条不紊的安排指挥,实在不愧为将门之后。

    看到手下将士们开始动作起来,尤镇远眼神复杂的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单阳,脸上不由的红了一下,他干咳一声掩饰了一下尴尬,微笑着道:“老韦啊,看来我们真是错怪这孩子了。”

    已经回过神来的韦阎王开口呛道:“错怪他的是你,跟我可没什么关系。至于怎么打发这孩子,就交给你了,我先去安排作战事宜了,你快点啊!”

    看着转身就走的韦阎王,尤镇远心里一阵为难。正不知怎么开口呢,就听见身边单阳道:“尤将军,您不必觉得愧对于我,我能理解,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做好准备,防备吐蕃军队!”

    尤镇远心里大松一口气,终于有台阶下了,尤镇远借坡下驴道:“是啊,先把防卫做好。哦,你叫单阳对吧?等这次危机过去,我再好好跟你谈谈,我还有好多事很好奇呢,你先回去吧,近期可能会有大战,你就不要再来这边了,在城内好好呆着吧。”说完转身就走,心里却开始喜欢起这个善解人意的小子了。

    察言观色,是单阳做奴隶时对着吾布力练出来的本事, 看着尤镇远的背影,单阳苦涩的笑了笑,一阵寒风吹来,浑身依旧湿漉漉的单阳不禁打了个喷嚏,急忙骑上追风就回了城。

    赤月坡,中军营帐。

    尤龙正在和一圈将领紧急商议战事,早在半个月之前,尤龙等人就已经来到赤月坡做好了防卫部署,摆开架势就等着吐蕃来袭,可是等了半个月了,吐蕃依然没动静,正在疑惑呢,突然传信来说罗云关前吐蕃重兵集结,尤龙急忙召集众将来中军营帐商议。

    “各位,对于此事,你们怎么看?”尤龙开口问道。

    一个黑脸汉子闻言道:“元帅,末将认为,此乃吐蕃调虎离山之计!等我大军调离此处,吐蕃再来攻,因此末将认为,我们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尤龙道:“兵者,诡道也,那吐蕃国师可是地地道道的汉人,硬是凭借着头脑爬到了吐蕃国师之位,你都能想到的计谋,他会想不到?本帅认为没那么简单,刘云量,你一向足智多谋,你说说你的看法。”

    一个白袍小将闻言道:“元帅,依末将看,许威将军说得有理,正所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那元翔定是想到我们会认为他布的是调虎离山之计而发生争执,而他们对外宣称集结军队四十万,末将估计也最多就是个三十万,这还是算上了运送粮草的民夫在内,传令兵说罗云关外军队只有十五万,那剩下的十几万去哪了?我想定是在某处集结待命,如果想要调虎离山之计成功,那么就必须里应外合,他们需要知道我们这只虎何时被调走,所以,这赤月坡定有吐蕃奸细!刚好,这次我们就给他来个将计就计,让大军来一次行军操练,走出个几十里埋伏,等到吐蕃来攻时,我们就给他一个惊喜!”

    众人听完皆是点头,尤龙抚了抚胸前长髯道:“果然是智多星啊,就按你说的办吧!此次若是击退吐蕃,云量当居首功啊!”

    刘云量忙抱拳道:“末将不敢贪功!”

    云开雾散,营帐内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这次,一向被人称为智多星的刘云量,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元翔把这一切都算到了,他一直在等,可是并不是在等赤月坡调兵,而是在等一场大雪。

    在罗云关前的人马,是他故意摆出来十五万给华军看的,还有十二万正在后方等着呢。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冬雪。

    罗云关内,城楼下。

    “都布置好了吗?”尤镇远环顾四座道。

    “回将军,都布置好了。”

    在坐的众人虽大敌当前,却并不担心,因为这罗云关是易守难攻,出了名的硬骨头,他们不认为短时间内吐蕃能攻破这个军事要冲。

    尤镇远点点头,对着身边气定神闲的韦阎王道:“老韦,你说,这吐蕃集结了这么多军队在关外,是在等什么?这都快十天了,十五万人,每天吃的粮食都不是个小数目,这硕尔丹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哼!还能等什么,等着赤月坡调兵呗。我就不信他吐蕃真的敢来打我罗云关,他要真敢来,我就要他尝尝血流成河的滋味!”

    “八千打十五万,你还真有魄力!”

    “怎么?对兄弟们没信心?”

    “不是没信心,只是这兵力相差实在太过悬殊,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十五万头猪,八千人都要杀的筋疲力尽!”

    “我说秀才,你怎么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可有扰乱军心之嫌,还请慎言啊!行了,你就别杞人忧天了,有我老韦在,谁也别想过这罗云关!”

    尤镇远闻言不再说话,眼中却闪过一丝担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