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大战将至
    吐蕃,一座金色的帐篷里,围坐着三个人,跟华国一样,吐蕃站在权力巅峰的三个人也在这里商量此次作战事宜。

    “苏河图,你认为我们该从哪里发起攻击呢?”

    “王上,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华国一定会在赤月坡调集重兵防守,而蒙古那边前几年已经抢过一回,对这次行动好像兴趣不大,到现在也没有答复我们的结盟请求,那么现在就只剩下罗云关,王上,这次我们就给他来一个出其不意,就打罗云关!”

    硕尔丹闻言惊讶的看着苏河图,如果面前不是那个身经百战的吐蕃第一勇士的话,估计硕尔丹会一巴掌扇过去。

    苏河图看到硕尔丹的震惊,不由得呵呵一笑道:“呵呵,王上,连你都这么惊讶,可想而知那刘冕就更想不到了。虽说罗云关易守难攻没错,但我已有破敌良策,哦,此计谋乃是军师出的!”

    硕尔丹疑惑的看着身边默默不语的元翔,心里生出一丝不满,却依然面露微笑的对元翔道:“军师,是何良策,快跟本王说说!”

    元翔闻言抬起头,看了看两边站岗的兵士,硕尔丹会意,屏退左右,元翔这才凑过来小声地告诉了硕尔丹。过了良久,突然从金色帐篷里传出硕尔丹的大笑:“哈哈哈——!刘冕,这次我看你怎么挡得住我!杀了我的弟弟,这次就要你血债血偿!哇嘎嘎嘎嘎——”

    尤镇远和韦阎王今天亲自来到罗云关城楼上视察,二人站在城楼边,极目远眺,壮丽的塞外风景尽收眼底。

    尤镇远看着这大好风光,不禁开口吟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呵呵,老尤,你是想家了吧。”韦阎王接过话头道。

    “呵呵,倒不是想家,只是在想,你说这人为什么就是不能好好相处呢?一定要发动战争吗?”

    “要是能想通这事,我们就不会守在这罗云关,而是身着红袍,站在那金銮殿上了。我们是武将,只管怎么带兵打仗,那些政治大事,还是交给那些咬文嚼字的酸儒文官解决吧。”

    尤镇远抬起头,看着支撑起罗云关城楼的两座大山,久久不语。冬天来了,虽然一直没下雪,但是刺骨的寒风依然让人瑟瑟发抖,看那高高的山顶,已经白雪皑皑,厚厚的积雪,化成了朱雀河,流过了身后的罗云城,养活着城内两万百姓。现在河流已经上冻,河面上结了一层薄冰,河两边光秃秃的树杈,透出一丝冬季的萧索。而在左边那座山的背面,尤镇远看不到的地方,却有一个少年,正在拖着什么东西,奋力的往上爬。

    今天单阳很兴奋,因为珍妮抵不过单阳的纠缠,教他做了一个简易飞行器,其实就是一个滑翔翼。单阳今天带着滑翔翼,爬上了左边的一座山峰,经过将近一个月的修养,单阳现在已经回复的七七八八,实在受不了小院的枯燥,求着珍妮教他制作滑翔翼,没用几天就做成了,在不满足从斜坡滑下去的刺激后,今天单阳准备玩大的,他要真正的飞起来!

    单阳背上背着盒子,一手拖着滑翔翼,慢慢的爬上了山顶。脚下的积雪已经没过小腿,却依然阻挡不住单阳心中的那份炙热,珍妮在他背后道:“喂!犟驴!你真的要从山顶跳下去?这要是有什么意外,你的小命可就完了!还是听我一句,回去再练练,经验够了再来飞吧!”

    “来都来了,再下去我就只会选择飞下去。别说了珍妮,我要成为整个雷母星上,第一个会飞的人!”

    单阳因为被电力唤醒了真气,所以他认为是雷电给了他强大起来的机会,所以给他的星球起名雷母星。

    珍妮实在是拗不过单阳,只好使出她对单阳屡试不爽的绝招,对单阳道:“这样吧,我再教你做一样东西,你知道鹰飞那么高为什么还能抓到地上的猎物吗就是因为它看得远。你想在天上像鹰一样看得远吗?今天我就教你制作一样东西,叫做千里眼!”

    果然,到底还是个孩子,好奇心永远最大。光是听见千里眼三个字,单阳就已经沦陷了,他急忙把盒子放在地上,待珍妮现出身形后,迫不及待的问道:“快,快告诉我,千里眼怎么做?”

    珍妮眼里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狡黠,笑了笑道“:“很简单,看到脚下的雪了吗?挖下去,下面一定有冰,你挖一大块冰出来先。”

    单阳闻言,急忙取出登山镐,对着脚下的雪层就较上了劲。没过一会,就挖出一大块冰。

    珍妮看着这块纯净的冰块点了点头道:“不错,还算纯净。现在用你的登山镐,切割一块硬币大小的冰,比着你的铜钱,尽量把它磨圆,不管你是用舌头舔也好,用手搓也好,把它磨得光滑锃亮,下一步我再教你怎么做。

    单阳依言照做,待冰片磨好,珍妮又让单阳找了一颗浑圆的石头,放在怀里加热,然后按在了冰片上,等到做了四块这样的冰片后,按珍妮的吩咐全部塞进了一个刻了几道凹槽的竹筒里,等这一切做完,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

    单阳晃了晃手里本来用来装酒的竹筒道:“现在就可以了吗?”

    “可以了,所有步骤都完成了。还好现在天气冷,不然冰块化了就没得玩了。试试吧,已经做好了!”

    单阳闻言迫不及待地把那竹筒拿起来放在眼前,对着远处眺望,嘴里发出哇哇的惊叹之声,突然,单阳转动的身体停了下来,然后身体不停的开始抖动起来,珍妮看到单阳不对劲,急忙开口问道:“喂!山羊,你怎么了?”

    单阳放下竹筒,缓缓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吞了一口口水道:“军、军队,好多军队来了。”

    尤镇远视察完关卡,刚刚回到军营没多久,突然一个士兵站在门口道:“禀将军,陆军医的病人单阳求见!”

    尤镇远想了一下,一阵错愕道:“他怎么来了?让他进来。”

    士兵下去把单阳带了过来,只见单阳披头散发,浑身湿透,活像个落汤鸡,看到满身银甲的尤镇远,单阳急忙上前道:“尤将军,军队,关外来了好多军队,数都数不清!”

    原来在单阳看到吐蕃军队后,急忙跑下山去通知守军,奈何没一个士兵肯相信,于是一路策马狂奔,来到军营找尤镇远,下山的时候摔了几跤,一身的雪,下来也顾不得换衣服,才弄得现在的狼狈相。

    尤镇远闻言楞了一下,随即大怒道:“大胆!你敢假传军情?你可知此乃杀头之罪?不要觉得有陆军医帮你撑腰,本将军就奈何不了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戏弄本将军?来啊!将此人拉去地牢关起来!”

    单阳闻言是又无奈又心焦,他急忙大喊道:“将军,我怎么敢骗你啊,我真的看到关外有好多军队来了!你一定要早做准备啊尤将军!”

    尤镇远听见单阳大喊,手一挥,阻止了两个士兵的拖拽,脸上怒气不减道:“你看到的?你如何看到的?”

    “用这个看到的!”单阳从怀里掏出竹筒,递给了尤镇远。

    尤镇远接过竹筒,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突然把竹筒往地上一扔,手一挥,转身背对着单阳。两个士兵会意,不顾单阳的大喊,把单阳拖了出去。

    “还以为是个真武者呢,唉,到底还是个孩子,都戏弄到本将军头上来了,希望这次小小的惩罚能让他收敛一点吧。”尤镇远自言自语道,看了一眼地上的空竹筒,摇了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