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华国朝会
    金色的大殿看起来庄严肃穆,伴随着初生的太阳,大殿内突然齐声响起一群男人的声音:“臣等拜见皇上,吾皇万岁!”

    原来这是华国的皇宫,现在在开每一天的例行朝会,大雄宝殿之上,文武百官肃立两旁,华国皇帝刘冕正襟危坐在龙椅上,沉声道:“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下面一个站在最前列的文官站了出来,对着皇帝一抱拳道:“启禀皇上,微臣有本上奏!”

    “准奏‘”

    “诺。皇上,微臣要参奏东北军大都督佟选以权谋私,狂贪巨敛,致使当地军心不稳,且此人地处雁门关,身负防备金国之重任,故手下兵多将广,且现在还在大量敛财,招兵买马,恐有意图谋反之嫌!皇上切不可掉以轻心,还请皇上明查!”

    刘冕听了这番话可是吓得不轻。急忙站起身道:“阎爱卿,此话当真?”

    上奏的正是当朝宰相,百官之首,阎之舟。从名字上看,他父母应该是希望他做一个知州,没想到祖坟冒青烟,居然做了宰相。

    “皇上,微臣绝不敢无的放矢,此事乃是监察御史李言悔的部下所查,皆有实证!请皇上早做决定,否则恐怕夜长梦多!”

    刘冕哀叹一声道:“唉!监察御史李言悔何在?”

    “臣在!”

    “命你即刻着手调查佟选贪赃枉法一案,限你一个月查出结果!另外,边关乃是军事重镇,尤司空,你在军中威望甚高,由你前去辅助李爱卿调查此事。”

    “微臣遵命!”

    只见一个老头站出来道。这人正是罗云关守将尤镇远的父亲尤龙,算是军中顶尖的存在。

    “还有没有什么事?没事就退朝吧!”

    话音刚落,就从门外远远的传来一声大喊:“报——!边关八百里加急!”

    刘冕听见这话,刚刚站起身的身子一个踉跄,狠狠地跌坐回龙椅里,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心里不由自主的响起一道声音:“难道这佟选这么快就反了?”

    想到这,刘冕急忙站起身道:“快宣!”

    一个小太监恭敬地给刘冕呈上一封信,刘冕打开一看,顿时大松一口气,却又马上紧张起来,苦笑着对着下面焦急等待的群臣道:“你们自己看吧。”说完就一脸颓丧的坐了回去。

    阎之舟急忙抢过太监递来的信,早已按耐不住的群臣纷纷围了上来,过了一会,不知是谁率先开口大骂道:“硕尔丹这个无耻之尤!视盟约于不顾,十足一个强盗!小人!什么交出杀死乎鲁王爷的凶手,我看根本就是想要入侵的借口!这分明就是当了表子还要立贞节牌坊!”

    一时间,群情激愤,已然不顾朝堂威仪,纷纷破口大骂,整个一群市井之徒。

    骂了一会,阎之舟发话了:“诸位,都静一静,静一静!”

    大家都静了下来,看着阎之舟。

    “各位,我们在这里再怎么骂也没用,关键现在我们该如何应对此事?是战是和,还要拿个章程。”

    只见身边一个一身黑袍的魁梧官员一脸怒气道:“这还用得着想吗?人家都打到家门口来了,我们还想着议和,那我华国威严何在?那硕尔丹本就是背信弃义,此次议和了,那下次呢?”说完又转头看着龙椅上兀自神伤的刘冕道:“皇上,这硕尔丹实在是可恨之极,视盟约于无物,此次如若议和,大国尊严尚且不谈,周边邻国会怎么看?会不会谁都会来咬上一口?皇上,末将认为,此次定要一战到底!若皇上决定迎战,末将愿率领手下儿郎亲赴沙场,定将那硕尔丹的狗头献与皇上!”

    大家都静静的看着刘冕,等着他的答复。其实在场的文武百官都知道,这一次怕是很难议和了,就像是那魁梧官员所说,如果议和,那东北的金国,正北的蒙古,西北的吐蕃,都会盯着这块肥肉,甚至不需要商量,一旦议和之事传出去,他们都会不约而同地上来狠狠咬这块肥肉!现在朝堂上,不管是鹰派还是鸽派,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一处去了。只是谁也不能做决定,只好眼巴巴的看着龙椅上的刘冕。

    终于,刘冕下了决定,却没有说话,而是拿起龙案上最粗的一支毛笔,狠狠地写了一个大字,把绢布一卷,扔给了尤龙,转身就走了。

    尤龙接过绢布,急忙打开一看,上书一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战!

    下了朝会,众人纷纷散去,而尤龙和阎之舟都故意走得很慢,果然,没过一会,刘冕身边的贴身太监贵福就一路小跑了过来,叫住二人,说是皇上传他们去政事堂议事,二人丝毫不觉意外,跟着贵福就去了政事堂。

    刘冕正对着面前墙上挂着的一张巨大的华国地图细细思索,尤龙二人来到后,也没有打扰他,直到刘冕回过神来,才行礼参拜,三人围着一张小圆桌坐了下来,开始商量对策。

    “尤司空,关于此次的作战方案,你有什么想法?”刘冕沉声道。

    “皇上,我认为,这一次吐蕃的进攻,想要化解也不难。依照地形来看,只有三个军事要冲,一处就是罗云关,上次金国入侵,只是跟吐蕃结盟,那时的吐蕃不足为虑,现在罗云关在我们手里,吐蕃就是有再大的阵势也摆不开,而向南的话,那里是蒙古的国境,除非吐蕃与蒙古结盟,否则也不会是从那边打过来,因此,末将认为,吐蕃应该会从罗云关山脉尽头的赤月坡发动进攻,此次的主战场,应该是赤月坡了。赤月坡有袭月军在那边驻守,我们还有时间调集援军,只是关于粮草之事,还需要阎尚书的全力配合!”

    阎之舟闻言道:“皇上,虽说近十几年皇上励精图治,减赋除徭,国家已经从上次的创伤走了出来,但是经户部统计,国内百姓最多能做到自给自足,还不足以支撑我们的军队对外作战,所以这一次我们最多还是防守,想打出去是不可能了。只要我们坚守到来年开春,那就是胜利!”

    因为吐蕃人不耐热,一到夏天就懒洋洋的不想动,这和他们的地域有关,那地方冬天能把人活活冻死,夏天是最舒适宜人的温度,但是中原不一样,虽然冬天都一样,但是夏天对吐蕃人来说实在是太热了。这也是为何吐蕃人一到冬天就吃不饱的一个原因,耗子都还存过冬粮呢,他们在夏天除了打猎,就没有什么农耕技术可以多产粮食,冬天一下雪,就只能杀部落里的老弱病残,以此来减少食物消耗。但是实在吃不饱了怎么办呢?当然是抢了。那么抢谁呢?当然是谁有钱那就抢谁。于是,可怜的华国就这样一次又一次被周边游牧民族入侵。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你没有能力保护你拥有的东西的时候,也怨不得的人家来抢,这是人性使然。

    刘冕闻言只能无奈的点点头,他现在也是无计可施,他突然叹了口气道:“唉!要是我们的真灵者还在,哪轮得到这些饿狼撒野。”

    华国在四百年前可不是叫做华国,而是叫中土,是刘冕的祖先,从刘冕往上数第六代,开国元老刘茺打下来的天下,前朝是因为国力太过强大,国内生产力过剩,需要对外发动战争进行消耗,于是发动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攻打最东边的高丽。本来只是想单纯的灭掉高丽后将国内压力转移释放,可没想到出师不利,因高丽本就是穷山恶水,发现无法抵挡中土军队,就来了个坚清壁野,军队无法在当地获得补给,只能依靠后勤,当军队进入高丽腹地后,高丽派出了一支奇兵,截断了中土军的补给线,致使十万将士在高丽的冬天活活冻饿而死。这下算是打出了火气,中土皇帝发誓不死不休,被火气遮了眼,又发动了三次进攻,导致国内百姓民不聊生,户部为了支持军队作战, 不断加税,为了打赢高丽,国内百姓饿殍遍地,卖儿卖女,同类相食。终于,以刘茺为首的华军振臂一呼,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要推翻中土皇帝的统治,一时之间,从者云集,天下有识之士纷纷效忠,没用半年,中土就已改朝换代,偌大的江山,从此姓刘。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刘冕很害怕武将拥兵自重,于是死死地把军权握在手里,武将无军权,在朝中的地位每况愈下,文官趁机膨胀自己的势力,这才有了今天这种局面,因为不重视武将,导致大战来临时,居然陷入了没有武将可用的地步,尤龙一个都快入土的老人,还要身负铁甲征战沙场,而因为长期被文官打压,国内的士兵是一个不如一个,欺负起百姓来那叫一个如狼似虎,一旦上了战场,跑得比谁都快。就是因为这样的大环境,才让金国有机可乘,经历那次大战后,周边国家根本不给华国休养生息的机会,时不时的就侵略一次,每次华国都只能屈辱求和,金银财宝,粮食美女,流水似的献了出去,以求和平。可是尝到了甜头的强盗,怎么可能就此满足?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封吐蕃的战书。

    刘冕很郁闷,相当郁闷!好像自从他登基以来,就没太平过,每天都被繁重的政事压得抬不起头来,搞的他三十多岁的年纪,硬是像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他现在都开始后悔,当初就不该当皇帝,真的应该在先帝驾崩之时,要求他的二哥当皇帝,自己做个逍遥王爷就好,什么乱七八糟的烦心事,都见鬼去吧!想到这,刘冕更后悔了,他突然想起了监察御史李言悔,就是因为这哥们名字起得好,应了他的心境,才把他提拔上来,李言悔要是知道真实原因,估计会回家抱着老父亲的脚跪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