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地球神话
    “等等,你们说,秀莲是我妻子?”单阳说完又看着秀莲,只见秀莲羞红着脸,梨花带雨,低着头,看起来真的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莽怀恩见这情形,也知道暂时没法弄清楚了,不过最好先化解尴尬,于是站起身,对着单阳道:“呵呵,恩公,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现在你就是不认这个媳妇也不行了,因为你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单阳脑子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难道坚守了十六年的童子身,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丢掉了?可是,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单阳发愣,莽怀恩接着道:“当然不会像恩公想象的那样,只是你一直躺在床上,一直都是秀莲照顾你,这男女授受不亲,秀莲妹子为了照顾你,连礼法都不顾了,可以说你身上有什么伤,什么地方有块胎记,秀莲妹子都清清楚楚,如果恩公你不接受秀莲,只怕秀莲妹子这一生都难嫁人了。”

    “怎么说来说去好想我使乱终弃一样,可至始至终我全都蒙在鼓里,这飞来的桃花运,叫我如何消受?我只是把她当妹妹啊?”想到这,单阳心里一阵烦躁,对着莽怀恩道:“你们先回去,我需要时间想想,脑子有点乱,明天再说吧。”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依言退了下去。

    单阳躺在床上,思绪如同乱麻,怎么也理不出头绪,索性什么都不想了,把被子往头上一蒙,呼呼大睡起来。

    莽怀恩出了房间,眼看快走到战俘营了,再也忍不住那份好奇心,急切的开口问道:“秀莲妹子,这到底怎么回事?”

    秀莲依旧低着头,莺声道:“这是恩公那个神仙朋友说的,她要求我以恩公妻子身份自居,说是应付边关士兵盘查。至于为何让我这样做,相信仙子自有打算。”

    “那刚才在房间里,你为何不说?”

    “我。。。”

    身边的牛二接过话头道:“嗨!老莽,人家秀莲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哪有那么厚的脸皮,好像硬赶着要做人家媳妇似的,这件事只能让恩公自己去找仙子去问了。不过秀莲妹子,你也别伤心,任谁遇到这样的事,都会反应不过来,恩公只是一时转不过弯来,他会接受你的。你这么漂亮,又这么贤惠,这么好的媳妇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只怕恩公好转以后,天天跟你在一块,会乐不思蜀哦!”

    “牛二哥,连你也欺负人家,不理你们了!”说完转身就跑了。

    “唉?秀莲妹子?秀莲妹子?”

    牛二憨憨的挠挠头,对着莽怀恩苦笑了一下,看着秀莲跑回了战俘营,却买看到背对着他们的秀莲,笑靥如花。

    单阳一直睡到傍晚,醒来发现秀莲不在身边,只好自己下床,踩着鞋子,慢慢挪上了马车,喊出珍妮,两个人坐在车里聊了起来。

    “不是说有什么神话故事给我看看的吗?你怎么拿出来?”

    珍妮好像还没从白天的震撼中恢复过来,闻言只是木讷的收回身形,又从盒子另一边发出一道光,照在墙上,光影在一片耀眼后显出几个大字,是毛笔写的,泛出阵阵金光,从小跟老管家读书认字的单阳当然认得,这几个字看起来像个书名,而且与他现在的情况相当契合,这几个字,念做《凡人修仙传》!

    “你这样看实在太慢了,我将会通过音波把这本书打进你的脑海,可能会有些痛苦,忍忍就好。”

    珍妮说完,都不等单阳做出反应,直接一道音浪打了过来,单阳顿时感到头痛欲裂,就是一瞬间的事,可这也让大病初愈的单阳出了一身冷汗。

    疼痛过去后的单阳,愤怒的对着盒子里的珍妮喊道:“麻烦你以后要对我做这种事的时候,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好不好?完全不考虑人家的感受,你很没礼貌的诶!”

    珍妮理都不理她,单阳自讨了个没趣,也懒得再计较,脑子里随着刚刚的音浪打来,突然多了些东西,正是那本书。

    “以后有的是时间看,你先跟我说说我昏迷这段时间都发生什么了吧。我们是怎么来到这罗云关的?秀莲怎么突然成了我媳妇?”

    珍妮再次现出身形,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单阳,沉吟了一下才开口道:“是莽怀恩把我们带到罗云关的,自从你昏迷后,队伍一直都是莽怀恩在管理着,本来我们已经走出了草原,可是再往前走就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莽怀恩马上觉得不对,我见他实在没了主意,只好现身跟他谈了谈,知道我们一直向东走后,他果断改变线路,一路向北,把我们带来了这里。我看这个莽怀恩不简单,一定是有大学问的人,对你将来大有帮助,你一定要善加利用。至于秀莲嘛,呵呵!只能说你小子有福气,依照经验来看,这丫头怕是喜欢上你了。刚好,不管过任何关卡,检查一定避免不了,为了不节外生枝,我干脆就成人之美,让秀莲假扮你媳妇。不好意思,未经你同意,就给你定了终身大事,你不会怪我吧?”珍妮对着单阳吐吐舌头道。

    终究是个女孩子,哪怕比单阳大好几岁,依旧拥有俏皮的天性。

    单阳闻言,除了苦笑还是苦笑,他看着车厢上慢慢爬过的一只蜘蛛道:“你可算是害苦我了。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面对秀莲,我只是把她当作妹妹看,男女之情是一点没有。我要是不接受秀莲的话,只怕那丫头会伤心至极,这让我于心何忍?珍妮啊,你可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啊!”

    “切!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看人家秀莲温柔贤淑,做媳妇在合适不过,你还好意思挑肥拣瘦,行了,这事你自己去解决吧,谁让你侠义心肠来的?”

    又聊了一会,单阳感到腹中阵阵饥饿,于是下了马车找吃的去了。

    秀莲看望完母亲后,又回到单阳的房间,听见单阳在马车里,于是就去了柴房,煮了一碗粥,等单阳回到房间时,粥的温度刚刚好,秀莲扶着单阳坐在桌子旁,把粥递给单阳,单阳也不客气,端起碗来毫无形象的就呼噜呼噜的喝了起来。也许是因为早上觉醒了真气,现在吃东西没那么痛苦了,不禁胃口大开,一大碗粥三两下就喝完了,还意犹未尽。旁边的秀莲看到单阳胃口不错,顿时喜笑颜开,急忙又去帮单阳盛了一碗,然后就坐在桌子旁边,小手托着香腮,痴痴地看着单阳。

    强忍着被人直勾勾盯着的浑身不自在,单阳匆匆喝完粥,抹了抹嘴,看到身边的秀莲,张嘴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心里无奈的想“哎!罢了罢了,先稳住她吧,时间长了也许她会改变主意也不一定?”

    想到这,单阳决定施展拖字诀,叫住起身收拾碗筷的秀莲道:“秀莲,你坐下,我们聊聊!”

    秀莲乖巧的坐下,看着自己的腿,双手纠缠在一起,静静的等着单阳的下文。

    “秀莲,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现在都还小,儿女情长之事,都没经历过。你能确定你现在对我的感觉是爱情还是别的什么吗?你可能在我身上看到了你父亲或者兄长的影子,这不是爱情,这是对安全感的依恋,我希望我们不要急着成婚,都给彼此一些时间,等我们都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确定对彼此的感觉以后,再来决定要不要成亲,当然,为了你的声誉,今后我们就还是以夫妻名义示人吧。”

    这些话,对于一个情感小白的单阳来说,是绝对想不出来的,这都是请教了珍妮后才懂得说的。

    秀莲闻言,鼓起勇气抬起头,纯洁的眸子看着单阳坚定的说:“恩公,秀莲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能确定心里的真实情感,秀莲已经对恩公心有所属,今生今世至死不渝!”说完脸又红了红,但还是勇敢的看着单阳。

    单阳现在听见恩公两个字就头大,他略显不满的说:“你能确定可我不能,你要是真的喜欢我,就应该考虑我的感受,而不是一再的逼我。还有,不要再叫我恩公,我有名字,我叫单阳!”

    秀莲见单阳发脾气了,又觉得单阳说的有道理,突然又觉得有点好笑,想起单阳之前说的话,不禁吐了吐香舌,莺声道:“我知道了,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那我以后就叫你阿阳好了!”

    单阳闻言,莞尔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