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真气觉醒
    “电死的?怎么做到的?是像上次给追风熬药一样的东西吗?”

    “没错!这已经是我能使出的所有手段了,现在的我被困在这个盒子里,什么事都要别人代劳,虽说得到了所谓的的永生,却也永远失去了自由。山羊,你要答应我,如果有一天,你拥有了强大的实力,请你带着我,去看看这个世界,在你即将百年之时,先把我毁灭,我不想在这囚笼一般的地方活下去!”

    珍妮本来只是一个研究生,小小年纪除了学习研究什么的,哪里去过太多地方?虽说当时的科技那么发达了,想去那里只是瞬息之间的事,但奈何家境贫寒,尽管在三岁前就已经开发了大脑,但是却不能变得一夜暴富,社会规则还是存在着,一样有穷人,而她是单亲家庭,从小跟随父亲长大,母亲在她三岁时被抓走,原因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只知道母亲在监狱被强暴,虐待,后来发疯了,攻击狱警被击毙。母亲走后,原本还算殷实的家庭因为父亲的悲伤颓废,变卖家当换酒喝,变得家徒四壁。但是父亲很坚强,为了珍妮重新振作起来,父亲又当爹又当妈,供她上学,省吃俭用,做到了一个父亲所能做的一切,珍妮也很努力,小小年纪已经是高级研究员了,开始有了一定的收入。但是常年的省吃俭用养成了习惯,珍妮舍不得花钱带着父亲去看那花花世界,直到智慧星危机爆发,再也没有机会到处去走走看看。在身世上,可以说珍妮和单阳是同病相怜。所以当看到商队护卫在马车上的暴行,珍妮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音浪把那禽兽震成了白痴!

    单阳闻言不禁一阵伤感,珍妮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朋友,追风算半个,因为它不会说话。从小没什么朋友的单阳很珍惜这段感情,听见珍妮这么说,他心里很难过,却又不知如何规劝,一时之间,车厢内一片沉默。

    良久,单阳又故技重施,再次转移话题道:“你说你是把那老头电死的,能让我再看看那个叫电的东西吗?”

    珍妮当然不会拒绝,从盒子两边弹出两道电弧,在昏暗的车厢内闪烁着耀眼的蓝光,滋滋作响。

    单阳看的新奇不已,虽然之前已经看过了,但是这只能在天上看见的一瞬而逝的东西,现在生生出现在眼前,感觉还是那么震撼。

    “我可以摸摸它吗?”

    单阳没头没脑的脱口而出,可见这句话根本没经过大脑。珍妮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单阳,好气又好笑的道:“可以啊,你想摸那就摸摸看咯!”

    也不知为什么,单阳看到这两道电弧,就从潜意识里想要靠近,想要与这两道电弧融为一体,所以才未经思考问了出来。单阳听见珍妮的话,真的就伸手出去,向着那两道电弧就摸了上去。

    珍妮其实是想看单阳出丑的,她故意调小了电压,只会让单阳感到微微麻痹,却不会受伤,可接下来的一幕,彻底颠覆了珍妮的世界观。

    只见单阳已经触摸到了电弧,但是人触电后的反应却没有在单阳身上出现,反倒是从单阳身上传来一股吸力,居然想要吸收盒子上的电弧!珍妮大吃一惊,急忙关闭了电源,连身形都一起缩回了盒子里。

    只是一瞬间!就只是这短短的一瞬间,单阳体内原来一片死寂的丹田,开始活动起来,刚才那两道电弧,碰到手指时,一瞬间就传遍了全身,单阳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倒觉得非常舒服,他不满这么一点点的快感,不禁想加大这种感觉,身体不自然的就开始吸收,直到珍妮关闭电源。但是这一丝微弱的电力,已经存在在了单阳的经脉中,随着电力来源的消失,电力开始回到丹田,刚刚来到丹田,就把里面老管家残存在单阳体内的真气提了起来,剩下没回到丹田的电力,似乎又有了新的来源,又开始自行运转,迅速在奇经八脉游走了一周天,最后归于气海,彻底安静了下来。看似用了很久,但这一切,只是一瞬间的事。

    单阳睁开眼睛,脸上现出狂喜的表情,终于,他可以感受到真气了,就是老管家帮他度气时游走的线路,现在丹田里的真气,他已经可以随意调动了,尝到甜头的单阳又调集真气游走了一周天,彻底的感受了一下真气运行时的感觉,实在是乐此不疲,完全忽略了外界的一切情况。

    终于,在单阳再次睁开眼时,珍妮在盒子里不满的说道:“喂!你还要在这坐多久?离我远一点,我就这么一点电力,都不知道去哪补充,被你吸完了我怎么办?”

    单阳闻言讪讪的挠挠头,嘿嘿一笑,道:“嘿嘿,你放心,我不会再吸你的电力了,我已经能控制了!谢谢你珍妮,你帮了我的大忙了!”

    珍妮一肚子的疑问,迫不及待地问道:“我说,你是怪物吗?居然连电都不怕,还往自己身上吸?还有,我帮你什么忙了?”

    于是单阳说了一堆神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事,可把珍妮雷的不轻,但这又不得不信,毕竟事实摆在眼前。

    “这还真是歪打正着,我说我们还真是有缘分,这样都能帮你忙,帮你觉醒了什么真气,刚好,我的资料里有地球人的神话故事,跟你这个有点相似,让你看看,说不定能对你有什么帮助。今天的事我要消化一下,你先回去,晚点来我给你看资料。”

    单阳也不勉强,喊来秀莲,把自己搀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刚刚躺下,莽怀恩和牛二就来了,这几天他们两个来过两回,单阳一直没醒,二人来了不免又是一阵寒暄,问完单阳的情况后,莽怀恩突然道:“恩公,现在你也醒了,还请恩公拿个主意,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单阳闻言沉吟了一下,道:“记得我在把你们救下的时候就说过,我救你们不是为了图你们什么回报,你们想回家或者想去哪,不用来问我,自行离去就行了。现在我们已经回到了华国,只要不再次被吐蕃人抓住,怎么过都比做奴隶好百倍,你回去告诉那些人,他们想走就走吧。”

    莽怀恩转头看了一眼牛二,牛二会意,突然二人齐齐跪下身来,齐声道:“恩公,我们不走!”

    接着莽怀恩又道:“恩公,我只是一介书生,没什么大本事,就算回到中原也做不了什么,甚至连生存都困难,连牛二都不如,牛二都还会养马,怀恩不是想让恩公养着我,只是想跟随在恩公身边,尽效犬马之劳,将来恩公如果做出一番事业,怀恩愿做一个账房,倾尽所学鼎力相助。若恩公此生平平淡淡,怀恩愿去大户人家做个下人,赚钱回报恩公!”

    这次总算是感动了单阳,他看着莽怀恩,像是看到了老管家的影子,因为老管家也是个管帐的。他正想说什么,却看到秀莲紧随其后,也跟着跪了下来,柔弱却又坚定的美目看着单阳道:“恩公,我也不会走的!”

    单阳看着地上的三人,无奈的笑了笑,道:“好吧,都起来吧,不过先说好哦,这可不是我强迫的,你们想走随时可以走,既然留下来了,那大家以后都是兄弟姐妹,就不要在恩红恩公的叫了,我叫单阳,你们以后就叫我阿阳吧。我比你们都小,除了你秀莲,以后就叫你们大哥和小妹吧。”

    莽怀恩和牛二不禁面面相觑,因为秀莲听见单阳说叫她小妹,眼泪刷的就下来了。怎么好像不是秀莲说的这么回事啊?哪有称呼自己妻子为小妹的?

    单阳看到他们三个的表情,尤其是秀莲的,不禁感到莫名奇妙,正在疑惑呢,莽怀恩弱弱的问道:“恩公,秀莲不是您的妻子吗?为何要称呼她为小妹?这不合规矩啊?”

    这次成了单阳被雷得不轻,怎么一觉睡醒又多了个媳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