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谎话连篇
    莽怀恩心情忐忑的回到营地,大家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问得最多的就是什么时候能放他们回家,这让莽怀恩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躁,他不禁对着这群坏人大吼一声:“够了!!你们这群没良心的东西,恩公现在还在昏迷不醒生死不知,你们都是被恩公救下来的,没有恩公你们岂能活着回到故土?你们不说感恩回报也就罢了,可你们居然一点也不担心恩公的安危,一心只想回家,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这番话喊出来,大家都安静了,都默默地低下头,至于有几个人是真的感到愧疚就不知道了,不过好歹安静了下来。莽怀恩懒得看这些人,怒哼一声,转身出了房门,来到门口,找到两个守卫,说了几句好话,其中一个卫兵就要把莽怀恩带到陆回元那里去,刚刚出门,又从房里跑出来一个人,跟卫兵说了几句什么,也跟了上去。

    三个人来到陆回元的院子,看到秀莲正在门口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子,清秀的小脸上微微见汗,真是我见犹怜。

    “秀莲妹子,恩公怎么样了?”

    “哦,莽大哥你来了。恩公已经进去一个多时辰了,我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秀莲看到莽怀恩来到身前,焦急的回道。

    “别急秀莲妹子,恩公他吉人自有天相,草原上那么多天都死不了,到这就更不会有事的,对了,恩公那位神仙朋友现在何处?哦,就是那个箱子。”

    秀莲闻言,指了指停在院子里的马车,莽怀恩看到马车就钻了进去。

    “秀莲妹子,你可知恩公的马被牵到何处去了?”

    说话的是跟着出来的那个人。

    “牛二哥,先别说马了,我母亲现在怎么样了?你们都被带到哪去了?”

    “放心,你母亲没事,我们大家都会照顾她的,我们进来就和你们分开了,现在他们都在一处大院子里,四周都是围栏,外面全是兵士,门口还有两个卫兵帮我们守门,嘿嘿!还是在自己国家好啊!我说秀莲妹子,你就别再转圈了,看得我眼晕,你就休息一会吧,你在这着急也没用。”

    话音刚落,二人面前的房门打开了,只见熏儿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个老头,正是陆回元。别看这老头满头银丝,但却步履生风,双眼炯炯有神,那份精神就算是年轻人也未必比得上。

    秀莲急急走上前,抓着熏儿的胳膊问道:“熏儿,我夫君怎么样了?”

    一旁的牛二听的是目瞪口呆,什么时候秀莲就成了恩公的夫人了??

    熏儿听了展颜一笑道:“放心吧,你夫君没大碍了,有我爷爷出手,就算是将死之人,也能让他多活几天的。”

    秀莲听了大出一口气,正想拜谢,却听见陆回元问道,“姑娘,能否告诉我,你夫君到底是怎么受的伤吗?受伤以后又是用的何药?是谁帮他疗的伤?”

    一连几个问题,把秀莲问懵了,她支支吾吾的说:“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夫君用的什么药,我只是照看夫君,用药的事都是莽大哥在做。哦,莽大哥在车里。”说完指了指身后的马车。

    只见陆回元听完秀莲的话,噌的一下就窜了出去,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马车前,对着马车抱拳道,“敢问车内可是莽先生?在下陆回元,是此处的军医,听闻先生医术高超,特来拜会,还请先生下车一叙。”

    话音刚落,莽怀恩就掀开帘子跳下了马车,看到陆回元恭敬的样子,顿时感到受宠若惊,他急忙一回礼,道“原来是陆神医,真是失敬了,在下莽怀恩,慧谷人士,医术高超四个字,在下实在是愧不敢当,在下只是一介书生,岐黄之术一窍不通,不知是何人所说在下医术高超的?在下乃是几乎将死之人,除了读了几本书,身无长物,实在担不得陆神医如此礼遇,还请陆神医以长辈相待,否则晚辈实难心安啊!”

    陆回元听完不禁疑窦丛生,张口问道:“那你能否告诉我,那姑娘的夫君是谁给他治的伤?我见这治疗的手法,哦不,几乎是没有什么手法,只是单纯的用药,就让一个半死不活之人能够稳定恢复,此法实在是闻所未闻,今日老夫一定要见见这位杏林高手,否则老夫今后一定寝食难安,还望小友务必引荐!”

    莽怀恩尴尬的挠了挠头,脸上的表情就像便秘,嘴里嘟嘟囔囔,却又听不清说什么,相当为难的样子,却又像是突然下定决心似的,抬头看着陆回元道:“不错,陆神医所说的杏林高手,就是晚辈了。不过严格来说,杏林高手乃是家父,且只传授了我一种药方,别的一概未教,只因当时兵荒马乱,家父未来得及传授更多,就匆匆仙去,此药方只能治疗红伤,头疼闹热什么的就不管用了。如果陆神医感兴趣,我可以将此方倾囊相授,谨以此聊表救治晚辈恩人之谢意!”

    陆回元是个医痴,听见此话岂有不心动之理,但是这么做,会不会有点趁人之危?毕竟那是人家父亲留给这晚辈的本家之物,岂可外传?如果因为救治了人家的恩人就取走人家的家传,虽不是强迫,但是也够卑鄙的,这种事,他可做不出来。想到这,陆回元悻悻地道:“算了,老夫不是看上了你的秘方,只是对这事好奇而已,现在病人已无大碍,你们可以进去看看他了,但是记住,病人需要休息,时间不能太长。”说完转身就走,背影看起来很是落寂。

    就在莽怀恩二人谈话之际,早已忍耐不住的秀莲,急匆匆的来到单阳床前,熏儿紧随其后。单阳已经醒了,只是没什么精神,一副病入膏肓的衰败像刻在脸上,好像下一刻就会撒手人寰。这可把秀莲吓得不轻,她抓着单阳的手,无语泪流,转头看着熏儿问道:“熏儿,恩公怎么会这副模样的?他进来之前可不是这样的!”

    熏儿听了轻轻一笑道:“秀莲妹子无需担忧,我爷爷的疗伤手法叫做鬼回门,是一种破而后立的手法,你夫君伤的太重,虽一息尚存,但元气大伤,还好你们有高手帮他吊命,否则他早死了。虽说用你们的方法治疗,病人可以慢慢恢复,但是他最多只能多活十五年,等到寿元透支耗尽,他也就神仙难救了。而我爷爷的方法可以让你的夫君彻底恢复,现在看起来你夫君很虚弱,但不出一个月,我包你夫君活蹦乱跳的!”

    秀莲总算是安心了,她起身倒了一杯水,放在柜子上,然后随熏儿一起出去了。

    门外,牛二和莽怀恩在一起聊着什么,看到秀莲出来,急忙上前问了问,知道了单阳的情况,也安心下来,跟熏儿道了谢,一起回了战俘营。秀莲在看望完母亲后,心里实在放不下单阳,又独自回到小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