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乎鲁长老
    虽然说单阳从没想过把这些人救下来就不管了,但是好歹要做一做姿态,这一点老管家可没有教过单阳,但这也许就是汉人骨子里的东西,凡事都要谦虚一番,不能显得吃相太过难看。虽然说救下来这些人以后,单阳就无法再自由自在,为所欲为,但是不得不说,这受人尊敬的滋味,爽!

    剩下的人陆陆续续的醒了过来,单阳让莽怀恩去照顾那些人,从驼队里面找出食物和水,让这些饥肠辘辘的人补充一下能量。大部分人吃完以后都是坐在地上呜呜大哭,可是却有几个人,吃完喝完以后,还是坐在原地,面无表情,眼神呆滞,单阳知道,这几个人,已经被折磨成了白痴。单阳唏嘘不已,但是也不能把他们扔在这不管,这事单阳可干不出来,他让莽怀恩和几个男人把这几个可怜人都扔在马车上,又牵了几匹骆驼,然后一群人向着商队相反的方向走了。单阳走之前不忘了把一个身形相仿的护卫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穿在身上。虽然难看,总比破破烂烂好。

    前队的一个身着白袍的小头目,听见后面的声音小了一些,想着他们应该是完事了,就打算跟他们换换班,也该他们爽爽了。正要召集兄弟们走呢,就看到领头的队伍向着他们跑了过来,后面跟了一群人,都骑着高头大马,却是山羊胡子带队,头领没来。山羊胡子直接从他们身边跑了过去,身后一个护卫对他们大喊,“你们分几个人出来,一起去后面!拦住一个骑马的汉人!”

    这小头目听了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难道后面真的出事了?如果让头领知道他听见呼救却置之不理,那他就完了!他急忙点了几个随从,打马追了上去。

    原来这山羊胡子在单阳走后,跑去看了一下头领的情况,发现头领昏迷不醒,急忙请来随行的郎中,郎中一看,没辙,不知道怎么救。只能把头领抬到马车上,回去再做打算。但是现在没有带队的,山羊胡子只好去见随队出门见老友的长老,让他拿个主意。长老看了一下头领的情况,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就把头领弄醒了。可是那头领醒来以后居然目光呆滞,口水长流而不自知,长老又听说是一个汉人干的,顿时气得对着山羊胡子“啪啪”几巴掌,不禁破口大骂,“废物,连一个人都拦不住,还愣着干什么?”追!于是山羊胡子带上人马,一路向后追去。

    单阳带着队伍在商道上走着,他也想加快速度,赶快走出这大草原,但是骆驼本来走得就慢,还驮着那么多东西,还有很多人因为没有马骑,只能坐在马车上,这怎么快的起来,所以还没走多远,就被山羊胡子追上围了起来。

    单阳对此可是一点都不怕,他对珍妮有绝对的信心。看到这些吐蕃人把他们团团围住,单阳轻蔑一笑,对山羊胡子说道“怎么着?活得不耐烦了?想跟你们头领一样吗?不怕死的上前试试?”

    山羊胡子想到头领那痴痴傻傻的样子,背上就直冒冷汗,但是没办法,这是长老让他们来追的,再怕也得上!不然就算眼前这人不杀他,长老也不会放过他,还会牵连家人。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对单阳道,“小子,乖乖下马就擒,我还能饶你一条性命,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山羊胡子希望用这个狠话来震住单阳,顺便给自己打打气,想到长老就在后面,心里又稍稍安定了一点。

    “哎!看来还是躲不掉,珍妮,看你的了!”

    “我可说好了,以后再有这种事,你少来求我。凭什么你的一时冲动要让我来替你善后?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单阳只能嘿嘿傻笑着挠挠头,憨憨的答应着。

    单阳用汉语大喝一声,让莽怀恩他们捂耳张嘴,见他们照做了,就提醒了一下珍妮。那山羊胡子还在等着单阳的回话,却看到汉人们都捂着耳朵张着嘴,正莫名其妙呢,忽然听得“吱——!”的一声,魔音入脑,剧痛无比,接着眼前一黑,摔下马去,接着周围一圈护卫皆是如此,像下饺子似的,纷纷摔下马去。

    “唉!何必呢?”单阳得瑟的摇摇头,叹息一声。然后让莽怀恩他们过来牵马,这下可有马骑了。

    正当莽怀恩他们忙着牵马呢,突然从身后商队传来一声大喝,“小子,真当我们吐蕃没人了吗?”

    这一声大喝,像是一道炸雷,突然在耳边炸响,单阳骇然的回头一看,只见远远的飞过来一个人,这人脚踩马背,一步就跨出几丈远,在商队最后一匹马背上狠狠一踏,就向着单阳直直的飞了过来!那被狠狠一踩的马,“轰隆”一声就趴在了地上,发出一丝悲鸣,脖子一歪就断了气。

    只见那人飞在半空中,右手握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对着单阳飞了过来,眼看就要到眼前了,却听见背后传来一声低喝,“捂耳朵!”单阳来不及细想,急忙捂住耳朵,紧接着珍妮就打出一道音刺,再看那“飞人”,还在半空就痛苦的捂着脑袋,单阳看到那人因为惯性对着自己直直的砸了过来,连忙一拍马屁股,追风“呼”的一下窜了出去,跑了好几丈远,才被单阳拉住。回头看了看掉在地上的“飞人”,却更是暗暗心惊,因为这人根本没有晕过去!

    单阳以为是珍妮留手了,刚想发问,却听见珍妮在背后道,”果然如此,练过武的人果然不一样!山羊,我们再来一次!”

    单阳听见珍妮叫他的外号,心里一阵不爽,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因为那个“飞人”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单阳仔细一看,只见这人是个老头,两鬓斑白,又矮又小,身上的衣着倒是华丽,可是哪怕隔着几丈远,也能感受到他身上浓浓的煞气,这正是商队的长老:乎鲁。

    乎鲁爬起身,扭了扭脖子,瞪着单阳咬牙切齿道,”小子,我还小看你了,居然还会阴魂刺?不过就是道行太浅了,今日就让老夫送你上路!”说完突然一个踏步,就那么飘了过来,就像一道鬼魂,相当诡异。

    珍妮当然不会看着乎鲁飘过来,也没提醒单阳,因为来不及了。直接打了一道音刺,让乎鲁再次停了下来。这一次珍妮没有留手了,她已经用了人类频率的极限,在往上就没效果了。

    这一次攻击非常有效,直接扎的乎鲁在地上满地打滚,哇哇大叫。珍妮一回神,发现单阳躺在地上满地打滚呢,至于莽怀恩他们?早被这次攻击再次打晕了。

    还好早在珍妮说再来一次的时候,单阳已经聪明的捂耳张嘴了,但是这一次攻击力度太强,连捂着耳朵也没用了。

    乎鲁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又起来了,珍妮没客气,再次发动了攻击。可是这一次,却让珍妮大感意外,因为这个老头,居然没有太大反应!

    殊不知,乎鲁现在忍得相当辛苦,但是他因为练功的时候,吃过太多苦,这种疼痛虽然很强烈,但是还能忍受,他调集身上所有真元,集中在头部,阻挡了一部分攻击,现在已经可以承受了。经过这几次攻击,乎鲁发现了珍妮的弱点,就是每次攻击时间较短,只要挡住一次,他就有机会反击。

    因为珍妮是被单阳背在背上,乎鲁当然认为是单阳做的,可似乎这小子的攻击方式,像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因为他自己也在地上趴着呢。想到这,乎鲁残忍一笑,右手握拳,向着单阳就冲了过来。

    追风因为不在珍妮的攻击频率内,所以安然无恙,它看到乎鲁冲了过来,出于动物的天性,本能的感受到危险,于是站在单阳身旁的追风,突然背对着乎鲁,抬起后腿就是一蹄子。“嗵”的一声,这一蹄子结结实实的弹在了乎鲁的胸膛上,乎鲁应声飞了出去。直到力道散尽,乎鲁才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他愤怒的站起身,仰天大吼一声,再次提拳冲了过来。

    本来嘛,他的眼里只有单阳,看到单阳趴在地上,这趁你病要你命,是万古不变的真理,他只想着将单阳一击必杀,根本没想过那匹黑马,可没想到就是这匹马,让他吃了个不大不小的闷亏。因为他把所有真气都集中在头上,导致警惕性下降了一点,等到黑马扬蹄的时候,才急忙把真气运行到胸口,这才没导致受太大的伤,但是这口恶气,难以下咽,这是他乎鲁今日的奇耻大辱!他一定要把单阳和那匹黑马挫骨扬灰,方能出了这口怒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