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人烟初现
    就这样,风餐露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走了足足十天。这一路上的经历,除了赶路还是赶路。好在有珍妮这个万事通在,不然单阳非得被这份枯燥逼疯。

    单阳骑着马,奔跑在草原上,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当时他如果走沙漠,现在应该已经到了中原。因为华国和吐蕃的边境线很有意思,是一个不规则的半月形,刚好把吐蕃拱在中间,而吾不力家就在中间,不过更加靠近西线,沙漠过后又是草原,不过这已经是华国境内了。而走东线,就要穿过大草原,走好久才能走出去。按照单阳当时的状况,一无所有,只能走草原,别无选择。还好,守得云开见月明,现在单阳的脚下,是一条长长的大道,应该是商队经常走的路。

    “追风,还好有你,不然我还真的走不出这大草原。”单阳伏在马背上,微笑着摸着马背道。

    他给黑马起了个名字,叫做追风。还好有追风,用它对草原的熟悉,几次避开了沼泽,又配合珍妮抓了很多野味,才让单阳安然无恙的走到了这里。眼下,已经是康庄大道,只要顺着商道走,不用多久就能走出去了。

    在这些天里,追风和珍妮,与单阳相依为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单阳很开心,直觉得有她们俩在,仍何事都难不倒他!

    “叮铃铃——”这是风铃的声音,顺着风飘了过来。在商道的前面,出现了一个商队,皆是吐蕃打扮,打头几个骑着高头大马,后面跟着一辆马车,在后面全是骆驼,排出去长长的一串。

    半个月了!半个月没见到人烟了!单阳真想兴奋地大喊。他看到商队,急忙走上前去,迫切的想要打听一些事情。

    “奥得郎拉,伞吃嘛?”

    打头的一个大汉,看到前面一个人,骑着马,直直地向着他们冲了过来,急忙拔出弯刀,对着那人一指,大声喝道。

    单阳知道被人家误会了,连忙拉住马,用吐蕃语对大汉说“真主保佑你!(你好)我是从合尔丹来的,我要去中原,请问还有多久能到中原?”

    大汉看这个人明显是一个汉人,穿得破破烂烂,就猜到这一定是一个偷了主人的马跑出来的奴隶,当即眼珠一转,对着单阳和颜悦色的说“哦?合儿丹来的啊,怎么就你一个人吗?”

    单阳没听出来大汉的试探,对大汉道“是的,就我一个人,我走了半个月才走到这里的。你们是从中原来的吗?这大草原还有多久能走出去?”

    大汉一听放心了,脸上的表情瞬间变成冷笑,对着单阳阴森森的说道“嘿嘿!回中原的路我不知道还有多久,但是我知道回我们部落的路只用三天。你是自己跟我们走呢,还是我们来把你抓走?”

    单阳听了这话一阵错愕,突然又想通了这话里的意思,这分明就是想把自己抓回去做奴隶啊。单阳很愤怒,指着大汉骂道“你们这群强盗,真是比草原上的豺狼还要恶毒!难道你们的圣经就是教你们怎么去为非作歹吗?那这样的真主,不要也罢!”

    这吐蕃人,你侮辱他可以,但是你要是侮辱他的信仰,他会跟你拼命!

    果然,这大汉听到这番辱骂,心里的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他不言不语,双腿一夹马腹,挥着刀就向着单阳冲了过来。

    “吱——!”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了大汉一个措手不及,他不禁扔掉弯刀,抱着脑袋嗷嗷大叫。可是他还骑在马上,这双手一放,腿又使不上力,被马一颠,掉了下来。

    都说最大的恐惧,是未知。后面那几个护卫,看到大汉突然抱头大喊,好像很痛苦,然后又掉下马去,一个个惊讶的看着单阳。其中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人指着单阳道“你,你究竟是谁?你对我们的统领做了什么?”

    单阳没理那个人的问题,对着那人问道“现在,你告诉我,还有多久能到中原?”

    山羊胡子看到单阳面不改色,气定神闲,也不敢轻举妄动。他对单阳道“从这里到中原,大概还有两天的路程。”

    单阳听了,不再理会这群人,他一提缰绳,大喝一声“驾!”追风扬蹄飞奔而去。

    顺着商道一直走,看到后面长长的一串骆驼,看起来是一个大型商队。因为前面没有传来指令,要求拦住单阳,所以单阳可以顺着商队相反方向一路狂奔,大概跑了半柱香,才看到商队的末尾。可是这不看还好,一看就让单阳一阵火大。因为在商队的尾巴上,还有几辆马车,车上放着个大铁笼子,里面全是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不全是汉人,别的民族的也有,女人单独关在一个笼子里,所有人都面无表情,不哭也不闹,全都衣衫褴褛,个个都是面如菜色。

    这分明就是一批奴隶!

    感同身受的单阳,心里一阵悲哀。他对着背后的珍妮问道”珍妮,能不能把这些人救下来?”

    “当然不行!不是说我心肠硬,而是说我们现在这个状况,根本做不到的。他们去做奴隶还能活下来,但是如果跟着我们,只会活活饿死。你现在有能力养活这么多人吗?”

    单阳听了皱眉沉思,是啊,救了这些人,他又该何去何从?在这荒芜的大草原上,连吃的都没有,一个人都只能勉强活下来,更别说这么多人,救出来也无济于事,珍妮说得对,他们去做奴隶还能活下来,活着就有希望。

    单阳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无力感,他只能对这些人表示同情,于是把头一偏,不去看这些人,骑着马慢慢走着。

    驼队末尾还有一些护卫,这是为了防止奴隶逃跑和保卫后队的,他们好奇的看着单阳慢慢从他们眼前走过,也不出声阻拦,因为既然能从前面过来,说明是统领放过来的,他们也不想多事,就这样和单阳擦肩而过。

    “大人,救命啊!救救我们吧大人!”突然从身后的囚车里传出女人的哭喊声,紧接着就是男人的喝骂声。

    “闭嘴,贱奴!”一个护卫用刀鞘敲了敲铁笼子,以求震慑。奈何那女子听不懂他说什么,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然后再次大喊救命,这可是激怒了护卫,他骂了一句粗口,拿出钥匙开了笼子,就把那女子拖了出来,然后抽出马鞭,对着女子就开始抽打起来。女子吃痛,在地上翻来滚去,车上一个妇人,抓着笼子哭喊“女儿!女儿啊!”奈何一个护卫死死地架着她,不让她靠近,这妇人也是发了狠,对着护卫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下去,护卫大叫一声,发力甩开了妇人,那妇人顺势跑了下去,扑在女子的身上,愤怒的瞪着打人的护卫。

    “诶?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等美人,嘿嘿!”护卫舔了舔嘴唇荡笑着看着妇人说道。

    这吐蕃与中原的审美观是截然不同的,他们就喜欢身体强壮,体型丰满的女人,汉人看起来奇丑无比的,他们却觉得美若天仙,因为强壮的女人好生养。眼前这个妇人,大象腿,水桶腰,蝴蝶袖,双下巴,长得那叫一个膀大腰圆。再看看她身下那个女子,瘦的跟排骨似的,哪有这个妇人有韵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