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荒野生存
    “你说那个科学家把自己复制到了超级电脑里,到底什么是超级电脑?”单阳不想一路上太无聊,又开始当起了小学生。

    “这跟你解释起来可就难了,因为你连电都不懂,更别说电脑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电脑能帮助人完成很多人完成不了的事,说白了也只是一个比较高端的工具而已,你想想看,连人都可以装进去,还有什么是电脑做不到的。”珍妮在单阳背上说道。

    “那你说说你都会什么吧。这一路走来,我发现好像没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我会的本来没这么多,但是现在因为跟电脑结合了,所以我会的多了。因为你这个世界跟我之前告诉你的叫地球的地方很相似,所以我遇到难题都是交给电脑帮我分析出最佳方案,然后我自己甄选。因为之前我们的科学家去到地球以后,搜集了很多他们那边的情况,这个世界跟地球还是有不相同的地方,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因为经过电脑分析,你这里跟地球除了生态环境还有地貌相近外,别的似乎都不太一样。”

    “那么那个叫地球的地方,他们也跟我们长得一样吗?他们是怎么生活的?”单阳好奇道。

    珍妮道 “总算问到点子上了。其实地球也好,你这里也好,智慧星也好,我们都长得一样。本来很久以前我们智慧星也不叫智慧星,而是叫做母星,只是因为我们开发出了更高等智慧,所以才改名叫做智慧星。你这里看起来就相当于地球上的一千年前,那就说明你们还没有关于星球星系的认知,而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人,故此,你有机会给你们的星球起个名字。”

    “啊?我来起名字?那什么,你让我好好想想。”单阳略显兴奋道。

    “那你慢慢想吧。我先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地球大概五百年前也跟你们现在一样,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直到地球上一个他们叫做欧洲的地方,因为羊毛,引发了工业革命,从此进入了工业时代。怎么说呢?就是发明了很多工具和机器,让人可以解放自己的双手,让机器去完成体力劳动。而地球上的工业革命进展了五百多年,现在已经到了很高的水平,就说这片大草原吧,如果用汽车,只需要一天就能出去了。而用飞机,只需要半个小时,而用我们智慧星的穿梭机,只需要三秒!”珍妮傲然道。

    “半个小时?三秒?是时间吗?”

    “额。。。换算下来的话,一个小时等于你们的半个时辰。”

    就这样,一路上珍妮不停地给单阳灌输地球上的知识,因为智慧星的文明太过高级,很难跟单阳这么个小白说得通,就用地球上的东西来跟单阳解释,效果还不错,至少单阳能理解。

    “呼——哪里有水啊?水壶都干了,走这么久说了一路,口渴了。”单阳咂砸干裂的嘴唇说道。

    “不好意思,我都忘记喝水是什么滋味了,就一直没想起来这茬。没关系,不用担心,看起来你的马也渴了,你骑在马上,别控制方向,慢慢走,它会带你去找水的。”

    这野马生存在草原上,当然知道哪里有水。不出珍妮所料,没用多久,黑马就找到一处水源,是一个小水塘,里面的水清澈见底。

    单阳看到水塘,兴奋地跳下马背,把身上的衣服裤子一脱,赤果果的跳进了水潭里。“扑通!”潭水刚刚没过膝盖,单阳一头扎进水里,一边游一边张嘴痛饮。

    “呸!不要脸!”珍妮默默地啐了一声。

    其实单阳不会水,他把这个水潭当成了一个大浴缸,在里面痛快的洗起了澡。伸手往身上一搓,一条条的污垢层层叠起,在往水里一泡,清澈的潭水立刻变成了一潭毒汁。。。

    单阳的父母那都是俊男美女,基因自然差不了,脸上的线条棱角分明,因为长期的塞外生活,让单阳的皮肤晒成了古铜色,只是因为缺衣少食,导致身上没有什么肌肉,瘦得像一条排骨。背上两条触目惊心的鞭痕,狰狞的像两条蜈蚣。

    单阳从水里出来,把头发用草绳一扎,穿上衣服,牵着黑马,上路了。现在水壶灌得满满的,相信可以喝几天了。

    “你背上的伤,是怎么来的?”珍妮好奇问道。

    “哦,是被吾不力的家奴打的,吾不力是农场主,有很多奴隶。

    “什么?奴隶?怎么你这里现在还有人买卖人口的吗?”

    “这有什么稀奇的,我们本来生活在华国,但是被金国入侵,我们就被抓来做奴隶了,然后被吾不力买走。”

    “金国华国?我知道你这里的具体时间了。”

    珍妮胸有成竹的说道“按照地球上的历史来看,你这里的时间应该相当于地球上的宋末,而你说的吾不力,按照名字来分析,应该是畏兀尔人,也就是说你现在所在的大陆,是亚洲,而你就应该是在吐蕃境内。这里距离蒙古不远,你可别走错了路,不然你永远也回不了中原。因为现在的蒙古人,对你们汉人可是不太友好。”

    “你怎么知道我是汉人?”

    “因为你长得像汉人啊。顺便再告诉你,我们智慧星的脑力开发机,是一个汉人发明的。”

    “所以呢?”

    “所以后来我们被疯狂科学家强制统一了语言,都用汉语。”

    “哦。那现在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走了,我只知道顺着草原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就能回到中原,这是我叔叔教我的。”

    “方向倒是没错,向东一直走就对了,不过像我们现在这个速度,就算一路上没什么危险,也要走上个把月的。”

    “再难走也要走,总不能住在这里吧。”

    既然知道方向是对的,单阳心中大定,连走路的脚步都要轻快一些,他可不担心会有什么危险,还有什么是珍妮应付不了的吗?别说,还真有。

    草原上的天气,就像是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就不知道是从那飘来一朵乌云,稀里哗啦的下起了雨。

    这种事可没法靠珍妮,好在单阳从小在草原长大,这种事还是知道怎么应付的。这草原上唯独不缺的就是草,都是半人多高的草丛,有很多地方可以利用。单阳用草杆编了两个尖顶草帽,自己戴一个,马头上也盖了一个,就这样,单阳艰难的牵着马,走在大雨里。

    虽然知道在野外怎么应对这种极端天气,可是毕竟现在没有一个藏身之所,到了晚上可就难熬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想想晚上该怎么办。单阳也问过珍妮,可是珍妮面对这样的环境,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看来只能用笨办法了。”单阳打定主意,再也不多想,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一直走到天开始擦黑,雨才停了下来。单阳如法炮制,又扎了一个简易的茅草帐篷,地上铺上茅草,总算有了一个勉强睡觉的地方。单阳又编了一根长一些的草绳,绑在自己身上,另一头拴着马,防止马乱跑,做完这一切,天色已经是一片漆黑,外面的草全是湿的,连生火都不能。单阳累坏了,他啃了几口狼腿,就往地上一躺,睡着了。

    这一夜睡得还算安稳,第二天单阳醒来,收拾了一下东西,出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