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奇法疗伤
    “这个,蓝色小花的,还有这个,叶子细长的,还有那边那个血红色的花!”珍尼在单阳背后指导单阳采药。单阳依言一一摘下,放在羊皮袋子里,不一会就采了一小包。

    “够了,就这些了。没想到这草原上别的没有,药材倒是不缺。”珍妮略显诧异地说。

    单阳疑惑问道“你怎么知道这边有你想要的药材呢?”

    “为了避免你以后没完没了的问这种问题,今天我就一次性告诉你吧。我本来是生物学高材生,哦,高材生就是研究生物学有很高的成就的人。本来我在智慧星有很平凡很美好的生活,就因为那些外星怪物,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因为这玩意没法杀死,所以我们的将军希望我们所有生物学研究人员都来研究这个怪物,希望能找到弱点,然后杀死他们。但是很遗憾,我们根本无法获取任何一只怪物的样本,因为这玩意刀枪不入,无物不噬,关不住也打不死,为了获取样本我们损失了一大批精英部队,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怪物们发展壮大,后来实在没办法,我们选择逃离智慧星。在三个月时间里,我们集合智慧星所有还能集合到的人和资源,制造了一艘巨大的航天器,带着所有人在宇宙中游荡,寻找适合我们居住的星球。可是在宇宙中飘了整整六年,还是一无所获。于是我们就做了四艘小型飞船,取名家园方舟,向各个方向出发去寻找,这样几率会更大。每一艘小飞船,都有一个六人小队,和一个生命火种。每一个生命火种必须由一名生物学家担任,作用就是如果找到类似智慧星的地方,生命火种将担负起分析和判断这里是否安全,以及指导队员们进行生态环境改造的使命。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因为宇宙中危机重重,虽然我们的智慧很高,但是有些灾难我们还是无法避免。经历了六年,我们的飞船已经不堪重负,迫切需要一个地方安顿下来。也不知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我被派遣加入第三号家园方舟,外出执行任务。在执行任务的第四十九天,我们的飞船遇到宇宙暗物质风暴,两名队员死亡,我也身受重伤,在临死之前,被我的队友复制到了超级电脑里,就是现在你背的这个盒子。由于飞船损毁严重,我们只能返航,可是在途中遇到超新星爆炸,被吸进黑洞,于是我就来到了这里。所以我猜测,也许我的队友还活着,我需要找到他们,完成任务!可能我说的话你有很多都不懂,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解释。所以你不用好奇,我拥有比你们这个世界领先至少一万年的智慧和技术,能做一些你不能理解的事也不足为奇。”

    这些话不说还好,一说完,单阳立刻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吧啦吧啦的问了一大堆问题。比如什么是星球,什么是宇宙,什么是超新星,什么是黑洞等等等等,一路下来嘴就没停过,问的全是一些基础的问题。珍妮也算是过了一把小学老师的瘾,耐心的解答各种问题。

    等走到黑马身边的时候,珍妮的小学科普课程终于结束了。她开始指导单阳制作疗伤药。先是把所有药材倒在地上,然后让单阳从身上撕下来一块布条,放在一边。单阳看着地上的一堆花花草草,突然指着地上一块褐色的马粪,好奇地问“你说采集草药,我能理解。可是你让我捡一块马粪干什么?马粪也能疗伤??”

    珍妮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吩咐单阳道“等会你就知道了。现在,把你的水壶还有柴刀拿出来。”

    单阳解下腰间的水壶和柴刀,按照珍妮的指导,把花花草草全都放进水壶里,找了一根草杆,把草药捣碎,然后找了两个土块,架上柴刀,再把水壶放在柴刀上。

    “把我放在水壶旁边。”珍妮在单阳背后说。

    “倒要看看你怎么做。”单阳心里想着,从背上取下盒子,放在水壶边上。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从盒子的两个角,弹出来两道金黄色的电弧,打在刀柄和刀尖上,发出令人心悸的“滋滋”声。再看那柄破柴刀,从两头开始慢慢向中间变红了,发出炙热的红光,蹲在旁边的单阳清晰地感受到柴刀上的热量,他大张着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口水都流出来了都没察觉。

    过了一会,柴刀上的水壶,开始冒烟了。水壶里有水,单阳本来想倒掉,被珍妮阻止了。现在水壶里的水被煮开了,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一阵阵草药特有的药香顺着壶嘴喷了出来。

    “现在用步包着手把水壶拿下来,把水倒在马粪上。”珍妮断了电弧,对单阳吩咐道。

    单阳依言照做,然后又等待了一会,待水壶凉了,单阳把草药倒在布条上,准备包在马腿上。黑马很不安,不停地挣扎着,让单阳 根本无从下手。

    “看来,还需要让它睡会,不然很麻烦。”珍妮看着单阳手忙脚乱的样子说道。

    珍妮发了一道音刺,直接刺晕了黑马,这下终于安静了。单阳已经习惯了珍妮的神奇,不再多问,手脚麻利的给黑马包扎。等把布条打了一个结以后,又按照珍尼的吩咐,把马粪糊了上去。

    珍妮看着单阳做完包扎道,“行了,用不了几天,这匹马就能骑了。全部恢复需要一段时间,不过带着你走出这片草原,应该没问题了。”

    单阳在自己的破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后走过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他拿起自己的柴刀,在土块上磕了磕,原本柴刀上的铁锈层层往下掉。

    单阳看到铁锈掉落后里面露出的暗光,用手一扣,一大块铁皮掉了下来,整个柴刀以新面目呈现在单阳面前。面前的柴刀,像是刚刚打出来的,刀身光亮,从刀尖上发出阵阵寒芒,因为掉了一大块,变得小了点,连刀刃也不见了,变成了一把实实在在的钝刀。

    “看来是把铁锈烤掉了,但是没有刀刃,这刀还有什么用?算了,留作纪念吧。”单阳无所谓的摇摇头,叹息的收起了柴刀。然后拿起水壶,底下已经烧黑了。这个水壶其实就是个葫芦掏空了做成的,在吾不力家的院子里,藤蔓上结了一大串葫芦。单阳看到这,又有问题了。

    “怎么这个葫芦没有烧焦呢?”单阳疑惑地对着珍妮问道。

    “只要控制好温度,你就算是用纸做个水壶,我也能烧开水而不会烧坏水壶!至于原因嘛,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说吧。现在先把马弄醒,马是不能长时间躺在地上的,这个你应该清楚。”

    单阳当然知道这个常识,走过去对着马的耳根下面按了两下,轻轻拍了拍马头,喊道“醒醒,别睡了!”

    似乎能听懂人话一样,黑马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单阳,吓了一跳,它猛地一挣,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