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恶战
    自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现在单阳得到了绝对的自由,但是这也意味着他以后就是孤单单一个人了。单阳知道,从现在起,他只能靠自己了,为今之计,是如何在这草原大漠活下去。单阳走了一会,就觉得一阵阵的虚弱感袭来。也是,在沙漠里躺了这么久,没吃过任何东西,只喝了几口水,受了这么重的伤,他居然还没死,不得不说是个奇迹。不过现在如果再不补充一点能量的话,他能活着就真的是个奇迹了。

    单阳找了一个背阴的小树,坐了下来,开始检查身体。鞋子丢了一只,裤子只有薄薄的一层,而且破破烂烂,好在还有一件破羊皮袄,头上的长发因为鲜血凝结已经成了一块块的,头倒是不痛了,但是一摸伤口就能感受到痛感,头鼓起了一个大大的包,吃的一点没有,只有那一个羊皮口袋还有一个水壶,现在还有小半壶水,后腰上还有一把锈迹斑斑的柴刀,这就是现在单阳的状况。

    “看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吃的”。单阳这么想着,拿出水喝了一大口,手扶着树慢慢站了起来,一转身,却看到一双凶残的双眼!

    看起来是单阳身上的鲜血吸引了眼前这家伙,它龇牙咧嘴,相貌凶恶,眼睛上方有两个白点,浑身长满青色的毛,单阳知道,他遇到了在沙漠最不想遇到的动物:白眼狼!

    所谓白眼狼,是因为古人们认为,万物皆有灵,看似凶残的食肉动物,只要耐心饲养,哪怕是豺狼虎豹,它也会有感化的一天,也会和人类成为最好的朋友,狗就是从这来的。但是唯独有一种狼,不管再怎么悉心照料,哪怕从小照顾,当亲儿子养,却依然无法除去它身上的兽性与凶性,也会有攻击主人的一天,因为此狼眉毛酷似两个白点,看起来就像有两双眼睛,故此称为白眼狼,有同类特征的犬类,被称为四眼狗(不是骂人)。

    单阳一动也不敢动,听老管家说,遇到狼的时候,要冷静,先看看是不是孤狼,如果是孤狼,记住不要和它对视,然后另寻他法,如果遇到狼群,那你就只能祈祷苍天了,你要么拼死一搏,要么爬到树上去,这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单阳长那么大,放了那么多次羊,当然也遇到过狼,孤狼狼群都遇到过,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因为他有老管家给他做的一件法宝:一个哨子。可不要小看这个哨子,据老管家说,这个哨子能发出一种尖锐的声音,人是听不见的,只有狼或者狗什么的动物能听见,它们非常讨厌这种声音,听见就会跑了。事实也是这样,每次单阳吹响哨子,都能把狼赶走,屡试不爽,所以这次单阳也想用哨子,可是他一摸胸前,发现哨子不见了!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一动也不敢动的原因。

    单阳瞟了一眼旁边的树,这棵小树,都不能称之为树,顶多算一颗大一点的灌木,爬上去可以,估计那狼跳起来,自己的小命就完蛋了。“没办法,只有拼死一搏了”!单阳把手伸向自己的腰间,抓紧了刀把,死死的盯着眼前这只孤狼。也许是感受到了威胁,又或者是失去了耐心,孤狼决定发起攻击了。只见白眼狼全身下蹲,双爪前伸,犹如蓄满力的弓箭,突然窜了出去,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单阳的脖子咬了过来。单阳一直防备着呢,看到孤狼动了,单阳急忙往旁边一跳,堪堪躲过孤狼的攻击,于是单阳靠着小树,跟孤狼绕起了圈圈,每次孤狼想要绕过来咬单阳一口,单阳就一个急跳躲过去。天知道现在的单阳是有多辛苦,他身体本来就虚弱,现在又经历了这么剧烈的运动,早已经头脑发昏,四肢无力,但是求生的意志一直支撑着他没有倒下,单阳咬紧牙关,全神贯注的看着盯紧孤狼的每一个动作。终于,在又一次攻击失败后,孤狼速度慢了下来,单阳看到这,心里开始生出一丝希望。因为他知道,孤狼都是被狼群抛弃的老弱病残,眼前这一头应该也不例外,只是从变面上看不出什么,现在看来,要不这是一头老狼,要么就是有什么暗伤,所以单阳从一开始就有一丝信心能战胜孤狼。

    单阳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死死地瞪着眼前的大敌,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捏着柴刀,他已经不打算在逃了,因为他已经没力气了,在耗下去,总会被咬一口,那他的小命就彻底完蛋了。所以单阳现在打算孤注一掷,寻找孤狼的破绽,采取致命一击!

    终于,孤狼又一次扑了上来,单阳看到孤狼前爪向下一压的时候,就知道攻击要来了,所以他干脆突然单膝跪地,向下一矮身,就像是突然向着孤狼俯首称臣一样。而孤狼因为数次攻击不着,懊恼无比,刚才这含恨一击,已经使出了全力,它算准了单阳脖子的距离,蓄了好久的力,务求一击必中,却没想到,都已经跳到半空中了,眼看就要咬到对手的脖子,可是对手却突然向下一蹲,让它顿时失去了目标,可是现在正在半空中,已经收招不能,只能等下次进攻了。

    孤狼“噗”的一声落了地,刚一转头,想继续进攻时,却发现眼前出现了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它眼前迅速放大,“噗嗤”一声,孤狼顿时感到右眼剧痛无比,它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可是刚叫到一半,却再也发不出声,因为在它的喉咙里,多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柴刀

    单阳坐在地上,看着倒在地上的孤狼,双腿不停地颤抖,刚才那致命一击,已经耗尽了单阳所有的力气。“感谢苍天,我赢了”。单阳在心里默默的感谢上苍,单阳挣扎着爬起身,走到孤狼身前,伸手拔出柴刀,“噗!”鲜血臼臼流淌出来。单阳看着孤狼的尸体,突然一咬牙,往地上一跪,抓着孤狼的脖子,对准刀口吸了过去

    “咕咚咕咚!”好像是在喝什么琼浆玉液,单阳大口大口的吸,从来没觉得原来狼血也这么好喝。过了良久,单阳终于停了,他站起身,抹了一把嘴唇,又摸了摸喝的圆滚滚的肚子,满意的看着孤狼的尸体,他已经恢复了不少力气。

    “看来人在绝境下,真的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单阳心里想着,手里却不停,他拿起柴刀,对着狼腿,狠狠地劈了下去。不费什么力气的砍下来两条狼腿,从身上撕了一块布条,把狼腿一绑,背在背上。

    “还好只是遇到一头孤狼,万一遇上狼群,那只有死路一条。现在我杀死了孤狼,血腥味一定会引来狼群,我要赶紧走才好。”单阳向着四周看了看,发现这里就是上次寻找羊群的时候走过的那片沙漠的边缘,走回草原只会遇到更多的狼,但是走沙漠?他顾身一人,没水没食物,怎么可能走得出去?可是现在不能留在这里,多留一分就会多一分危险,闻到血腥味的狼群随时会找过来,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对了!我头上有血,在那躺了那么久,却没受到任何伤害,是不是那个盒子保护着我?就像攻击我一样攻击狼群?没别的办法了,回去找到盒子再说吧!”单阳想到那一声尖锐的声音,依然心有余悸,把柴刀往腰间一别,大步走了回去。

    盒子还是那个盒子,安安静静的躺在沙子里,那个人影却不见了。单阳走过去抱起盒子,仔仔细细的查看,想要看看那个人影到底是从哪出来的。“你把我放在地上,我就出来了!”突然盒子说话了。单阳吓了一跳,差点没把盒子又扔出去,但这次没有,也许是因为刚刚跟孤狼生死搏斗,胆子变大了吧。单阳把盒子放在地上,刚一落地,就从盒子里发出一道光,人像又出现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珍妮很生气的说。

    “额嘿嘿!我只是想知道,我到底在这睡了几天?还有,我在这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有狼群来过?”单阳讪讪的对着珍妮说。

    “你在这躺了三天两夜,别说狼群了,什么秃鹫,乌鸦,鹰隼,都等着吃你的肉呢,要不是我,哼!你早就连骨头都不剩了。连句谢谢也没有,说走就走,你走就走吧,还回来干嘛?”珍妮似乎气得不轻,对着单阳冷嘲热讽的说。

    “好吧,是我不对,我不该不理你的。可是你要想想,是个人遇到这种事都会跑的吧?怎么可能会有人从一个盒子里钻出来说话的?话说,你到底是什么啊?”单阳终于有机会问出心里最大的疑问。

    “先不说这个,我看你走的时候还很虚弱,怎么才过去半天,你就恢复了一大半?你怎么做到的?”珍妮很疑惑的问单阳。

    “哦,刚才走到半路上遇到一只孤狼,被我给宰了,我喝了他的血,那,看到没?我背上的两条狼腿,就是那家伙的!”单阳炫耀似的转过身,得意洋洋的说道。

    “看不出来啊,你还有两下子,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回来干什么?”

    “额我是在想,遇到一只孤狼我还有办法应付,但是万一碰到狼群,我就没办法了。可是我想到我在这躺那么久都没事,应该是你的原因。因为我现在无处可去,在这里又谁都不认识,只能跟你还算勉强认识,就只好回来找你咯!”单阳抓抓头,厚着脸皮说道。

    “好吧,谁让我现在只能靠你呢?你只认识我,我在这里又何尝不是只认识你。但是帮你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我帮你走出这里,你帮我找到我想找的人!”

    “你想找的人?也在这片草原吗?”

    “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敢确定他们一定也跟我一起来到这里了!”

    这话单阳越听越糊涂,问道“到底他们在不在这里?在这里的话那我们可以一起去找,找到了你就帮我离开这里。”

    珍妮听了这话无奈的撇撇嘴,说道“我说的这里,不是单纯的指一个地方,而是你们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哦——我懂了。你们原来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你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到这个世界了对吧?”

    珍妮打了一个响指,点点头说“没错!”

    “妈呀!还真叫我猜对了,她真的是妖怪,修炼成精了,要飞升去另外一个世界了。她为什么要我帮她呢?哼!一定是看上了我的童子身,想跟同伴们一起把我吃掉,然后去那个什么另外一个世界?”单阳想到这,不由得脚步向后退,没错!他又想跑了

    “站住!你又想去哪里?!”珍妮看出了单阳的意图,莫名其妙的说。

    “那个那什么,你要修炼你找别人好吗?你别找我好吗?我是个奴隶,肉都是臭的,你们吃了我,会影响你们飞升的!”单阳哼哼哈哈的对着珍妮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