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大难不死
    北风呼啸,漫天黄沙。一望无际的沙海,就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怪兽,胆敢踏进去的人,会被嚼的连骨头都不剩。现在已是夏末,马上要到秋天了,按照沙漠的脾气,那是白天热的要发疯,晚上又冷的想钻地洞。“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这句俗语就是打这来的。

    单阳的“尸体”旁,苍狼,秃鹫,乌鸦,围成了一圈,他们都很垂涎在那里躺着的“美食”,却一直没敢靠近,因为它们一靠近,就会从那“尸体”旁边的盒子里传出来“吱——!”的尖锐的声音,这种声音直入脑髓,锥心刺骨的疼,但只要不是靠的太近就不会有事,它们又实在不愿意放弃这来之不易的“大餐”,就选择在这等着,也许再等等就能吃到也不一定?

    终于,狼群们最先失去耐心,头狼在一个小山坡上仰天“嗷呜——!”一声长啸,狼群们不甘心的退走了。单阳被这一声长啸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躺着仰望天空,过了一会,感觉回复了一点力气,他抬起手,用手臂擦了一下被鲜血覆盖的左眼,可是这么长时间了,鲜血已经结痂,就像是长在眼皮上一样。单阳伸手摸摸腰间,拿起来一个羊皮囊,里面有一个水壶。单阳呆呆的看着这个水壶,脸上的表情不停变换。他想到了小古丽,想起他和小女孩一起玩耍,想起小女孩平时对他的好,脸上不禁露出温暖的笑意。他想起了老管家,慈祥的老管家,总是对他处处包容,循循善诱的教导他做人的道理,不遗余力的帮助他练功习武,义无反顾的替他受罚,想到受罚,单阳脸上浮现出凶狠的神色,他咬牙切齿,额头青筋暴起,握紧双拳,豆大的泪水顺着眼眶流了出来,他仰天大喊“忠叔,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可是他已经三天水米未尽,又是在沙漠这样的地方,他只能张着嘴,却没有任何声音从他嘴里发出。单阳喊完这句话,艰难的撑着地面,坐了起来,喝了一点水,茫然地看向四周。这时如果有个人突然看到这一幕,估计要被吓疯。只见在荒凉的沙漠里,一个满头满脸是血的人,坐在地上,四周全是长相丑陋的食腐动物,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地狱出来的恶魔,四周围着的都是他的手下。

    就在单阳快要站起身的时候,一道突然地人影出现在单阳面前,吓得单阳又跌坐回滚烫的地面。“你醒了?你现在的情况不是太好,你需要帮助”!

    单阳听到这句话,愤怒又爬上了脸颊,他对着那道人影怒斥“都怪你,没有你忠叔才不会死,是你害死了忠叔,我要你偿命!”说完就向着那道人影狠狠扑了过去,却扑了个空,由于体力不支,更是狠狠的扑在地上,吃了一嘴黄沙

    单阳更加愤怒,他彻底失去理智,捡起地上的黄沙,向着那道人像砸去,却无一例外的都穿了过去。就这么发泄了一会,单阳突然停手,看向地上的盒子,若有所思。突然,他抱起了那个盒子,人影也随之消失,单阳把盒子高高举起,想要把盒子狠狠地摔在地上,“吱——!!”突然的一声尖锐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尖锥一样钻进了单阳的脑袋里,单阳忍不住的放开盒子,双手抱头在地上打滚,疼的哇哇大叫,可是声音却戛然而止,似乎这道声音只是一瞬间的事。

    那道人影在盒子落地时又出现了,“很抱歉,这是系统检测到威胁,自动发出的防护措施”。单阳心有余悸的看向盒子,又看向人影,现在他终于静下心来看看这个古怪的人影了。

    这个人影,是一个女人,从声音能听出来,看打扮却像个男人。头发短短,还没单阳的头发长,简洁的上衣,是单阳从没见过的款式,裤子也就是一个直筒裤,脚下穿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皮鞋,在上衣的左胸前,印着一个长着翅膀的人,背上还背着一个包的古怪标志。

    单阳眨眨眼,用沙哑的呻吟问道“你是谁?”

    人像听了,马上双脚并拢,抬头挺胸,右手举起,五指并拢,对准太阳穴,大声说“报告这位先生,我叫珍妮!是第三家园方舟的发展火种!”

    单阳伸手抓抓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个叫珍妮的人像,看到单阳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什么也不知道,一句没听懂。于是对着单阳说“看起来你好像什么也不知道,这就印证了我的猜测,这里果然不是智慧星!”

    单阳更疑惑了,他只能一脸懵懂的看着人像,突然,单阳站起身,喝了一口水,大踏步的向前走去。因为他认出来了,这里就是之前捡到盒子的那片沙漠!真是无巧不成书,那群奴隶也真的是听话,吾不力让他们把单阳扔去喂狼,他们就真的再商量哪里有狼,后来还是小个子奴隶说这里有,就把单阳抬到这里来扔了

    珍妮看到单阳理都不理她,就把她往那一扔,自己走了,还愣了一下,突然喊道“喂!你就这么走了?你不要命啦?一个人在这沙漠草原上活不过两天的!喂!”

    “切!不知道哪来的神经病,真当我是白痴?一看就是什么东西修炼成精了,想借着我的童子身得道飞升,才不上你的当呢。”单阳得意洋洋的想着。他还以为遇到了小时候老管家给他讲的狐狸精用童男练功飞升的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