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老管家之死2
    吾不力喜滋滋的抱着盒子,急匆匆的进到房间,把门一关,将盒子放到客厅的桌子上,搓着双手,哈哈大笑。要知道,在这离沙漠不远的草原上,牛羊随处可见,金银珠宝却是个稀罕物,一颗珍珠换回几十只羊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吾不力双眼冒着绿光,伸手捧着盒子翻来覆去,想找到开关在哪,可整个盒子严丝合缝,表面分布着一些规则的花纹,却没一个地方像是开关。吾不力急的抓耳挠腮,又不敢把盒子摔在地上,害怕碰坏了里面的东西,于是坐在椅子上干瞪眼。

    “对啊,找那个小子去,让他来开,他可是看着商人打开盒子的,他一定知道怎么开!”想到这,吾不力又抱着盒子去找单阳。

    单阳吃完了东西,刚刚趴在床上,还没睡觉呢,突然房间的门被人“砰!”的一脚踢开,震得头顶上的灰蹭蹭往下掉。吾不力气急败坏的站在门口对着单阳喊“小杂种,你敢骗我?这盒子根本打不开,说,我的羊是不是都被你弄丢了?”

    单阳慌了,对着吾不力说“主人啊,我怎么敢骗你?这里面确实是钱啊,我看着商人放进去的!”

    “哦?那么你一定知道怎么打开了对吗?那你就把它打开吧?如果里面的东西让我满意,我就不追究你擅作主张卖羊的事了!”吾不力阴恻恻的对单阳说。”

    “这下惨了,我也打不开啊,可要是打不开,吾不力岂不是又要追究我擅作主张?看来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了!”

    想到这,单阳从吾不力手里接过盒子,细细的摸索,满头大汗的寻找着打开盒子的方法。过了大概一顿饭的功夫,吾不力失去了耐心,一脚踢在单阳后背上。  “啊——!”这一脚不偏不倚,正好踢在了单阳背后的伤口上,鲜血从背上单薄的衣衫透了出来,单阳被这突然袭来的疼痛刺激的大叫一声,他跌坐在地,愤怒的回头看着吾不力。吾不力看到单阳居然敢对他怒目而视,更加愤怒,又是一脚踢在单阳胸口上。“小杂种,怎么着?居然还敢对我炸毛?你是活腻了吗?!!”单阳躺在地上,背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他强忍了一口怒气,低声下气的对着吾不力说“主人,我不是对你生气,我是对这个盒子生气,这盒子这么难打开,害的我伟大的主人等了这么长时间,真是该死!”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吾不力听了这句话,舒服了一点,但他依然黑着脸,对单阳说“你今天必须打开它,再给你点时间,我去巡视马场,如果等我回来的时候还打不开,哼哼!”

    “量这小子也不敢私藏我的钱财,在这方面,梁先生教的还不错。”吾不力背着手,慢悠悠的离开了羊圈。

    单阳从地上坐起身,摸了一把后背,满手都是血,看来刚才那两脚,又把伤口挣开了。“还是等忠叔回来帮我擦点药吧。现在先看看能不能打开盒子。”单阳把掉在旁边的盒子抱过来,放在腿上,又开始研究起来。

    “检测到人类dna,自检系统开启,请稍后”

    “啊??!”单阳吓了一大跳,把手里的盒子呼的一下扔了出去,从地上连滚带爬的退到床边,惊疑不定的看着盒子。

    “系统自检完毕,正在唤醒人工智能,请稍后。”又是一声机器音,从盒子里面发出来。

    “妖怪,妖怪啊!”单阳吓坏了,爬起身就要夺门而出。“阿阳!你怎么了?”老管家的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然后老管家出现在门口,好奇的看向单阳。

    “忠叔,盒子里有妖怪啊,快跑啊!”单阳对着老管家大喊着,又向着门口跑去。

    “什么妖怪啊?你说清楚点!”老管家拦住单阳说。

    “盒子,那个盒子,里面有妖怪,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不像是人发出的声音,真的有妖怪啊忠叔!”

    吾不力刚去了马场巡视完,想回来看看单阳有没有打开盒子,刚走到羊圈门口,就听见单阳大喊什么忠叔,盒子里面有妖怪。“这个贱奴,哪有什么妖怪,我看他是贪图钱财,故意骗梁先生的,想把盒子里的东西藏起来!”想到这,吾不力心火蹭的一下冒了出来,大踏步的向茅屋走去。走到门口,看见老管家挡在门口,一伸手狠狠地拉开老管家,对着里面大喊“小杂种,是不是盒子已经打开了?快把盒子给我!”

    老管家因为身受重伤,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警觉,连后面有人来袭都不知道,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拉,跌坐在地,这下老管家再也忍不住了,趴在地上连吐三口鲜血,晕了过去。。。

    “啊?忠叔?”单阳看到老管家吐血,刚想过去看看,却看到吾布力挡在门口,阴沉沉的看着他,在等着他的回答。这时候单阳哪还顾得了这些,他刚想推开吾不力去看看老管家,刚迈开一只脚,突然从仍在角落里的盒子里,发出一道刺眼的光,很奇怪,这道光不像平常那种光,而是照射到一半,就在空气中停住了,然后慢慢地构成了一个人像!

    “啊?鬼啊!妖怪啊——!!”吾不力看到这道光,吓得屁滚尿流,用从没有过的速度,跑出了羊圈,眨眼就不见人了,只剩下他的大喊越来越远。。。

    单阳也被这道光吓了一跳,可他就这么不管不顾的从那个“人像”旁边跑过去,冲到老管家身边,把老管家扶起来,放在怀里,关心的问“忠叔,你怎么了啊?你别吓我啊忠叔!”老管家已经气若游丝,又咳出一口鲜血,他抓着单阳的手,沙哑的说“阿阳,别伤心,我,我不行了。最大的树下,有钱,要记住,好好的,活,活下去。。。”说完头一歪,倒在单阳怀里,死了。

    “忠叔————!!!”单阳哀嚎一声,抱着老管家嚎啕大哭。“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忠叔,你别扔下我一个人啊,你走了我怎么办?我害怕啊忠叔!你起来,你起来啊忠叔!呜呜——!”

    单阳想不通,武功那么高强的忠叔,怎么会被吾不力那么一拉,就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寻常人根本近不了忠叔的身,今天怎么会这么脆弱?“一定是吾不力这个杂碎!对忠叔做了什么,不然他怎么可能伤的了忠叔!”想到这,单阳眼里闪烁着仇恨的凶光,他抱着老管家,跪在地上,带着哭腔仰天大喊“吾不力,我跟你不共戴天!!”

    吾不力远远地听见单阳的大喊,感觉有些莫名其妙,那臭小子莫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卑贱的奴隶,居然大喊对主人大不敬的话?吾不力觉得一看到那个臭小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为他生的气比别的所有奴隶加起来都多。尤其是今天,居然弄了一个有妖怪的盒子,想谋害他。于是他刚才跑出去以后,赶紧叫上自己的护院,一行几十号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单阳杀了过去。

    吾不力带着手下,气势汹汹的来到茅草屋,却看到单阳坐在地上,抱着老管家哇哇大哭。“一定是妖怪把梁先生打伤了,小杂种,你带着一个有妖怪的盒子,想谋害我?居然还跟我不共戴天?老子今天就看看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不共戴天!来啊,给我掌嘴!”  几个大汉,扑上去把单阳抓住,然后一个胖子,手里拿着木棍,“啪”的一声,狠狠抽在单阳嘴上。“小子,活腻了是吧,居然敢对我二叔不敬?今天就让大爷我好好教训教训你!”说完挥舞着木棍,“砰砰啪啪”得开始打,这可不是掌嘴,这是全身上下一起打,单阳一声不吭,钢牙紧咬,对着吾不力怒目而视,那冰冷的目光,让吾不力浑身都不舒服。吾不力走上前,一把夺过胖子手里的木棍,对着单阳的脑袋,狠狠敲了下去。“砰!”木棍应声而断,鲜血顺着单阳的额头流了下来,然后单阳白眼一翻,晕死过去。。。

    “你们几个,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你们两个,把这小杂种扔远一点喂狼!把梁先生抬出去好好安葬了吧”吾不力在看完老管家的状态后对着手下们说。

    几个仆人进到房间,什么也没发现,对着门外的吾不力说“主人,什么也没发现!”吾不力听了,低头看了看老管家,说“把那个盒子,跟这个小杂种一起扔了,梁先生就是那个盒子害死的!放在这别又出什么事!”几个仆人看着安静的放在角落里的盒子,畏惧的不敢向前,就推了一个瘦小的奴隶上去,让他去捡。小个子奴隶在同伴们凶狠的眼神中,壮着胆子走向盒子,战战兢兢地伸出手。“算了,死就死吧!”小个子下定决心,一把抱起盒子,跟上抬着单阳的几个人,走出了羊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