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老管家之死1
    单阳光着上身,趴在床上,老管家往他的伤口上抹药,单阳看着地上慢慢爬过的蚂蚁说道:“忠叔,刚才我真担心他们打你,你岁数都这么大了,怎么受得了?”

    老管家闻言,冷笑一声:“哼!借他们两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我下手!除非他们把我打死了,否则等我出去有他们好受的!”

    单阳好奇的抬起头,问:“忠叔,你说,这吾不力今天怎么就这么轻易地放过我们了?虽然你会武功,又是管事的,但毕竟身份还是个奴隶啊?他不会是害怕把你得罪狠了,你不给他好好办事了?也不对啊,要说谁偷懒我都信,唯独您,我不相信您会偷奸耍滑,这不符合您的性格。至于说是忌惮我?那就更不可能了,想不通啊想不通。。。。”

    “行了别想了,其实很简单,吾不力贪财,更守财,这么多的钱,他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亮出来,一定是把盒子抱回家慢慢看去了。阿阳,你老实说,这里面真的是所谓的金银珠宝?”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老管家,他对单阳实在是太了解了,有这么多钱,他会老老实实交出来?怕是会偷偷的藏起来,然后叫上他一起逃跑才对吧。

    “嘿嘿!就知道骗不了您,那只是个盒子,我也打不开。羊,在风暴来的时候都跑光了,我没法交代,只能拿着那个捡来的盒子框一下吾不力,能过关就过关,过不了再说吧。哪知道羊丢了倒没事,反而因为小古丽挨了两鞭子,真冤!”

    老管家听了,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单阳后背上,“啪!”“啊!”“阿阳啊,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再跟小古丽玩了,你就是不听,总背着我偷偷跟小丫头玩在一起,现在好了,挨打了吧?你要记住,这次算是你运气好,万一有下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我可是答应过你爹要照顾好你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我还有何颜面到九泉之下去见你爹?

    单阳转了个身,坐起来看着老管家问了一个已经不知道多少遍的问题“忠叔,我爹我娘,他们到底长什么样啊?我还有别的兄弟姐妹吗?”

    老管家无奈的探口气:“唉——!阿阳,我只能告诉你,你爹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子,你娘是整个华国数一数二的美女,他们为人忠肝义胆,义薄云天,胸怀远大,仁义非常,对我们这些下人都很好,把我们当家人一样。当年家里糟了大难,你爹你娘唯一记挂的,就是你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还活着。。。”

    老管家说到这,脸上浮现出追忆的惆怅,从那满脸的皱纹,可以看出他这些年经历了多少沧桑。为了完成老爷对他的嘱托,他历经千辛万苦,无数次拼了命的保护小单阳的周全。他觉得自己很没用,说好照顾好单阳,没想到兜兜转转居然当了奴隶,连自己的命都不在自己手里了,更别说照顾单阳。他曾经无数次的想过逃跑,可是他仔细想过可行性,根本没有丝毫的可能。首先要躲过吾不力手下的鹰犬,然后还要有足够的盘缠,最主要有一辆车,马车牛车驴车骆驼车,什么都行,可他根本弄不到。别看吾不力这人生在蛮荒之地,说话粗鲁,外表粗犷,可是他绝对是粗中有细,绵里藏针这种人,要不然他也不会有这么大一份家业。吾不力把所有的牲畜都看得很紧,每天两遍让人查点,除了单阳能接触到的羊,别的甚至连一只鸽子也碰不到。就算是以上条件都满足了,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如何战胜那一望无际的沙海大漠。老管家早在当初随着吾不力来这里时在心里记住了路,绘制了一份简易的路线图,可是好几次他随着吾不力出门办事的时候,发现之前走过的路,全都消失了!每次走的路都不一样,下一次去看的时候,上次走的路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有那漫漫黄沙。所以每次吾不力出门,都带着一只鹰,跟着鹰走,就不会迷路。吾不力把这只老鹰当成了心肝宝贝,每次喂老鹰的时候,单阳都直流口水,那可是上好的羊肉啊!就这么盘算了几年,老管家算是彻底熄了逃跑的心思,他开始展现出自己在大户人家做管家的本事,很快就得到了吾不力的青睐,有什么账目,生意上的琐事,都让他去处理,慢慢的,老管家又做了吾不力家的副总管,正总管是吾不力的远方亲戚,老管家知道,就算这辈子再怎么努力,只要还在吾不力这里,就永远不可能成正的,一把手永远是自家人。他现在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让单阳过得好一点,不用像跟他们一起被抓来的那些人一样,活得像个畜生一样。

    “忠叔啊,我在这里一个玩伴也没有,这里的人除了奴隶就是吾不力的家人,一个人孤孤单单得多无聊啊?再说了,小古丽不是也没人陪她玩吗?要我说,也是那吾不力坏事做尽,遭了报应!大哥做什么不好,跑去参军,死在战场上,二哥出去骑马玩却摔断了腰,这辈子只能躺在床上,三姐已经远嫁他方,那么多孩子,却只剩下小女儿还好好的在身边,你说他这么有钱,又有什么用呢?失去的亲人,多少钱都买不回来!”单阳咬牙切齿的说道。

    “阿阳啊,我知道你很讨厌吾不力,觉得他恶毒。但是你想过没有,这十几年,你可都是吃的他的粮食,住的他的房子,我不要求你感恩,因为这只是相互利用而已,他需要你给他放羊,你需要一个安身之所,客观来看,这么些年你也没挨过几次打,你们算是互不相欠。但是你记住,一个人,一定要自强!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你要答应我,如果有机会,一定要逃离这里,用我这些年教给你的本事,去打拼你自己的人生,做一个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男子汉!”

    聪明的单阳从这段话里面听出了别的味道,那感觉就像是。。。交代后事!

    “啊呀呸!”单阳在心里默默地吐了一口。“怎么可以这么想呢?那不是诅咒忠叔吗?”单阳目光坚定的看着老管家,用力的点点头,对老管家说:“我记住了!”

    老管家站起身,对着坐在床上的单阳说:“先去吃饭,吃完睡一觉吧,有什么事睡醒再说。”说完转过身走出屋子。单阳看着老管家依旧挺拔的身姿,安心的吃饭去了。

    “噗!”老管家走出门没多远,就半跪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看来,我终归是老了。。。”昨晚老管家冒着巨大的风险,出去找单阳,一直找到后半夜,还是没找到人,只能回家再做打算,却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了狼群。一百多只狼,黑压压的一片,在漆黑的夜里,双眼闪着幽绿的光,把老管家围了起来。老管家身边只有一把用树枝和羊皮做成的雨伞,就用它当武器,跟一百多只狼搏杀在一起,用尽体内的真气,杀了将近一半的狼,无奈之下,透支寿元,又杀死了十多只,终于把头狼杀怕了。头狼“嗷呜”一声,招呼“小弟”们跑了。老管家挣扎着回到家,远远地看到小古丽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单阳的破茅屋前徘徊,老管家怕小姑娘嘴不严实,让吾不力知道了会把他赶走。按照吾不力那守财的性格,才不会好心给他治伤呢。他如果走了,单阳也绝不会留在这。可是在这大西北的苦寒之地,两个人怎么能够活下来?于是老管家强装没事,劝走了小古丽,回到房间马上开始运气疗伤,一直到今天上午单阳回来才结束。本来运气疗伤就很忌讳被人打扰,他又牵挂着单阳,心神不宁,这才导致这么久,才好了两成。再加上刚才的事,心神大震,现在是伤上加伤,在房间里一直强忍着,直到快要忍不住了,才急匆匆的走出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