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神秘盒子
    金色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正午的沙漠,温度高的可以煎鸡蛋,看向远处的风景,可以看见空气中向上蒸腾的热浪。“唔——!”地上一个沙丘突然动了一下,然后一个穿着破烂羊皮袄的身子爬了出来,正是已经昏迷了一夜的单阳,他感到头痛欲裂,口中焦干,刺眼的阳光晒的眼睛都睁不开,单阳伸手摸向腰间,拿出水壶狠狠地灌了一大口水,这才略微舒服一点。抿了抿依旧干裂的嘴唇,单阳挣扎着站起身,眯着眼睛举目四望,昨夜的记忆一点一点慢慢回到脑海。“我居然还活着?”单阳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势,还好,除了在龙卷风里被砂石划伤的皮肤,没什么大的伤。单阳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因为现在,所有的羊都不见了踪影,他不敢想象回去以后该怎么面对暴怒的吾不力,估计连老管家也要被连累。单阳想到这,又颓丧的一屁股坐在沙丘上,滚烫的黄沙让单阳“唔!”的一声弹了起来。“连你也欺负我!”单阳懊恼的一脚向着沙丘踢了过去,“砰!”“啊!”单阳一脚踢在沙丘上,却狠狠地踢到一个硬硬的东西,单阳抱着脚坐在地上哇哇大叫,连那滚烫的黄沙都顾不得了。

    “什么东西?”

    单阳忍着痛,走向让他受罪的罪魁祸首,扒开黄沙,露出一个黑黑的盒子,水桶大小,四四方方,似铁非铁,似木非木,却比那黄沙还要烫。单阳好奇的用衣袖包着手,把那铁盒子从黄沙里拉了出来,伸手敲了敲,发出“笃笃”的声音,不像是实心的,又抱起来晃了晃,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难道说里面全是金银财宝?听说沙漠向北两天的路程,有一条商道,时常有商人从那里经过,不会是遭到风暴,把这宝贝吹来了吧?”单阳美美的想着,如果里面真的是金银财宝,那就带着他和老管家逃离这里,有了钱,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单阳怀着希冀的心情,伸手去打开那个盒子。“砰砰——!啪啪——!”单阳把那个盒子翻过来覆过去,就是找不到一丝缝隙,这个盒子好像天生就浑然一体,就像是一块石头被雕刻成了一个盒子的样子,根本就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啊。这下单阳犯了难,怎么打开这个盒子呢?

    “有了!”单阳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拿着这个盒子回家,跟吾不力说这里面是金银财宝,是过路的商人给他的,因为他们在沙漠里遇到了风暴,所有的食物都丢了,只剩下货物和几十个随从,他看到单阳有那么多羊,就用这些钱财买下了单阳的羊。“这下子就有交代了,如果吾不力能打开这个盒子,如果没有钱财珠宝,我就可以说那些商人强买强卖,把我骗了,如果他打不开盒子,我就可以说我看着商人打开盒子放进去的,里面全是珠宝!”单阳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高兴,抱着盒子,一身轻松地往家走去。

    “忠叔,我回来啦!”单阳踏进门外的羊圈,对着里面大喊。

    “吱吖!”里面一座小木屋的木门应声打开,老管家从里面急匆匆的走出来,看到单阳,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呼——!阿阳,你总算回来了!你这一晚上,去哪了?你没什么事吧?”老管家担忧的看着单阳说道。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只是昨晚遇到风暴,放羊又放的远了点,就找了一个山洞躲避了一晚。”

    老管家这才放下了心,慈祥的看着单阳说:“还没吃饭吧,锅里有一点吃的,你去洗洗然后。。。等等,你的羊呢?!”

    老管家终于发现了,单阳身后,居然一只羊都不见了!这可怎么得了?让吾不力知道了,死倒是小事,最怕的就是生不如死,吾不力的手段,无非就是那么老三样,饿肚子,抽鞭子,黑屋子。可就是这三样,全加在一起,连续折磨一个月,真的会把人逼疯。曾经就有一个奴隶,犯了错,被吾不力这么惩罚,结果出来以后,已经变得痴痴傻傻,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老管家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看来,只能把过错扣在自己头上了,要是小少爷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自己怎么下去跟老爷交代。”想到这,老管家看向单阳,刚想开口说话,就听见羊圈门口,一道惊喜的声音。

    “阿阳哥哥!”小古丽向着单阳飞奔过去,乳燕归巢一般扑进单阳的怀里,呜哇哇的放声大哭。“阿阳哥哥,你昨晚上哪去了?我们都担心死你了,昨晚那么大的风暴,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傻丫头,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单阳疼爱的摸着小女孩的头说道。

    “昨天晚上很晚了,你还没有回来,忠叔就出去找你,一直找了大半夜才回来,我也一夜没睡呢。”

    单阳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他紧紧抱着小古丽,转头感激的看向老管家,刚想说点什么,突然又从羊圈门口传来一声大喝:“你们在干什么?!古丽,你给我过来!”

    吾不力黑着脸,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气不打一处来。还好现在古丽只有六七岁,什么都不懂的年纪,被外人看到也说不出来什么,可要是在大一点了,被人看到可怎么说?万一传出去什么风言风语,他吾不力这张老脸往哪搁?

    “小杂种,你昨晚死哪去了?我的羊呢?”吾不力恶狠狠地对着单阳说道。

    “爸爸!”

    “闭嘴,你给我滚回屋里去,要是再敢跑到这边来,老子打断你的腿!”小古丽眼泪汪汪的看着单阳,一步一回头,无奈的回去了。

    “主人,你先别生气,听我慢慢跟你解释。。。”单阳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对着吾不力说道。

    “老子才不想听你说什么废话,先不说羊的事,我有没有给你说过,不准你接近我的女儿?你当我说的话是耳边风?今天我就要让你从这个世上消失,免得你以后毁了我女儿的清誉!来人啊,给我把他抓到后院去!”吾不力身后几个大汉,听到命令就向着单阳面目冷酷的走过来。

    “慢着!”老管家大喊一声。

    吾不力看着老管家,愤怒不减,阴沉沉的说:“梁先生,我们一直都很尊敬你,我和我女儿的汉语,算数,都是你教的,家里的琐事你也一直管的不错,但是梁先生,你带来的这个后生,实在不懂规矩,一点尊卑贵贱都不懂,说到底你们都是奴隶,是我的家奴,我要你们生,你们就生,我要你们死,你们谁也活不了!梁先生,我敬你有本事有学问,今天就不为难你了,但是对这个臭小子的惩罚一定跑不了。看在你的面子上,他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今天我就要教教他,什么人,是他碰不得的!”

    老管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吾不力道:“唉——!主人,是我管教无方,才让阿阳犯下如此罪过,要说有错,还是我的罪过比较大。主人,我梁云忠自从来到你这里,一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只是我太宠爱阿阳,没有教好他。他现在还小,只是个16岁的孩子,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宽恕他一回吧,我愿意替他受罚!”

    “忠叔。。!”单阳听到这里,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忠叔都已经70岁了,如何受得了那种残酷的惩罚?

    “主人,我愿意自己受罚,不需要别人代我受罚!”单阳对着吾不力跪着说道。

    “阿阳,你给我滚回屋子里去,以后不准再接近小主人,不然的话,老子打断你的腿!”老管家愤怒的指着单阳说道。

    果然是从老管家这里学的汉语,连骂人都耳濡目染,骂人的方式都如出一辙。

    老管家从来没有这么严厉的骂过单阳,因为从身份上来看,单阳是主,管家是仆,但是今天这样的局面,如果不骂两句,怕是难消吾不力的怒气,万一吾不力发起火来,干脆两人一起惩罚,那可就糟糕了。

    果然,好的不来坏的来,吾不力仰天哈哈大笑几声,冷笑着说:“好一个叔侄情深啊,老子我懒得选了,干脆你们一起受罚吧!”

    老管家听到这里,马上跪下来大喊:“主人,你要罚就罚我吧,不要惩罚阿阳啊!主人,主人——!”

    吾不力头也不回的走了,几个大汉就过来,像抓小鸡似得,抓着单阳和老管家来到了一间用土砖搭起来的房子,进到里面,用锁链锁住两人的双手手腕,然后高高的吊了起来。两个大汉走到屋子的角落,取下挂在墙上的鞭子,侵在水里,阴笑着对着单阳说:“小子,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接近小主人?今天我就让你尝尝牛筋鞭的滋味!”说完就提着鞭子走了过来,手一挥,“啪!”的一声,单阳后背上结结实实挨了一鞭子,单阳咬着牙关,一声不吭,双眼散发着愤怒与憋屈。

    “呦呵?挺硬气的嘛,我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说完挥手又是一鞭,“啪!”,还是后背,又挨了一鞭,单阳还是咬着牙,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落下。

    “好!再来!”大汉又举起了手,门外突然传来吾不力的声音“等等!”

    吾不力推开门走进来,看着吊在房梁上的两个人,又看向单阳,冷冷的问:“我想起来了,我的羊呢”

    单阳抬起头,看着吾布力说“主人,你的羊,已经被我卖了!”

    “哦?谁买的?卖了多少钱?”吾不力不信的说道。

    “是沙漠那边过路的商人,他们遇到了风暴,食物都被吹走了,只剩下货物和几十个随从,看到我有羊,就全部买走了,至于卖了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反正有一箱子的金银珠宝。”

    吾不力一听金银珠宝,眼睛都冒出了金光,对着两个大汉说:“快,都放下来!单阳,你带我去看,到底有多少钱!”两个大汉闻言,拿着钥匙把两人放了下来。单阳在前面领路,回到羊圈,把扔在地上的盒子拿给吾不力说“所有的钱都在里面了,我看着他们放进去的!”

    吾不力一看,哇!这么大个盒子,如果真是单阳说的珠宝的话,那可真是赚大发了!吾不力拿起箱子,是左边扣,右边抓,怎么也打不开。吾不力阴沉沉的抱着盒子对单阳问:“喂!怎么打不开?”

    单阳装作很害怕的样子,低着头说:“我也不知道啊,反正钱在里面就对了,我是不会骗主人的,我可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吾不力听了也觉得似乎有道理,他也对自己的威严感到自豪。“看来我在下人们的眼里还是很有威慑力得嘛!财不外露,回家再慢慢看。”这么想着,吾不力对单阳说:“行了,今天的事就算了,但是你记住,以后不准在接近我女儿,不然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单阳心里松了口气,对吾不力施以抱拳礼道:“谢谢主人!”

    吾不力好像很喜欢这样的礼仪,满意地点点头,带着两个大汉,抱着盒子走了。

    “呼——!”单阳和老管家不约而同的出了一口气,一起跌坐在地上,两人相视一笑,当然是苦笑。今天算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峰回路转,只挨了两鞭子,不幸中的万幸吧。

    “阿阳,回房间,我看看你身上的伤。”老管家关心的扶起单阳,回到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