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祸从天降
    “轰隆隆!!”远处飘来一朵乌云,要下雨了,单阳坐起身,手里甩了一下皮鞭,驱赶头羊带领羊群准备回家了,已经下午了,看看远处那朵乌云,他要尽快把羊群赶回家,不然一旦下起了雨,羊群受到惊吓,就会到处乱跑。走丢一只羊,他会受到吾不力残酷的惩罚!他可不想受这样地苦,所以拼命地带领着头羊往家跑。

    单阳急匆匆的赶着羊,天边那朵乌云越来越近了,离家还有一段路,他必须在快一点,才能在大雨来临前把羊赶回圈里。

    “嗵!!!”一声巨响,一颗火球就那么突然地从天上掉下来,砸在了羊群前方,激起的烟尘,让远隔数十步的单阳都能感受到那巨大的威力,冲击波在地面上炸出来一个圆圈,不停向周围扩散,野草乱石漫天飞扬。羊群受到惊吓,已经不受控制的四散奔逃。过了半晌,单阳才放下挡住眼睛的那只手,惊惧的看向那个大坑。“沙沙沙。。”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移动,突然,一只手出现在大坑边缘,抓住大坑的边缘,慢慢的爬了出来。

    “啊?!”

    单阳吓得转身就想跑,可是一转身,又是一声巨响,这次不是火球了,而是一个“肉球”。原来是个大胖子,从天上掉了下来,不过他可没有坑里面那位那么狼狈,胖子落地以后,就那么稳稳地站住了身子,看向单阳的身后。单阳顺着胖子的目光回头看向大坑,这时候那个坑里的人终于爬出来了,原来是个年轻人,全身的衣服几乎都被烧焦,几乎连重要部位都快遮不住了。年轻人抖了抖身子,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衣衫破烂,又扭扭脖子,抬头看向胖子说:“满风,没必要赶尽杀绝吧,我要真的拼了性命不要,最少也可以跟你同归于尽的”。

    胖子一脸愤怒地指着年轻人道:“玄尘,有什么遗言现在可以说了,就算拼了性命不要,我也要报我的夺妻杀子之恨!”

    “哼!笑话,要不是我之前心存愧疚,对你总是手下留情,不然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至于你的妻子,那是她自己水性杨花,怨不得我,你儿子的事就更不能怪我了,是他娘只想跟着我,不想带着他走而已,我看他那么可怜,留在世上也只能活活饿死,你又去了火阳山,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小孩子受苦,只好结果了他,这一切,都只能怨你自己!放着娇滴滴的老婆不守着,非要去学什么高深心法,想修炼就不要娶妻生子啊?是你自己不负责任,你还怨我?难怪你老婆死活也要跟我好呢,你自己废物也怨不得谁!”

    “啊!!闭嘴!”

    满风终于忍不住了,他右手成爪,像是在蓄力,“呼!”一颗火球悬浮在了手心之上,越来越大,周围温度越来越高,似乎连空气都被点燃了。单阳忍受不了这极高的温度,向后急退了几步。玄尘看着满风蓄力,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只见他双手平举,似乎也开始蓄力,却没见到任何东西。终于,胖子满风出手了,他手里那颗火球,向着玄尘狠狠地砸了过去。却见那玄尘,看见火球来了,却不闪不避,依然保持双手平举的姿势。“砰!!”火球飞到玄尘面前,却突然散开,形成了一片火幕,玄尘已经被围在了里面,满风双手不停,“砰砰砰”的一直往火幕上面仍火球,火越来越大,火幕却依旧纹丝未动,突然从火幕里面传出来玄尘的声音“满风,看来今天真的是要不死不休了,好!那就看看我们到底鹿死谁手!”话音刚落,玄尘就开始了反击,他双手一推,面前那片火幕突然就向着满风飞去,满风看到玄尘还有力气反击,也是惊疑不定,却也更加愤怒,出手也不留手了,也是双手一推,一道火浪顺着双手飞了出去,“砰”地一声,火幕和火浪在空中相对了,冲击波再次爆发了出来,强烈的罡风把站在不远处的单阳“呼”的一下吹飞了出去。。。

    “啊——!”对决的两个人同时怒吼,都在拼命地向对方发功,只是看起来一个在攻击一个在防守,场面似乎陷入了焦灼。“轰隆隆!”远处那朵乌云,终于飘了过来,豆大的雨点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哈哈哈!!满风,看来老天都想让你死,那今天我就替天行道吧!哇哈哈哈哈哈!!”

    正在焦灼状态的两个人,此刻场面却发生了变化,满风的火焰越来越小,而玄尘控制的火幕,火焰也已经大大减少,火幕也已经向着满凤推进了不少。

    “满风,让我来送你一程!”

    玄尘大喝一声,双手一震,一道气浪打在了火幕上,大火瞬间四散,然后熄灭,气浪去势不减,从满风身上穿了过去。。。。

    满风依然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动,但是手上已经没有了火焰,天上的雨落在满风身上,发出“嗤嗤”的声音,一道道白色的蒸汽散了出来,就像是往火堆里滴水一样。终于,满风慢慢的跪了下来,然后趴在了地上。玄尘看到对手倒地,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费尽了全身的力气。

    大概过了盏茶的功夫,玄尘慢慢从地上坐起来,走到满风尸体前,蹲下身,对着尸体一阵摸索,从满风腰间摸出来一个布兜,打开看了看,似乎很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举起右手,对着满风说“下辈子,做个凡人吧!”说完就手一挥,一道气弹向着满风丢了过去。突然,趴在地上的满风,一个翻身,手里打出去一颗火球,向着玄尘飞了过去。

    “轰!!”

    单阳等到那强烈的气浪吹完,从石头后面露出头的时候,前面已经没有了两个人的踪影,连尸体都找不到了,只剩下一个比之前还要大的大坑。单阳壮着胆子走到大坑旁边,这才真切的感受到刚才两个人的交锋有多大的威力。

    这应该就是老管家所说的分金断石的境界了吧,单阳在心里默默地想。

    “哦天哪,这下糟了,我的羊呢??”单阳突然惊醒过来,看着四周欲哭无泪,刚才光注意着“看戏”,没想到自己的羊全都跑得不知踪影了。

    “一定要找到啊,不然晚上回去没饭吃不说,一顿打肯定是少不了的了”。单阳焦急的举目四望,终于,他看到远处的一个草丛里,一只大大的弯角羊,在那边看着单阳呢。

    “啊,是头羊,这下好了,找别的羊全靠你了!”单阳大喜,带着头羊去寻找其他的羊。“哗啦啦”,雨不停的下,还越下越大,这样的天气里,想找到全部的羊的希望更渺茫了,天气好的时候都不好找,更别说下雨的时候。头羊不停地叫着,呼唤着其他的羊,单阳只能漫无目的的跟着头羊。现在已经快要晚上了,他必须尽快的多找到羊,不然到了第二天,就算找到了也只能找到一堆骨头,不远处就是沙漠,那里面的狼群可是非常凶残的,走丢的羊,在这里可绝对活不过第二天。单阳跟着头羊,一直走啊走,他现在除了相信头羊,别无他法。可是羊不是狗,不能闻着气味寻找,只能凭着以往出来吃草的经验来寻找。越走越往西,头羊记得三个月前在这边吃过草的,可能会有同伴跑到那边去也不一定?可是它毕竟是动物,不懂得水土流失是什么,三个月前那片草地,现在已经变成了沙漠了,单阳前段时间还去那边看过呢。

    天已经黑了,因为下雨,天黑的格外的早,到现在也只找到了将近一半,还有好多没找到呢。

    “呼!”单阳找了一个背风的土坡,土坡上长满了灌木,单阳用腰间的柴刀砍了一些,打了一个简易的避雨棚,这种活在他手里完全是小儿科。坐下来吃点干粮喝点水,只要头羊在身边,别的羊就不会乱跑。单阳终于可以坐下来整理一下今天的思绪。今天这一天,就像做梦一样,居然能看到真正的功法对决,实在是太震撼了。可是他更多的是羡慕,为什么他就不能修炼呢?明明有老管家帮忙,言传身教,可是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怎么就这么笨呢?单阳不甘的盘坐在地,试着运行一下真气,还是一样,根本感受不到运行法门。单阳泄气了,“还是先把羊找到再说吧。”单阳站起身,牵着头羊继续寻找。

    此刻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雨还没停,只是下的小了,单阳跟着头羊已经在这片已经变成了沙漠的地方找了一圈了,一只羊也没找到。“哎,算了。找不到了,回家挨顿打就挨顿打吧,这么晚了,别让忠叔(老管家)和小古丽担心了”。单阳想到老管家和小古丽担心的样子,心里就一阵难受,他们是世界上唯一对他好的人了,不能让他们担心的。这样想着,单阳赶着羊打道回府了。

    天上不停地打着闪电,没有月亮没有星星,能见度极低,单阳摔了不少跟头,加上白天被打斗波及到,现在浑身就没有一处地方是不疼的,他步履蹒跚,咬着牙跟着羊群走,风越刮越大,看起来又要开始下大雨了。单阳在心里默默的诅咒“这该死的天气!”。也许是作为对单阳这句大不敬的话的回应吧,风愈加的大了,天上的闪电就没停过,单阳耳边“轰隆隆”的雷声不绝于耳,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天地间一片末日的景象。单阳看不到,在他的正前方,一道巨大的龙卷风,正在向着单阳席卷而来!单阳走的更加吃力了,他还要兼顾着他的羊,此刻羊群又减少了一些,在这样的天气下,羊群还没全部跑散,算是给面子了。终于,单阳撑不住了,他跌坐在地,看着这恐怖的天象,嘴里满是苦涩。

    “就算是骂了你一句,也用不着这样对我吧?我是做了什么孽?又让我父母双亡,又让我当奴隶,又让我来到这大西北的苦寒之地,你不如直接整死我,我也不用受这么多苦,可是你为什么要折磨我?”

    单阳仰天大喊,委屈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一向坚强的单阳,这一刻终于是忍不住,往日的种种凄惨涌上心头,愈加的伤心,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人,他索性就放开了嗓门嚎啕大哭,可是回应他的,只是那满天的黄沙。

    “呜哇哇!”正在大哭的单阳感觉不对劲了,他擦了擦眼泪,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龙卷风,不由自主的停止了哭声,张大着嘴巴呆呆的看着龙卷风,吹进嘴里的沙子也顾不上了。

    “呼!”单阳感觉自己会飞了,这一刻的感觉,太妙了!这晕晕乎乎的感觉,像在做梦,真希望永远也不要醒来,就这么晕晕的飞在天上,自由自在,忘记时间,忘记痛苦,忘记烦恼,忘记世间的一切,永远无忧无虑的飞翔。“砰!”不知过了多久,单阳重重的摔在了黄沙里,幸福的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