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邋遢少年
    咩咩!这是成群的羊在悠然吃草的声音,头羊带着羊群,穿过一片矮矮的栅栏,来到不远的一片草地,低头苦吃。在羊群后面,一个衣衫破烂,形容邋遢的少年,手里拿着鞭子,腰间挂着干粮,躺在一块青石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好一片安宁祥和的景象。

    “阿阳哥哥!---”听见有人喊他,少年懒洋洋的坐起身,揉了揉眼角的眼屎,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小女孩,手里拿着一个羊皮包,蹦蹦跳跳的向少年跑来。少年看着小女孩,眼睛流露出温柔的光芒。待小女孩走近了,少年摸摸小女孩的头,问:“怎么了古丽?”古丽在伟吾尔语言中是花园里的花朵的意思。“阿阳哥哥,你忘了带水了,今天你可是要放一天的羊呢!没有水可熬不住哦”。

    少年接过羊皮包,里面有个水壶,少年看着水壶,心里流淌着感动。他知道,为了这口水,古丽可是要跑到很远的河边去打水,然后再跑来送给他,她还是个孩子啊!少年蹲下身,摸着小女孩的头,宠溺地说:“小古丽,等下阿阳哥哥去给你找找你最爱吃的红梅果,你先回家去,哥哥放完羊就回去!”

    古丽乖巧的答应一声,又蹦蹦跳跳的跑远了。少年看着小女孩的背影,无奈的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唉--!”

    少年名叫单阳,地地道道的汉人,原本生活在南方一个叫做江南的地方,因为朝中党派之争,被下令满门抄斩,小单阳却侥幸活了下来。官兵们来抓人时,府里的管家带着小单阳躲在后院的一口枯井里,躲过了官兵们的第一波追捕。等晚上出来的时候,府中已经鸡犬不留,管家在大难来临前,老爷交代他,如果有什么不测,一定要带着小少爷,躲得远远的,留住单家最后一丝血脉。管家没想到,灾难居然来得如此之快,连一点准备都没有,只好仓促的带着小少爷躲在枯井里整整一天,水米未进,此刻已是饥肠辘辘,管家去厨房找了点吃的,顺便伸手在锅底上摸了一把,拿着食物出来,抱起放在门边的小少爷,把自己和小少爷的脸抹的脏兮兮的,吃饱喝足,管家迅速的收拾了一些衣物,又乔装打扮一番,抱着小少爷悄悄从后门溜了出来,一路上居然好运气的晃过了无数的明哨暗哨,走水路又转陆路,跑回了管家的老家,找了一个没人的小山谷,过上了隐居的生活。就这样刚过两年,小单阳刚满三岁,华国与最西边的金国发生了战争,华国一败再败,不停的收缩防御,而金国一路高歌猛进,迅速的打到了华国的腹地,却在小单阳的小山谷附近,遭遇了华**队强烈的抵抗,整整五个月,双方杀得是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最终因为金国粮草不济,无奈退兵。但是在金国占领华国腹地时,当地的百姓可就遭了殃,金**队犹如蝗虫过境,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抢银抢粮抢女人,甚至连男人和小孩都不放过,全部抢回去当奴隶,很不幸,小单阳和老管家也被带走了。一路上颠颠簸簸,小单阳和老管家被带到金国的奴隶市场,因为老管家是从大户人家出来的,会识字会算数,还会功夫,被一个畏兀儿农场主看上了,就用了三头羊换走了老管家,奈何老管家以死相逼,农场主无奈的同意了老管家带上小单阳这么个拖油瓶,一起回到了西北。

    放眼望去,满眼碧绿,单阳拿出水壶喝了一口,回头看了看羊群,又开始回想往事。当初刚来到这里时,他很不习惯,气候干燥,昼夜温差大,日照时间长,最主要的,就是缺水。一路上不知受了多少苦楚,好几次差点死在路上,幸亏有老管家,吃饭的时候总是偷偷的多给他留一点,这才活着穿过了沙漠,来到这片草场。草场的主人叫吾不力,是当地很有名气的农场主,家大业大,上次支持金国进攻华国,作为交换条件,可以优先挑选奴隶,价格还有优惠,付出的也只是一点军粮而已,吾不力觉得很划算,只用了三只羊就换回来一个有学问的奴隶,还会几手功夫,当初死活看不上的那个小屁孩,现在长大了还能让他去放羊,买一送一,实在是太划算了!只是家里那个小女儿,居然喜欢粘着那个臭小子,这让他很不爽,超级不爽!他只是个奴隶啊?自己的女儿,怎么可以喜欢跟一个奴隶玩呢?这不是丢他的脸吗?于是他要求小女儿古丽,以后不准跟那个汉人小子玩,不然就要把单阳卖给另一个农场主!那个农场主离这里可是有三天还多的路程呢!单阳看着哭哭啼啼的小古丽,很无奈的点点头。老管家还在这呢,他走了老管家怎么办?他已经把老管家当成了父亲一样,还要给他养老送终呢。

    单阳拿出老管家送给他的一本破书,几乎快看不见字的一本书,封面上四个大字《玄极真经》,这是老管家在单阳16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说是这上面的东西要是练到较深的层次的话,可以飞檐走壁,断石分金,厉害非常!单阳当时很兴奋,如果真的这么厉害的话,他就可以不用再做奴隶了,哪怕是给人家看家护院,或者给哪个镖局当镖师,也比做一个放羊的奴隶好几百倍!怀着这样兴奋地心情,他勤学苦练,想早日达到老管家所说的那极高的境界,可是现实就是现实,不管他再怎么努力,始终过不了第一关:练气。

    照老管家所说,这本书第一步的练气是整本书的基础,后面所有的招式伸展,全都要基于有“气”在身,否则根本练不了后面的所有招式。老管家也有帮着单阳度气,让他感受真气在奇经八脉游走一周天,然后归于气海,再让单阳自己试着调用气海真气自行运转。可是单阳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天赋,无论老管家帮他运过多少次气,他始终感受不到可以调动真气的法门,书上面那些看起来非常厉害的招式,根本和现在的他无缘。老管家经常安慰他,说万一哪天他走路摔一跤,就突然领悟到了方法也不一定?可是从老管家的眼神里,单阳看到了老管家的焦虑,这让他很沮丧。现在他每天放羊,总是一个人静静的想,也许我这一生,就这么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