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0章 你凭什么
    :

    “没种的东西,硬充大瓣儿蒜。吗的,真恨不得直接剁了他们。”马滔磨着牙说道。

    “几个来混水摸鱼的小虾米罢了,理他们做甚?给他们个教训让他们滚蛋就是了。”梁辰淡淡地道,

    “辰哥,您现在可以坐地成王了,这个j省的暗秩序,从现在开始,就是真真正正咱们朝阳的天下了!我这回,要刘华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抓住他,一刀刀地杀他,连杀他一个月,才能报太子的仇!”张岩腮上肌肉怒突,站在梁辰身后,咬着牙根儿说道。

    太子是他最好的兄弟,现在却死了,虽然人在江湖飘,早晚得挨刀,就跟上战场打仗就一定要死人一样,江湖中人对这种事情已经看得很淡了,但每当回想起太子死时的惨像,他还是无法控制心中的暴怒情绪。

    “先让他暂时活几天。杀人,不一定要直接毁灭他的肉。体,从灵魂深处毁了他,让他不断地在绝望中煎熬,或许才是最好的办法。”梁辰轻轻地将手里的钢针放在桌子上,眼里同样有着惨痛且愤怒的光芒。

    外面,又响起了脚步声,几个人一起转头,望着门口。

    门口逐渐被黑影遮住,随后,一个人出现在了梁辰他们面前。几个再也忍不住,豁地一下便站了起来,个个眼里一片通红,闪着骇人的光芒。

    “刘华强,你他吗还真有种,还真敢来?还敢跟我们玩儿单刀赴会?!”张岩狂吼着,遏制不动内心的冲动,便要冲出去,却被高羽一把拉住。

    “岩子,一切有辰哥,坐下。”高羽轻喝了一声道,将张岩摁在了那里。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刘华强居然真的来了。

    刘华强站在门口,脸上没有半点惧色,只是冷冷地望着他们,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梁辰的脸上,眯了眯眼,眼睛里闪掠过一丝阴挚的神色。

    “梁辰,没想到你还活着。”刘华强盯着梁辰,缓缓地说道。同时看了看红木门框上挂着的那一串血淋淋的手指头,眼里有一丝厉芒闪过。

    “你感到很意外么?”梁辰淡淡地一笑,抬起头来盯着他,徐徐说道。

    “不意外。装死原本就是你梁辰的强项。”刘华强冷冷地一笑道。马滔几个人脸上豁然变色,直到现在,刘华强居然还敢这么嘴硬,占这个口头上的便宜。

    “刘华强,口舌之争没有任何意义。你很清楚我们今天约你来这里的目的,所以,还是坐下来,好好地谈谈吧。”梁辰轻弹了一下手指,盯着他说道。

    “你杀了我弟,我也杀了你兄弟,我们在j省之争已经水火不容,所以,梁辰,你觉得我们之间真的有坐下来再谈谈的必要吗?还是你腥腥做态,觉得已经成为了j省真正的无冕之王,所以可以以这种高压的态势逼我怎样呢?”刘华强冷笑说道,看起来,他已经对所有的情况全都掌握了,可是知道了这些情况,尤其是知道了梁辰对j省现在所有的老大都有任免权,他现在在梁辰眼里已经等同于一个死人了,他不仅敢来赴会,而且居然还这样嚣张,简直不要太牛比了。

    “威逼你?呵呵,你这个人。渣倒真不配。你现在只不过是我砧板上的一条鱼而已,想杀你吃肉,随时随地的事情罢了。”梁辰不屑地一笑,针锋相对地回敬了过去。

    “是么?那也未必吧?”刘华强哈哈一笑,“坐下谈倒是可以。不过,这一次跟你谈的不是我,而是我的老大。”刘华强向后让了让,于是,另外一个身影便出现在了刘华强的身后,咬着雪茄,正神色悠然地走了进来,望也不望别人一眼,只是将眼睛凝视在梁辰的脸上,直盯着他,向他走来,脸上浮起了一丝微笑。

    而刘华强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如同一个跟班似的。同时,门口出现了两个面色森冷的人,手长脚长,拳面上布满了老茧,一看就知道是高手中的高手。

    马滔几个人神色一狞,缓缓地围了过去,阻在了他们身前。

    “让周大少过来吧。”梁辰摆了摆手,马滔几个人分两侧站在了一旁,眼神如刀,一遍遍地从刘华强身上梨过,不过刘华强却望也不望他们一眼,只是站在周宇扬的背后,仿佛只要有周宇扬在,他们谁对自己都是无可奈何。

    “梁辰,能再次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周宇扬呵呵一笑道,悠然坐在了梁辰的对面。

    梁辰接过来张岩给他点燃的一枝香烟,深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脸上同样荡起了一丝老友相逢般的微笑来,“我是不是应该谢谢周大少的挂怀呢?”

    “不客气,这是应该的。”周宇扬哈哈一笑道。

    “看起来,刘华强觉得自己死不了,应该是倚仗着周大少你这个底牌喽?难道他刚才还这么嚣张,非但一如既往,而且变本加厉。”梁辰继续微笑道,不过语气已经有些凛厉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