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 证据
    :

    “混帐!”赵满堂踏前一步,怒喝了一声道。

    在汪海全面前,他不敢长喘大气,但梁辰在他眼里又算是一个什么东西?就算他再怎样落魄,也轮不到梁辰在他面前嚣张。

    “你才混帐!你是混帐中的混帐!”哪里想到,梁辰的声音却比他还大,直接怒喝过去,吼得赵满堂登时就是一怔,旁边的李满江和逮满春都有些发傻,满眼不可思议地望着梁辰——就算梁辰是来告状的,可是他居然这么嚣张?敢跟赵老二对着骂?他是不是真的活拧了?

    两个人都是老得快成了精的人物,突然间就想到了极其关键的一个问题,如果不是大哥支持,他又哪里来的这样的底气?难道,大哥是真的想动手收拾赵老二了?两个人一想到这里,心底俱是狂震,李满江不停转头钢胆的手轻颤了一下,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而逮满春的前胸后襟已经湿透了,一张脸油油的,冷汗沿着下巴颌直往下滴。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略略后退了半步,有意无意地让开了梁辰与赵满堂之间的距离。

    “你,想死么?”赵满堂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死死地盯着梁辰,眼中狞光大盛。

    “我不想死,而你,不想死都不行了。”梁辰冷冷地回敬了一句道。

    “大哥,无论他想告什么状,凭着他对副会长不敬,敢在这里当堂咆哮,就应该先执行家法,剁去他的四肢治他不敬之罪再言其他。”赵满堂豁地转身面向汪海全道。

    “我看你是怕了吧?”虞占元嘲讽的语气冷不防在一旁响起,赵满堂勃然大怒,转头狞视着虞占元,“老五,我知道你一向看我不顺眼,存心跟我找茬儿,甚至这小子也是你一手扶植起来用来对付我的。不过,你真的认为,这小子能告得倒我?”他怒吼道,这番话已经是极力克制了,否则的话,还会有更难听的话说出来。

    “告不告得你,你自己说了不算,是盟规说了算。而盟规是会长所定,你这样说,难道是想表达自己已经达到了无视盟规甚至无视会长的地步了?我倒是想问一句,赵会长,咱们之间,倒底是谁真正的不敬?提醒您一句,你现在还没当上会长,就算当上了会长,如果触犯了盟规,也依旧要按盟规处罚,否则,这总盟无规,又何以为继?奉劝您一句,有时候位置并不能决定结果。”此刻,梁辰在一旁冷笑说道。

    “你……”赵满堂被梁辰这一番话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小子牙尖嘴利而且句句叼理,自己一不小心居然被他拐进沟里去了。

    “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赵满堂赶紧低头向汪海全解释道。

    汪海全淡淡一笑,摆了摆手道,“不必说了,先听听梁辰想怎么告这个状吧。”

    赵满堂磨了磨牙,后退了半步,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小子倒底怎么告他的状。

    一群人的眼神重新落在了梁辰的身上,就看见梁辰慢慢地在身上掏摸,半晌,拿出了一个已经被血染得通红的小小黑盒,打开来,里面是一个移动式硬盘。

    汪海全挥了挥手,旁边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男子拿过了硬盘,走到了那个耶酥雕像后去,不久,一幕白屏在众人面前缓缓垂下,视频画面出现了。

    那好像是一家酒店的某个房间,只见,几个男子正强行摁着一个女人给她注射药物,其中一个二十七八岁,染着金色头发的人在镜头中形象格外清晰,面色狰狞而冷酷,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切,无动于衷。当看到那个金毛时,赵满堂眼角猛地一个抽搐,清晰地能够听到他嘴里格崩一声咬牙的声音。而其他几个人则转头神色复杂地望着他。

    最终,那个女子被强行注射进了药物,昏昏睡去,而后,几个男子开始轮流上她,个个丑态毕现,淫笑声响彻整间屋子。

    “那金毛叫赵景泰,是赵满堂的亲孙子。他就是用这种注射毒物并且用强逼迫的手段让这个女子被迫在他们上京的金壁辉煌高级会所卖的,而毁在赵景泰手下或是与他有关的女子,目前已经有三百三十二人,这还是有证据可查的。”梁辰淡淡地说道,接下去,屏幕画面上,又是好几处这样的场面,每个场面中都有赵景泰。

    “你胡说,这跟我孙子根本没有关系,你肯定是用了非正常手段威迫他这样去做的,这是故意栽赃陷害。”赵满堂怒吼的声音响彻整座教堂。

    “老二,稍安勿躁。看下去再说。”汪海全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轻轻淡淡,却压下了他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