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0章 试探
    :

    望着这个死掉的杀手,梁辰眯了眯眼,沉默了片刻,撕下刚才套上的衣服,依旧返回到了牢房中去。

    此刻,外面的守卫已经听到了石牢里的打斗声,纷纷跑了下来,一看到这种情况,登时骇了好大的一跳,举着枪,如临大敌地指着牢房里的梁辰。

    梁辰只是冷冷地望了他们一眼,面向着墙壁转过了身去,再也不理会他们。

    好一阵兵慌马乱之后,一切才都结束了,室内重新恢复了宁静,拖出了那两具尸体之后,居然再没人守卫在这里了。

    墙角处传来了“吱”的一声响,梁辰低头望过去,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来。

    只见墙角边有一只硕大的老鼠正翻着身子在那里,嘴里流出黑色的血来,四肢抽搐着,一会儿功夫后,便动也不动了。

    “馒头里下药,诱我出逃借机击毙我,真是好毒的心机。”梁辰冷笑着,眼里的光芒如针射一般,向外攒射不休。

    正在此时,外面的铁门“哐”的一声响,已经有人走了进来。

    梁辰并未回身,依旧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只是待那个人走到铁栅栏外的时候,一扬手,已经将最开始夹在馒头里的那个纸团扔了出去,被外面的那个人接住,随便一扫,发出了一声让人心悸的冷哼声。

    “有人让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刚才你为什么没有逃?”那个人站在梁辰的身后问道,声音很熟悉,并且透着一股久违的感觉。

    “不逃能活,逃就意味着死。况且,这只不过是一场拙劣的栽赃罢了,如果我真逃了,无论成功与否,都会堕入敌人的圈套。”梁辰淡淡地道。

    后面那个人怔了一下,半晌才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两位会长真的没有看错你,你也没有让他们失望。我也是来替他们捎话来的,他们想对你说,小辰子,好样的。”

    梁辰面对墙壁只是一笑,并没有说话。

    “废话就不多说了,这是一瓶奇药,明天早晨你把它抹遍全身。”那个人将一个黑色的药瓶放在了梁辰的身畔,低声说道。@&@!

    “嗯。”梁辰点了点头应道。

    那个人转身退了出去,随着铁门沉重的一声响,他已经出门而去了。

    梁辰终于转身,拿过了那瓶药,仔细看了半晌,随后揣进了怀里,和衣仰倒在床上,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汪海全坐在椅子里,望着天外漆黑的苍穹发怔,虞占元同样站在他的身后,有些心神不宁。

    “大哥,为什么你能预料到会有人将对梁辰不利,却不出手而是放任为之呢?难道你真的不怕梁辰出什么意外?”虞占元语气幽幽地抱怨了一句。*&)

    “少年人,不经历炼怎能成大器?况且,如果他真的要这样死了,那也证明,他没有到我这里告御状的资格。”汪海全淡淡地一笑道。

    “可是……”虞占元有些不服地张嘴刚想说什么,却被汪海全举手打断了,“我知道你心疼他,但这是他必须要经历的一关。只有过了这一关,才能让我真正能狠得下心来去做些什么。否则的话……”汪海全说到这里,长声一叹道,语气里不胜唏嘘,不胜感慨。

    “你的意思是说,想借这个机会看看倒底有没有人真正起了歹意反心?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想造反?”虞占元怔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大喜道。

    “呵呵,小元子,比起梁辰来,你的反应还是太慢了。”汪海全摇头说道,脸上也不知道是挪谕还是什么的神色。

    “他还不是我教出来的?青出于蓝,也正常。”虞占元老脸不红不白地道。

    “你教出来的?你能教出这样的人物?就算是你碰到这种人物,也是你的幸运了。”汪海全禁不住哑然失笑道。随后又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个试探罢了,却没有想到,居然真的有人能把手伸到了我的家里来。小元子,你说,这个人会是谁呢?”

    “很有可能是赵老二。”虞占元咬着牙道,腮畔两块腮肉怒突出来,恨恨地道。

    “也有可能是李老三,或是逮老四。”汪海全挑了挑寿眉,转头看了看他。

    “反正,无论是谁,都该死。这不是摆明了早就暗藏祸心么?也证明了,如果他们要是真想的话,会不会就随时有机会对你不利?真是该死。”虞占元眼里有着无比愤怒的火花儿。

    “唉……”汪海全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原本清澈的眼神有些黯然起来,一瞬间,现在的他看上去真的像一个九十岁的老人了,而不是曾经那个精神矍烁的长者。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照射进来时,梁辰已经开始在屋子里打拳,抓着铁栅栏将身体水平竖起,直到有人走进来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