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时机到了
    :

    站在河堤处,梁辰手扶着栏杆,静静地眺望着远处被风吹皱的河面,杨忠勇走了,两个人的密谈就在这场远眺北海的郊游中结束了。

    到现在,梁辰依旧还有些发怔,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居然真的能够在某一天能够跟秋天将军这样代表着一个强盛国家的领导人在谈条件,而且所谈的条件还桩桩件件涉及到了国家及朝阳的未来。

    这让他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感觉这一切都是这样的不真实。

    真到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他还有一种巨大的虚幻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如果不是直烧到唇边的烟蒂让他感觉到了极烫的痛楚把他拉回到现实中来,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这样继续站多长时间。

    深深地吸了口长气,梁辰活动了一下身体,身体里传来了噼噼啪啪的骨节响声,显示着与青春有关的力量和激情。

    “那么,接下来,我真的就应该为朝阳的崛起做准备了。不过,暂时间,我还是不能回江城了,要先将外围及上层打扫干净,然后,再言其他。”梁辰唇畔牵出了一缕微笑,转身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

    已经解决了一个最大的后顾之忧,并且从秋老将军的言谈中他已经很清楚,马家这一次已经触及到了老爷子的底线,估计要不了多久,马钰梅首当其冲会触触霉头,搞不好甚至会被弄下台去也说不定。

    所以,梁辰和朝阳现在所要做的就是马钰梅的隐忍,不给他太多机会。同时他也相信在这段时间内,秋老爷子也不会让马钰梅折腾得太凶,如果真把朝阳祸害惨了,秋家的面子也必定是挂不住的。所以梁辰现在的朝阳也根本不必去理会马钰梅,就是一个字,等。华夏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不报,时辰未报,对于马钰梅,梁辰相信她必定最后会自做孽不可活的,终究会有人来收拾她,而且时间不会太长。

    至于刘华强和莫胖子两个人,梁辰也并没有放在眼里。通过秘密渠道和这么多天以来的蛛丝蚂迹探寻,如果他还不知道两个家伙明面儿是j省的老头,其实暗地里就是两大家族的走狗,那他现在也真是白混了这么长时间了。

    这一次,莫胖子依旧没有出手,龙天行也依旧保持着沉默,但刘华强却跟一条疯狗似的开始放出来疯狂地咬人了。一想到还在不得已经跑路的马滔还有躺在医院里的李铁更有因自己而死的太子,梁辰心底下就如刀割一般的痛。

    这是他的疏乎。

    他根本没有想到,刘华强这一次居然动真格的,完全撕破了脸皮疯狂地出击。一方面,是与梁辰有着永生永世都无法和解的血海深仇,而另一方面,恐怕也是出于周家的授意,要他尽早趁着j省现在暗秩序权力真实阶段控制住j省的暗秩序局面,成为真正的地下老大,到时候,给予他在j省大展拳脚提供帮助——有了吉长重工做壳子,他可以大肆兼并相关类的工业行业,无论大小,一律通吃,只为了到时候多弄几个公司上市圈钱,再利用国家的利好政策套取国家无偿投资。当然,这一切都需要自己的公司借助阮家还有马家的力量去做些手脚,从上层施加压力,而刘华强这条狗在地下暗中摆布咬人进行威胁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种手段了。所以,刘华强也是如此急迫地想要在j省建立自己的真正王朝。而这一切,有了周宇扬的黑金支持,还有未来巨大的利益预期,更有了可以得报血海深仇的机会,刘华强这条疯狗想不出来咬人都不可能了。

    而梁辰原以为以刘华强的谨慎暂时不会这样去做,他还想着等吉家那边事情一了,暗地里再回江城去做安排部署,却没有想到,刘华强提前的这一轮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打得他颇有些措手不及了,尤其是想到因自己而死的太子……他不敢再想下去。

    “刘华强,这一次,我们应该真正做一个了断了。”梁辰冷冷地捏碎了手里的烟盒,散碎的烟丝从指缝儿中簌簌落下,随风飘荡。张开手,掌心里已经掏出了一把鲜血来,刺目腥红。

    转身而走。

    这一次,刘华强是必须要死了。无论是从大局大势,还是从个人恩怨,他都要死。最重要的是,这也是梁辰手下第一个兄弟战死,哪怕付出天大的代价,刘华强也死定了。

    坐在飞往上京的航班上,梁辰倒扣着帽子,怔然望着天外的云朵出神,大概是心底所想的原因,那云朵时而幻化成了李铁满身是血的身影,时而又幻化成了剃着大光头的太子那豪爽的笑容,最后是刘华强阴森而冷厉的脸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