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赌
    :

    “说完了?”秋老将军冷冷地凝视着他,凝视着他的眼睛,寒气森森地问道。

    “说完了。要杀要剐,随您的便吧。总之,我不想再做炮灰。况且,做了炮灰,早死晚死都是死,既然结果已经是注定的了,与其被摆布屈辱而死,还不如提前就这样死了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梁辰狂笑道,仰头望向了对面百米外一栋栋高高的建筑物上的那个折光的镜子,大笑说道。

    “既然你想死,那我便成全你。只要你再往前一步即可。”秋老将军冷哼了一声,望着梁辰,缓缓地说道。

    “踏前一步又能怎样?”梁辰狠狠地一咬牙,直接便抬起了脚,一步便踏了过去。狂怒之下,他已经彻底豁出去了。

    假死的这些日子里,他已经把前因后果所有的事情都想得明明白白,他很清楚现在自己在做什么,有很大的可能是在向地狱中不断地迈进,甚至,幻觉中他都能听得到死神那疯狂的笑声。

    可是现在他能停下来吗?如果真的停下了脚步,畏缩了,那他就不再是梁辰,不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这辈子就会永远地缩在高楼大厦的阴影之下,默默地舔舐伤口,默默地孤独流泪,默默地咬牙切齿地怨恨却不敢向他的敌人用生命和鲜血发出反击。

    不,绝不,他绝不要做这样懦弱的男人,绝不要做这样没用的废物。今天,就算是死,他也要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证明自己永远不会低下高傲的头颅——只要他不想,这个世界上便永远不会有人让他泯灭铮铮傲骨,真正地低下头颅,谁都别想!

    哪怕,现在站在他眼前的,是整个共和国最强大的人之一,是能影响甚至决定整个国家前途和命运的人之一,他也在所不惜。

    现在的他,就如同一块要天火窟窿的石头,一往直前地冲向那个焚天烈火的天坑,就算是砰然爆裂,也无怨无悔,永不低头!

    “啪!”并没有预想中的子弹射击的声音,也没有看到身上迸溅的血花,他只看到了一只虽然已经枯老却宽大有力的手掌抡了起来,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他愣在了那里,上下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的他确实被这一巴掌惊住了,却不是因为秋老将军出手打他,而是因为自己居然仅仅只是挨了一巴掌?

    预想中呼啸而至的枪弹呢?那些随时准备扑出将自己抓住的警卫呢?怎么都没有出现?自己如此的放肆,甚至暴怒中与秋老将军接近如此的距离,却并没有换来暴烈的还击,只不过是迎来了秋老将军的一巴掌?

    他居然没有横死当场?而刚才,他可是已经做好了随时死在这个院子里的准备。@&@!

    捂着脸庞,梁辰怔怔地站在那里,望着秋老将军,眼里一片迷茫彷徨与不知所措,他确实有些发懵了,这个结果也确实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梁辰,可能你现在疑惑,为什么自己没死,是么?”秋老将军收回了手去,依旧负手而立,站在他的面前,望着他,冷冷地问道。

    “是。”梁辰沉默了片刻,放下了手,沉声应道。同时抬头向着远处望过去,却不知道从何时起,对面高楼上的瞄准镜已经消失不见了。

    “如果我真像你所说的那样不堪,现在你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意图行刺国家领导人的罪名之下,不仅是你,恐怕你的朝阳也会在一夜之间被完完全全地连根拔起,寸草不留。”秋老将军寒意迫人的眸子盯着他,寒声说道。

    梁辰愣住了,琢磨了一下,抬起了头,“我不知道您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是想向我做一个解释,还是在威胁我?”*&)

    “混帐,我需要向你一个毛都没干的小子解释什么?威胁你什么?梁辰,你的政治情商真的这么低?”秋老将军笑了,是被气笑的,举手戟指点着他骂道。

    “我……我,确实不会搞政治。”梁辰愣了愣,如果他再不明白现在秋老将军的态度,那他就可以去买块豆腐撞死了,摸了摸鼻子,悄然间避开了秋老将军的眼神,低声说道。

    “你确实不会搞政治。如果你真的进了官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最后也只能落个凄惶无比的收场。”秋老将军摇头叹了口气道。

    “梁辰,你刚才的疑惑与指责,我都懂。如果换了我是你,我也同样会无比的悲愤,但如果悲愤就能解决问题,如果动不动就以生命为代价为发动无助的口水攻击来,只求一时的渲泻来发泻你的愤怒,梁辰,我觉得,这是不智,也是最愚蠢的表现。”秋老将军语众心长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