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5章 :再见秋林
    :

    “小辰子,你他吗可想死我了。”梁辰刚上一车子,车后座上的秋林狠狠地便给了梁辰一拳,力量之大,让梁辰身体禁不住向后一倾,如果不是车门已经关上了就险些栽出车门去。

    “有你这么想人的吗?你还不如一拳打死我算了。”梁辰坐稳下来笑道。他要去拜访秋老将军,秋林是最好的人选之一了。当然,杨忠勇也可以,不过总不能让人家一个堂堂的副总参来接自己吧?

    “梁辰你好。”这个时候,前面坐着的一个女子已经转过头来,就是秋林的那个未婚妻,冷若孱。香风扑面,一张淡雅宜人的娟秀面庞已经带着微笑转过来望着梁辰。

    “若孱你也好。”梁辰笑笑说道。对梁辰来说,心底下对这个冷若孱还是十分感激的,如果不是她的父亲冷春棠关键时刻出手,给钱钟培打电话,或许他的朝阳也能度过那一劫,不过,相比之下却要凶险得多了。谢乌及乌,对于冷若孱他是真心感激的。当然,这里面也有秋林的因素了。毕竟,她是秋林的未婚妻,自幼对他就是痴情不已,曾经经的经历让梁辰听了之后都说不出的感动。

    “行了,别磨叽了,开车吧。”秋林向着冷若孱大手一挥,好像满脸不耐烦的样子似的,态度很生冷硬横,但眼里的爱意却是不经意间流转,只不过,他表达爱意的方式多少与普通人有些不一样罢了——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从那场撕心裂肺的爱恋中走出来了,在冷若孱的爱情滋润下,已经重新恢复了往日的神采飞扬。

    冷若孱倒也不生气,只是抿嘴一笑,脚底下一踩油门,熟练至极地驾着车子沿着旁边的通道驶了过去。

    “你小子这一次真把我吓惨了,我还真以为你挂了,这一次就算你的兄弟不去吉家,我也必须要去t国吉家给你讨个公道了。吗的,可真吓死我了,你要死了,就算老爷子责罚,哪怕付出任何代价,我也要把吉家连根拔起!”秋林揽着梁辰的肩膀,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

    “没事儿,我命硬着呢。”梁辰呵呵一笑道,拿出了一枝雪茄递给了秋林,秋林一边伸手去接,一边下意识地通过倒后镜看了前面的冷若孱一眼。

    “没事儿,你抽吧,难道梁辰回来了,抽枝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冷若孱稳稳地把着方向盘,向着镜子里的秋林嫣然一笑。

    梁辰看到了这一幕有些忍俊不住,刚才秋林这小子表现得还很是一派大男子主义的派头,可连抽枝烟都要事先用眼神询问一下冷若孱,这小子,摆明了就是一个妻管严,不过别说,他还真找到克星了。

    感觉到梁辰眼神有异,秋林老脸登时一红,恨恨地瞪了冷若孱一眼,“我抽不抽烟的,你多什么嘴?发表什么意见?用你管我吗?你管得了我吗?”

    冷若孱也不生气,只当没听见,抿着小嘴继续开车,不过眼角余光却不时地掠上秋林一眼,眼里尽是一个母亲溺爱孩子般的爱意。梁辰见状,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兄弟,算了,别在这儿装了,明明是妻管严,还摆出一副大男人的派头来,有意思么?再说,我觉得若孱管管你也是正确的,你这匹脱缰的野马也该找个女人给你套上笼头了。”

    “切,她管我?她能管得了我么?我秋林什么时候让女人给管过?除了我妈之外,这天底下能管住我的女人还没生出来呢。”秋林狂撇嘴,做极度不屑状,不过终究梁辰递过的那枝雪茄还是没敢接,只推说自己嗓子疼。

    “你能长大不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真愁死我了。”梁辰摇了摇头,想了想,自己倒是也把雪茄收起来了,有女人在,他也不好意思在这个密封的空间里抽烟,确实不太好。

    “你抽你的,甭管我,我是准备要孩子才不想抽的,你又不着急要孩子。”秋林抢过来给他点上火硬塞到他嘴里,让梁辰颇有些哭笑不得。

    “要孩子?你们要结婚了?”梁辰怔了一下,随即大喜道。

    “我们已经结婚了,嘿嘿,只不过是秘密结婚而已。”秋林嘿嘿一笑道,抬头看了冷若孱一眼,情人之间的眼眸这一刻完美对视,那浓浓的深情在对视中彰显无疑。

    “真好,祝福你们。唉,早也不告诉我一声,什么贺礼都没带来,真是……”梁辰摸遍了全身也没摸到什么东西,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真是不好意思了。

    “咱们兄弟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个吗?回头我啥时候去江城你请我吃顿饭就完了呗,还用得着这么客气?真是。”秋林哈哈一笑,揽着他的肩膀说道。

    “对了,你这一次倒底是怎么回事啊?弄得跟真事儿似的,我真要被你吓死了。”秋林不停地深吸着气,当时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险些没背过气去,那是真被吓到了。

    “没事儿,只不过是想玩个假死耍耍那些敌人罢了。”梁辰呵呵一笑,这件事情倒也没有深说。这并不是他信不过秋林和冷若孱,而是有很多事情他出于种种现实需要的考量了。

    “你的敌人……呵呵,小辰子,你的敌人可真不少啊。”秋林一提到了这个话题,禁不住咂起了嘴来。

    “哦?你也知道?说说看。”梁圾挑了挑眉毛,微笑问道。

    “什么周家,龙门,还有什么全国总盟的那几位大佬,反正,不少就是了。不过,别的倒也没什么,有我们秋家在,谁敢动你还真得好好想想。问题是那马钰梅那个疯子,她现在可是真的盯上你了,唉,说起来,这一切都怪我。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至于惹出这么多祸事来了。”秋林说到这里,神色黯淡下来,轻轻地叹了口气道。

    “你别这么说,我们是兄弟,说这种见外的话有意思么?”梁辰摇了摇头,将窗子嵌开了一条小缝儿,叨起了根烟来,点燃,任烟雾飘出了窗外。

    “唉,小辰子,你是不知道这个鬼女人的厉害之处,她老爹以前也是国字号的人物,曾经因为政见不和,跟老爷子掐过无数次,后来文\革的时候被打下去了,虽然没死,后来也恢复了名誉,但那时候身体已经不行了,便退了下去。不过他的儿子也是红二代,后来也起来了,现在同样跟我那个二叔一样,是国字号的人物,在他的提拉下,马钰梅同时也借助第二任夫家的力量,同样蹿了起来,现在也成为了国家号的人物,虽然资历还浅,但再给她一些时间,她肯定也是一位中央大佬。我真后悔,当时把你也牵了进来。现在,估计她已经摸着脉路,瞄准你了,就算没办法证明确实是你做的,但那个女人属于典型的疯子,一旦摸着一点儿苗头就敢出手,典型的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的一个的白色恐怖主义者。之前你险些被抓进局里去就是她指使人做的,现在,就算你假死,她也没有放过你的朝阳,马滔跑路也是她弄出来的祸事。如果再没人出手的话,恐怕你的朝阳真会被她连根拔起也说不定。吗的,恨死我了!”秋林说着说着已经烦心了起来,前面的冷若孱并没有说话,却打开了车子的储物盒,从里拿出了一盒软中华反手递了过来,那种无声的贴心倒真是令人感动了。

    “她的夫家是做什么的?”梁辰凝神思考了一下,缓缓问道。

    “她的夫家老爷子以前曾经是一个红色资本家,建国时向我们投诚了,倒是也没出过什么太厉害的人物,但现在他们家的子弟还掌握着不少国企,从经济角度来说,也可以说是很牛逼的了。现在他们政经结合,还真不太好对付。”秋林哼了一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