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1章 :风消雨散
    :

    “哦?你真的相信不是你的兄弟一时激愤杀人?”吉宁转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复杂。其实,他现在隐隐地也有一丝害怕和担忧,如果真的是梁辰的兄弟做的这件事情,恐怕,梁辰非但不会成为吉家的外家家主,相反,他会成为吉家永远都不能接纳的仇人,并且,他跟刘莎莎想在一起恐怕也不可能了。

    “呵呵,我的兄弟或许会一时激愤,或许会一时悲怆,或许会有这个想法,但我相信,他们不会这样偷偷摸摸地去做这样卑劣的事情。”梁辰仰天望向夜空,淡淡地说道。

    “你凭什么这样肯定?”吉宁皱起了眉头,不过梁辰的笃定还是让他心底稍安。毕竟,他也不愿意凶手是梁辰的兄弟。

    “因为他是我的兄弟,不会害我们。”梁辰淡淡一笑道,他的回答,有着与高羽惊人的雷同和相似。

    这一刻,吉宁的心底突然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动,因为他突然间发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异姓兄弟之间的那种叫做心灵共同的东西。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无言的默契?

    或许,这也是因为他们共同的精神特质和对彼此间毫无间隙的信任的结果吧?

    “这句话,已经让我第二次感动了。”吉宁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说道。

    “嗯?有人说过相同的话么?”梁辰扬了扬眉毛,一笑问道。

    “有,你的那个兄弟,高羽。”吉宁点了点头道,想起了那个剑眉朗目的年轻人,他笑了,笑得很欣慰,有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帮助梁辰,这是梁辰的幸运,当然,或许也是吉家的幸运了。如果不是这个年轻人老成持成,做人稳重,恐怕现在吉家已经血流成河了。

    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随后,几个强壮的士兵在谷外用泰语喊了一声,“报告”。

    吉宁刚要喊一声“进来”,梁辰却竖指在唇上,向他比了一个手势,吉宁怔了一下,便即会意,点了点头,随即大步走了出去。

    外面响起了低低的交谈声音,不多时,吉宁已经龙行虎步地走了进来,望着梁辰,脸上露出了一丝无言的激动,“梁辰,你的信任果然是有道理的。阿婆并不是张凯杀的,你的兄弟确实有值得你相信的资格。”

    “现场情况是怎样的?”梁辰对这个结果倒是丝毫没有感动意外,只是点了点头,随后皱眉问道。阿婆遇刺,在让他震惊和悲痛的同时,也对这件事情充满了疑惑。倒底是什么人想趁机混水摸鱼呢?这个的目的倒底何在?

    “当时击碎现场玻璃吸引警卫出现的是另一个人,因为当时的射击角度是窗外,而不是窗内,你兄弟当时则在屋内,这第一点就已经让张凯是否是杀人凶手划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第二点,阿婆现场两只手有枪伤,虽然弹壳被捡起了,但通过我的人和你的人共同检测,这是一种勃朗宁手枪击发出来的子弹所造成的伤害,而张凯当时佩戴的是你们华夏产的大黑星五四,所以,枪型同样不符。更重要的一点是,从现场勘验检测的弹头来看,由窗外射击落地的子弹弹头恰恰就是勃朗宁手枪的枪弹,并不是五四手枪的枪弹。

    最重要的是,张凯的手枪并没有任何刚刚击发过的痕迹,枪膛里甚至还有保养枪油的痕迹。而且,通过现场采集指纹发现,却只有张凯的指纹,但机械力量造成阿婆的触手位置却没有任何指纹留下,而搜遍周围,也没有发现张凯有遗弃遮挡指纹的手套,所以,无论是从物证还是从现场遗留痕迹来看,杀害阿婆的不是张凯,而是另有其人。至于是谁,那就不得而知了。”吉宁一丝不苟地说道,同时眼里涌动着一丝无法形容的悲愤,拳节捏得卡卡直响,摆明已经是动了真怒了,铁血的气息从他的身上磅礴涌动,让他这一刻看上去狞厉无比。

    “我会抓到他的,用他的血,蔚藉阿婆在天之灵。”梁辰眯了眯眼,眼里透射出了一道道针射般的寒芒,不过,突然间想起了自己傍晚时在谷中那突如其来的一阵心悸,他的心轻颤了一下,“难道就是这个人?他是谁?又倒底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来刺杀阿婆?”

    “梁辰,接下来怎么办?”吉宁抬头望向梁辰说道,仿佛是很没有主见的人不经意间问出的一句话,不过这句话却是大有深意了。

    梁辰吐出口胸中的浊气,转头望了他一眼,笑了笑,“吉家主,这个问题好像您不应该问我了。毕竟,您才是吉家的家主。”他当然明白吉宁话里话外的深层含义,不过现在却是故意装糊涂。

    “小子,少跟我扯这些没用的,告诉你,你这个吉家的外家家主是做定了,当也得不当,不当也得当。吉家现在已经成了这副样子,你想来一个大撒把跑路?没门儿。除非,你把莎莎还有两个孩子全都留下,你自己滚蛋。否则,你就乖乖地给我担负起你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吉宁大怒,向梁辰吼道,不过这一怒却是半真半假了。

    梁辰摸了摸鼻子,摇头苦笑,“吉家主,其实我就算不做这个吉家外家家主,该做什么也会做什么的,况且,再轩兄已经做得很好,而您现在又是吉家的正牌家主,你非要把这个所谓的责任和义务强加给我,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吧?”

    “放屁,那能一样么?你当了外家家主才能把吉家的事儿当成自己的事儿去做,如果你不戴上这顶帽子,我终究心底不托底,什么时候你半路拐跑了我外甥女就不管了呢?”吉宁怒哼道。

    “您可真是太高看我了。”梁辰颇有些无奈地道。

    “我不会看人,所以也谈不上什么高看低看,不过我就知道,阿婆的建议我必须要听,况且,这还是阿婆临死前最后的遗言,所以,我必须要遵从。梁辰,你死活不肯做这个外家家主,难道是想让阿婆在九泉之下还有遗憾么?”吉宁终于抛出了这最后的一记杀手锏。

    “吉家主,您言重了。我遵重阿婆和您的意思。”梁辰立马举手投降,这一记重磅炸弹他真是有些吃不消了。当然,他更害怕的是莎莎伤心,同时,也真的不想对这个误解重重的吉阿婆有太多愧疚。

    “行了,其他的废话就不要说了,还是刚才那个问题,接下来,你想怎么办吧?”吉宁摆了摆手问道。

    从现在开始,吉家与朝阳的这场阴错阳差的恩怨就算全都揭过去了,接下来,就是该如何处理后面的事情了。

    “我想,先把我还活着的消息继续瞒着吧,瞒得越深越好。”梁辰抬头望着星光璀璨的夜空出了会儿神,而后淡淡地道。

    “嗯?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朝阳现在实际上已经风雨飘摇、面临着重大的危机?恐怕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你还不清楚吧?我可以告诉你……”吉宁皱着眉头,有些不解梁辰的意思,还以为梁辰并不清楚这些日子以来江城朝阳的处境,刚想把情况给梁辰说一下,梁辰却摆了摆手,微笑道,“我知道了。”不过眉心处却掠过了一丝说不出的痛楚。

    其实,他自然有属于自己的信息渠道,无论是刘华强的突袭,还是马滔的被迫逃走,亦或是李铁的身负重伤至今还躺在医院里,又或者是吉长重工的收购已经彻底失败,这些情况,他都已经知道了,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却不是立马回去反击,而是等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