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2章 :朝阳精神(三)
    :

    “我确实不懂,不过,就算不懂,也不影响我对你的敬佩。太子,你确实是个好样儿的。”刘华强深吸了一口气,向着太子竖起了大拇指,缓缓地说道。

    “哈哈,佩服我了?其实,我现在也开始佩服我自己了。那咱们现在算不算得上是腥腥相惜呢?如果是的,让你的人把桌子扶起来,酒菜摆上,咱哥俩儿再喝上两杯,顺带叙叙旧,怎么样?”太子哥用戏谑的目光望着刘华强,哈哈大笑道,笑声中说不出的嘲讽之意。

    “太子,你的变化真的让我感到很吃惊。唔,喝酒叙旧倒是可以,不过,如果你真的能臣服于我,以后跟我做事,我向你保证,以前梁辰能给你的一切,我全都给你,并且,十倍给你,怎么样?”刘华强望着张岩远去的身影,似乎并不着急,只是将精神全都放在了太子的身上,这一刻,他真的有心想说服太子,如果太子真的能跟着他混,无论是从事实上,从他自己的心底深处,都是一种无法说出的胜利,这种胜利倒底具有怎样的意义,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至始至终,他始终被梁辰压着打,现在,他迫切地需要伸伸伸腰了,如果真能策反他的一个下属,就算是梁辰已经死了,在精神上的这种胜利对于刘华强来说,意义也是无与伦比的。

    “跟你混?哈哈,刘华强,如果我没跟辰哥之前,这个要求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你是谁?j省的大哥之一,高高在上的风云人物,我只不过是一个没出息的矮骡子,跟着你混那是天大的福份和荣耀。只不过,自从跟了辰哥之后,我却发现,你们这些所谓的大哥,都是他吗的一堆屎,现在想让我跟你混,你,还真没有这个资格,就算是你现在想跟我混,恐怕我都不愿收你了。”太子哥狂笑道,这番怒骂等同于把刘华强的一张脸皮彻底地撕下来在地上狠狠地踩捻,刘华强城腑再深,这一刻也是豁然色变了。

    “太子,我好话说尽,这是你逼我的。”刘华强摇了摇头,一挥手,身畔已经冲出一个端着沙喷子的下属,“砰”的一枪,便已经打在了他的左腿上,登时无数绿豆般大的铁砂子在火光中钻进了他的腿里,登时将他的整条左腿掐折了。

    太子一声狂嚎,已经单膝跪在了那里,白森森的骨茬向外怒突着,鲜血哗哗地喷溅了出来,看上去说不出的恐怖。

    “刘华强,我草你吗!你就这么点儿本事么?今天全拿出来吧,有种的,再来一枪!”太子摇摇晃晃地单刀支地,几乎是咬着牙根,再次站了起来,扶着门框,用刀指着刘华强狂骂道。

    他已经中了六七刀,腿已经被沙喷子掐折了一条,居然还能挺着身站在门前,拦在那里,巍巍如天神,屹立不倒。

    这股精神已经不是普通的混子能做到的,这并不仅仅是不怕死就能做到的,那还需要更刚、更强、更无畏的精神底蕴在支撑,唯有精神的支撑,才能让他屹立不倒。

    对面的人一阵低低的喧哗,都已经被太子的这种悍厉给震住了。混了这么长时间,这么不怕死的滚刀肉,他们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恍然间,他们有了一种错觉,感觉自己现在像是在看电影——也唯有电影里那些不怕死的英雄们在经受了百般磨难之后,还能屹立不倒。

    “把他的另一条腿给我掐折,我要看看没有了两条腿,他还能站多长时间。”刘华强狂吼道,狠狠地挥手,他今天就不信这个邪,非要迈过太子这道坎儿。

    “砰!”沙喷子的怒吼声再次响了起来,太子的另一条腿应声而折,被沙粒子剐飞的碎肉伴随着血浆喷了满天。

    太子摇了三摇,晃了两晃,终于不支,一下便瘫坐了下去,仰面朝天地躺在那里,顺着唇角,不断地有血沫子喷溅出去。两条腿都已经断了,就算是四条腿的动物也没有可能再有站着的可能。

    “挡啊,哈哈,我现在看你倒底怎么挡!”刘华强狞笑着,大步走了上去,居高临下地望着太子哥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狂吼道。

    “去……你……吗……的……”他话音刚落,太子突然间就坐了起来,握着刀,一刀向着他的腿砍了过去。

    刘华强正值疯狂之际,根本没有留神。况且,他也没有想到一个已经被砍了六七刀,被生生地打折了两条腿已经濒死的人,居然还能再砍出一刀来。

    一时间猝不及了,被这一刀砍在了腿上,痛彻心肺。

    其实这一刀的力量并不算大,毕竟,太子受了那么重的伤,流血都已经快流死了,还能有多大的力气去砍这一刀?所以,这一刀只在刘华强的腿上割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并没有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但这一刀的冷与寒,却深深地痛彻刘华强的心,他实在被吓到了,他真的想像不出来,这个王八蛋倒底是吃错了什么药?马上都要死了,还要砍他这没有任何意义的一刀?

    巨大的错愕和胆寒之下,他仓惶后退,被一众扑上来的手下扶住,而太子哥则神奇般地缓缓地坐了起来,就坐在门框正中间,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持着刀,他居然还在笑,“来吧,都来吧,只要老子不死,你们就别想跨过我守着的这道门。就算老子死了,也要睁着眼睛死,让你们知道,朝阳人从来不怕死,让你们知道,就算朝阳人快死绝了,但只要剩下一个,就能让你们成天做恶梦,成天生活在胆寒恐惧之中,寝食难安,度日如年!”他狞厉地笑着,笑容如地狱中绽放的血花,森然中带着无法言喻的刚烈和绝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