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朝阳精神(一)
    :

    不过,刚刚想到这里,梁辰曾经那张刚毅无匹的脸庞就出现在了脑海中,同时,那锵铿有力的话语同时震鸣在自己的耳畔,“朝阳,不是哪个人的朝阳,更不是我梁辰的朝阳,而是朝阳人的朝阳。每一个朝阳人肩上都有着自己的责任、义务和担当。所以,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永远都要从决定朝阳前途命运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解决问题,永远都要以朝阳的振兴和雄起为己任,不要把自己仅仅当成一个参与者,你们最应该做的,是如何做好一个决策者,决定朝阳兴衰荣辱的决策者。大树参天,我们自成一系。你们与朝阳同在,朝阳因你们而绽放光彩!”

    她的神色变得激动起来,眼神也变得炽烈起来,炽烈之中,一丝坚毅果敢的神色油然生出,这一刻,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尽管她知道,这个决定或许会对自己以后的人生造成重大的影响,甚至让她以前曾经努力过的一切全都灰飞烟灭,但现在,她已经不想再去想那些事情了,她的脑海里只回荡着六个鲜红滚烫的大字,“我与朝阳同在!”

    沉默了好久好久,赵盈香重新抬起头来,整张脸都变得潮红起来,“朝阳的事情,朝阳自己会解决,不劳外人操心。”赵盈香语气虽然轻淡,但那语气之中的坚定和执着,却让正在凝视望向窗外世界的龙天行油然一惊。

    回过身来,反复地打量了一下赵盈香,他的眼里掠过了一抹奇异的色彩,半晌,他突然间拍手大笑起来,“好,好,好,真不愧是梁辰培养出来的下属,每一个都是铮铮铁骨,每一个都是宁死不屈。好,我尊重你的选择,也祝你们能够顺利地挺过这一关,迎来自己阳光灿烂的明天。”

    说罢,他居然转身而去,再不停留半步。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赵盈香的一颗心激烈地跳荡着,直至龙天行的背影完全消失在门外,她才颓然坐了下来,密密麻麻的细汗已经铺满了她的那张白晰却已经略有皱纹的额头。

    不得不承认,与这样强大的人交锋,的确是一种沉重无比的压力。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种无法言说的骄傲和自豪涌上了心底。她从来没有想像过,居然有一天,自己能在这样强大的人的咄咄逼迫之下,还能挺直了胸膛,说出了刚才那番让她自己都有些惊心动魄的话,她实在无法想像,自己突然间迸发出来的这种勇气倒底从何而来。

    “辰哥,谢谢你,是你教会了我如何做人,做一个永远不抛弃、不放弃、不背弃的热血之人。”她在心中默念,突然间,她真的很感激梁辰,感谢梁辰对她的青眼有加,感谢梁辰曾经潜移默化影响到她的那种无畏无惧、敢于坦然面对一切风暴挑战的勇气和信心。

    或许,这才是朝阳精神的内核所在,这才是朝阳人最引以为傲的信念和勇气。就是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无数具有同样精神特质的人才聚在了一起,才形成了合力,才将这种精神不断地发扬光大,才有了如今破茧待飞的朝阳。

    智者无阻,勇者无畏!越危难险重阶段,越是考验一个人、一个集体的时候到了。

    这一刻,她心中释然了,像是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刚才的这个决定,她已经对得起辰哥,对得起朝阳了。

    “除非是死,否则,我不会离开朝阳,也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朝阳的事情。”她在心中发狠似地默念着这几句话,再抬头时,眼神中已经一片清明朗逸,里面只有果敢与坚毅,只有宁可玉石俱焚也不会委曲求全的炽烈信念。

    朝阳石矿有限公司一公司。@&@!

    此刻,太子正坐在那间破旧的石头砌成的办公室里喝酒。

    他对面是曾经手下最得力的干将、现在已经跟他一样是朝阳核心骨干的过命兄弟,张岩。

    “太子哥,少喝点儿吧,我估计,这几天不会太平,所以,我们得保持高度警惕。”张岩劝说他道。尽管现在在朝阳内部已经位高权重,但张岩还是沿用着以前对太子的老称呼,并且,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来找他喝酒,两个人永远是好兄弟,这也是朝阳一力倡导的兄弟精神。

    “岩子,你说,辰哥真的死了吗?”太子哥摇了摇头,吸了吸鼻子,又是半碗酒一口抽干——太子向来是个粗人,所以自己喝酒从来不怎么讲究,最喜欢用的就是那种粗瓷大碗,现在已经连喝了两碗,将近一斤的酒了。

    也不知道是酒意薰蒸还是心下惨痛,让他的眼睛一片通红。*&)

    “太子哥,你别问我了,我也不知道。”张岩转过了头去,狠狠地摇了摇头道。

    “我他吗就不信了,辰哥那样英雄盖世的人物,就能死?简直他吗的扯蛋。就算全世界的渣子们全都死绝了,他也会活得好好的,这一次,搞不准又是辰哥准备打击敌人耍的一个小花枪,你说是不是?”太子哥端着酒杯,睁着醉意朦胧的眼睛,望着张岩,咬牙切齿地道,仿佛如果辰哥死了,对面张岩就是罪魁祸首,他一把便要掐死他。

    “太子哥,别他吗再说这件事情了,算我求你了行不行?辰哥死没死,你他吗现在心里还没个数儿吗?现在所有人都已经赶到t国去了,除了铁哥和滔哥坐镇外,我们老家都已经空了,凯哥据说也偷偷跑去了,就为了辰哥的事情,你他吗还在这瞎问瞎问的,还在这里添堵,你有病啊?”张岩一腔无法言喻的邪火猛然间就喷薄了出来,狠狠地一拍桌子,指着太子哥的鼻子吼道,头一次对太子不敬地失态了。

    “他不会死,他就是不会死,你他吗冲我嚷嚷个屁?有本事也跟去t国啊,也去宰了那帮狗娘养的啊?这一次就是为了看家,没让老子去,如果让老子去了,老子就算拼了这条烂命,也要给辰哥报仇!”太子一摔碗,指着他的鼻子同样怒吼了起来。

    “你以为就他吗你想去t国拼命?就他吗你想去?现在朝阳上上下下一万多口子,个个眼珠子通红,谁都想去。可大家伙儿如果都去了,咱们家咋整?就他吗你英雄,你能耐?”张岩也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了,借着酒劲儿,开始向着太子哥拍着桌子对骂了起来。

    两个人都是满腔悲愤,一肚子邪火,可真是没地方发泄,只能用这种最粗鄙的方式来渲泻心中的痛苦与愤怒,用这种方式来向辰哥祭奠。

    其实他们都很清楚,这一次事情不同往昔,恐怕,辰哥真的有难了。如若不然,为什么张达会变成那个样子回来?为什么接到消息后所有朝阳最核心的高层全都急匆匆赶去了t国?为什么最后连坐镇家中的张凯也偷偷地离开了江城追了过去?

    一想到这里,两个人心中就是一阵无法言喻的惨痛,巨大的悲伤不停地冲击着他们的心,让他们这一刻真的有一种想彻底疯狂一次的冲动。

    两个人唾沫纷飞地对骂着,正骂至酣处,“啪啪啪……”门口响起了一阵掌声,不约而同地抬头一望,只见,刘华强居然就出现在了门口处,此刻,正笑眯眯地望着他们,阴挚的三角眼里满是笑意。他的身后,跟着一票身材高大眼中凶光四射的凶徒,那都是他最核心的下属。

    今天他是来这里专程“拜访”两个人的。

    “刘华强?”太子和张岩一个激灵,酒意早没了三分,下意识地挺起了胸膛,同时徐徐后退到桌子后面。

    两个人相互间交换了一个眼神,眼里都有着巨大的震惊和诧异。

    这几天虽然闹得人心惶惶,但为了防止某些用心不良的人趁火打劫,他们已经加紧了巡防,同时朝阳安保公司的人也抽调了不少力量用于在重点区域的防护,这几个重要的经济来源点——采石场就是他们重点防护地区。

    却没有想到,外面居然连一个警报都没有发出来,刘华强这个目前江城朝阳的生死大敌居然就长驱直入了?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