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一个请求
    :

    江城。

    接到梁辰的死讯已经两天了。就算是朝阳严密封锁消息,但纸里终究包不住火,转眼间,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整个江城。

    一时间,江城之中,只要与之相关的人,都开始心惶惶起来,当然,这种心惶惶还是有区别的。有的人心惶惶是因为事态太过严重了,如果梁辰一死,恐怕整个江城的暗秩序会陷入一场大乱之中,到时候群雄逐鹿,狼烟再起,搞不好又是一阵腥风血雨。而有的人心惶惶则是因为看到了机会,蠢蠢欲动,准备就等这个机会再重新兴风作浪。而有的人心惶惶则是因为看到了利益,如果可以,他们立马就会像恶狼一样冲出去,开始疯狂地嘶咬,争夺一块块肥肉。

    总之,人心莫测,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赵盈香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紧皱着眉头。尽管新组建的朝阳重工千头万绪,事情繁多,桌前放着的一摞厚厚的文件夹已经堆积如山,可是这一刻,她真的没有办法继续去工作了,因为梁辰的死讯,她的一颗心开始惶然起来,已经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

    “如果,梁辰真的死了,那我以后怎么办?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另谋出路?”赵盈香有些烦燥地点燃了一枝细长的女士香烟,轻吸了一口,却被呛得有些咳嗽起来。

    她现在的很是意乱心烦,梁辰,真的死了吗?一想到那个曾经丰神如玉且极具领袖气质的年轻人,她的心就是莫名的一颤,这样的人如果死了,那真是这个世界的损失,如果他活着,假以时日,必定会绽放出夺目的光彩,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道靓丽的风景。

    “梁辰,你真的死了吗?”赵盈香一颗心揪得紧紧的,抬起头来,望向了窗外,喃喃而道。

    “我希望他没有死。”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让她在震惊中清醒了过来。

    转过头去,就看到了一个堪比梁辰的英俊年轻人正站在面前,负手望着自己,眼中同样带着一丝愁怅和惘然。

    “你,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赵盈香豁然一惊,身子骤然间绷紧,同时一只手已经悄然伸进了抽屉里,握住了一把小巧的手枪,那是梁辰曾经赠给她用来防身的。虽然私藏枪枝是违法的,不过对于她这样的人来说,却是从未以为意过。

    现在她很震惊。

    毕竟,朝阳旗下的任何一个公司安保措施都极其严格,尤其是新组建的朝阳重工,这里有朝阳安保公司的近百名员工在这里负责安保工作,普通人想进来,难比登天,眼前这个男子是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自己的面前的?就算是自己刚才处于沉思之中短暂地失神,但也不可能对此毫无察觉!

    这个人,倒底是什么人?

    “我叫龙天行,来自龙门。”龙天行微笑向她点了点头道,同时摊开了负着的两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

    “龙门四少之首,龙天行?你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来找我?”赵盈香登时再次狂吃一惊,龙门这个庞然大物的名字,对于她这样曾经为一个家族执掌过海外公司的业内精英来说,简直太熟悉不过了,而今,龙天行居然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这也在实在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也错非是龙天行这样的人,能绕过重重的安保措施如此轻松地站在她的面前,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赵总,不要紧张,我是梁辰的朋友,今天来此,并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和你谈些事情。”龙天行颇具贵族气质地一笑,以一个优雅的动作坐在了她的办公桌前方,向她说道。

    “谈什么?我区区一个替人打工的人罢了,又有何德何能值得您这样尊贵的人物降尊迂贵特地来找我?”赵盈香眯了眯眼睛,不卑不亢地说道,不过手心里的汗水还是出卖了她现在内心底处的真实情绪。她现在很紧张,真的很紧张。正是因为曾经为宋家做过事,她才更知道龙门这样的庞然大物倒底有多可怕。而今,龙天行找上了自己,倒底所为何事?无论如何,她都不认为自己真的有让龙天行亲自找上门来的资格。

    “呵呵,赵总,如果仅仅把自己形容成一个打工的人,未免有些太贬低自己了。况且,能让梁辰看中并且重用的人,就算只是一个打工的,我龙天行也会高看一眼,厚爱一层。因为,梁辰本就不是普通人。”龙天行摆了摆手道。

    “谢谢龙大少对我家老板的夸奖,对我的高看与厚爱。不过,龙大少,有些事情就请直接说吧,不要再绕弯子了。我一个弱质女子,心理承受能力实在有限。”赵盈香抿了下唇,缓缓地松开了手,将抽屉里的枪放了回去。

    面对龙天行,拿不拿枪都一样,根本就失去了意义。况且,就算龙天行真的给了她机会或是做了什么让她愤怒的事情,难道她真的敢开枪吗?

    “好,够直接,不愧是梁辰的人,男人是英雄好汉,女人也同样是巾帼英雄。”龙天行拍了拍手掌大手道,随后正了正颜色,“我今天来,确实是有一个不情之请,还希望赵总能够答应下来。”

    “什么事情,龙大少但讲无妨。”赵盈香皱了皱眉头,缓缓地坐下来问道。同时拿过了桌子上的一个水晶烟盒,拿出了一根古巴雪茄,用小银剪绞去了两端,递给了龙天行帮他打火点着——这雪茄向来是给梁辰预备的,以前梁辰有事的时候来找她,就是由她亲自剪雪茄给他的。现在,龙天行倒是也当得起这个待遇了。

    “谢谢。”龙天行接过了雪茄吸了一口,微闭了一下眼睛,像是在享受那醇香的烟雾,随后,睁眼微微一笑道,“我想,帮助朝阳收购吉长重工。”

    “什么?”赵盈香一下坐直了身体,眼里射出了一道厉光来。“帮助朝阳收购吉长重工?”她心底一阵冷笑,说得好听,表面上是收购,其实这只不过是那些大家族惯用的巧取豪夺的小手腕儿罢了,在她看来,这种大家族所谓的收购,其实跟抢也没什么区别。更可恨的是,现在朝阳收购吉长重工的事情已经到了收尾阶段,而梁辰死讯刚刚传出,龙天行便找上门来,这不是想趁火打劫又是什么?

    赵盈香的心下有一种无法控遏的愤怒。

    这些该死的家族!

    “呵呵,赵总,不要这么惊讶。其实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恐怕你是在担心我是不是要趁着梁辰的死来朝阳趁火打劫?”龙天行抬起了头,望向了赵盈香,微微一笑,优雅地吐出了一个烟圈儿笑道。

    赵盈香沉默着,并没有说话,但她的沉默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担心,因为,我这一次来,真的是为了帮助朝阳的,事后,我会离开,甚至于对你们的帮助我也不会收回,你看如何?”龙天行将烟蒂掐死在了烟灰缸中,抬头向赵盈香微笑道。

    “龙大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赵盈香终于开口了,语气依旧冰冷,有一种警惕的冷漠。

    “可以直接地说,我这样做当然有我的目的所在,但对于朝阳没有半点坏处,只有好处。另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梁辰是我的朋友。无论他是否这样认为,我始终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拒绝来自你们辰哥曾经的一个朋友的善意。”龙天行叹了口气说道。

    “如果我不答应呢?”赵盈香轻哼了一声道。

    “事关重大,我希望赵总还是多考虑一下再回复我吧。毕竟,你们现在面临的敌人实在太多了。别人且不说,单是一个周宇扬,就不是你们朝阳所能抗衡得了的。或许你不清楚周家的力量,但我知道。这是一个堪比龙门的庞然大物,谁要招惹到他们,挡了他们的财路,下场,不用我说你也隐约能够猜得到。现在,因为之前周宇扬与梁辰之间的摩擦,你们已经挡在了他们的视线,所以,他们必须要将你们拨走。并且,因为李厚民的事情,朝阳与周家的矛盾已经无可挽回,无论朝阳退让也好,避缩也罢,他们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想必,这个事实赵总现在应该很清楚了吧?”龙天行淡淡一笑道,走到了窗前,居高临下俯视着这座城市,无声地叹息响起在心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