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黑锅
    :

    虽然他真的很恨这个老女人,很想让她死,但对天发誓,他今天自作主张地来此并不是要杀她的,只想怀揣着辰哥的照片还有白布与孝麻,就想逼着她现场披麻戴孝,向辰哥在天的英灵跪拜,向辰哥道歉,以赎她之罪。除此之外,再无他意。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要弄死这个老女人,虽然很轻松,但结果也会极其惨烈,只会闹得吉家和朝阳大打出手,打败俱伤,这个大局观他还是有的。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自己刚刚钻进了屋子,结果吉阿婆就已经死了,如果被人抓住现形,那可是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自己就算长了一百张嘴都无法说清楚。

    想到关键之处,他的后背上登时便出了一层的冷汗,事关重大,他必须要先离开这里把情况跟高羽他们讲清楚再说。

    只不过,刚刚想到这里,准备抽身要走的时候,就听见“啪”的一声响,随后,窗子上的玻璃四面炸裂开来,山上的大风呼呼掠过,沿着窗子拼命地往里灌,让他的一颗心瞬间沉入了谷底之中。

    他不知道吉阿婆倒底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更不知道窗子上的玻璃是被谁打碎的,但他现在很清楚的是,一旦自己被抓到,本已经完全乱套的局面将会向着更加无法控制的局面和方向演变,到时候,一切就全完了。

    直奔到了窗边,他分明看见,黑暗中有人影一闪而过,咬他得钢牙直咬却无可奈何。

    而与此同时,整个山顶上警铃声大作,警报声也凄厉地响了起来,所有的灯光全都打开,亮如白昼。四面八方的探照灯也一起打开,来回扫射着每一个黑暗的角落,无数人影已经奔了过来,人山人海,齐齐地向着这座古堡式的小楼这边涌了过来,这种情况下,想要再逃,已经是不可能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我,好恨!”站在窗边,那个后进入吉阿婆房间的黑衣人死死地捏着拳头,拳节因为用力过猛,都已经开始有些发白了。

    远处,一个高地上,最先进入吉阿婆房间的那个黑衣人隐蔽在黑暗中,远远地望着站在那栋小楼上的黑影,唇畔掠过了一丝淡淡的冷笑,“没想到,还真的有人赶这来背这口黑锅,这真是个美妙的结局呢。吉家,朝阳,打吧,你们打得越厉害,梁辰才会待不住重新出山的。否则的话,我的计划又怎么会继续实施呢?”

    他发出了一阵无声的疯狂冷笑,再度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身影不得见了。

    而此刻,山下的情况依旧胶着着,刘莎莎要继续跪,而朝阳的兄弟们则不忍让他们的嫂子这样跪下去,但更不想放弃让吉阿婆来灵前祭奠的主张,正在双方僵持难下的时候,山顶上,凄厉的警报声突然间响了起来,那是几十年来,吉家头一次响起如此凄厉的警报声,所有山下的吉家人,登时面色大变起来。

    这样凄厉的警报声喻示着山上的吉家发生了可怕的大事件,一时间,山下所有的吉家人全都惊慌起来,再也不顾山下的情况,事态紧急,一个个开始拼命往山上跑,刘莎莎也不例外,隐隐约约中,凭着女人的直觉,她感觉到好像有大事要发生了。

    眼见着一群人瞬间便跑回了山坳之中,高羽一群人都有些呆住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真希望是那个老女人直接得重病嗝屁了,那样的话就是遭了老天爷的报应,也不用咱们在这里再摆这么大的阵仗了。”姚伟林望着一群人远去的背影冷冷地哼道。

    只不过,他想像不到的是,还真就被他料中了。所不同的就是,吉阿婆并不是得重病死的,而是被人生生地掐死的。

    等吉再轩他们冲上山去的时候,山顶上,已经是一片灯火辉煌,哀哭声响成了一片,他的一颗心突然间便沉入了谷底之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惧开始从心头蔓延了起来。

    “怎么回事?你们哭什么?刚才为什么要拉警报?”吉再轩一把便将紧急跑过来的那个警卫头头抓了过来,怒吼道。

    “对不起,少家主,阿婆他老人家刚才遇刺了……”那个警卫头头单膝跪在那里,两眼垂泪,痛哭道。

    吉再轩的脑袋登时就是“嗡”的一声,像是撞车了一般,只觉得满天金星乱冒,阿婆遇刺?这对吉家来说,简直就是比天塌了还大的事情。阿婆现在可是吉姓元老中仅存的元老了,包括他的父亲都比吉阿婆要矮上一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