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杀了他
    :

    “小达,你师傅,他已经,去了……”旁边的刘莎莎抱着孩子,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不过她的声音在张达耳中听过来,却是那样的遥远,那样的飘渺,那样的不真实。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师傅没死,没死……师傅,你醒醒,你醒醒啊,我是小达,你身旁就是你朝思暮想的师娘还我的小师弟啊,你睁开眼睛看我们一眼啊,哪怕只一眼也行,你醒过来,醒过来!!!!”张达蓦然发疯般地狂吼了一声,拼命地摇晃着梁辰的身体,给他做人工呼吸,用手捶着他的胸膛进行人工按压做心脏复苏术……

    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终究,梁辰还是没有醒过来,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动也不动。

    张达血红着眼睛,疯狂地折腾着,折腾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梁辰动也不动。

    “张达,你师傅确实已经,去了,对不起……”身旁响起了吉再轩已经有些嘶哑的嗓音,他拉扯着张达,将他拽到了一旁去。

    “不,我师傅没死,师娘,你告诉我,我师傅还活着,对不对?一定是的,他还活着,他现在只不过是在逗着我们玩儿呢。他哪里会死?哪里会舍得你和那刚刚出世的孩子?哪里舍得他的那些兄弟?哪里舍得这个他刚刚创下基业、打下基础正要一飞冲天的朝阳?对,他就是没死,没死,没死!”张达眼睛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用骇人的目光望着刘莎莎,如发狂的野兽般低吼着,声声泣血,字字啼鹃。

    “小达,我……”刘莎莎低下了头去,心中一片凄然。她当然清楚梁辰的这个徒弟对他有着怎样的感情?那是一种再造之恩的感激之情,就算将生命燃成灰烬也要报达梁辰之恩的情感。而如今,他的恩还没报,梁辰便已经“死了”,这个结果他如何能够接受?可是,自己这样骗张达,实在有些于心不忍,但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并且还是梁辰心甘情愿服药假死,她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场戏演下去了,否则,她才是最大的罪人,不但会将这场戏变成一场闹剧,而且还会伤了无数真心想为她好的人的心。

    “你回答我,我师傅没死,对不对?他历尽千辛万苦,就是为了来见您,师娘,所以,在见到您和我的小师弟之前,他不可能死,是不是?是不是?”张达疯狂地大吼道,吼出最后一句“是不是”的时候,嗓子里已经喷出了血来,那是用力过猛,生生地将声带撕破了。

    “小达,对不起……”刘莎莎抱着孩子痛哭起来,这一刻,良心在煎熬,她真的不想再继续这样欺骗张达下去,却又无法不去欺骗他,那种心如油煎的感觉,无法形容。

    “少跟我说对不起,你就回答我,我师傅是不是死了?”张达血红着眼睛,喘着粗气,环顾着四周的人们,最后眼神死死地定格在了吉阿婆的脸上,“现在,师娘,我只能相信你了,你说师傅死了才是死了。”他咬着牙,几乎是从牙根儿里一个字一个字地逼出了这一句完整的话。

    “他确实去了,小达,师娘和你一样心痛,可是,现在我们冷静一下好吗?激动和疯狂的愤怒,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刘莎莎颤着声音说道。

    “死了?真的死了?哈哈,好,很好,师娘,您说的对,我现在确实需要冷静。”当听到刘莎莎这句肯定的答复时,张达浑身上下不可遏制地狂颤起来,不过,出奇的是,他的脸色却平静了下来,语声居然也稳定下来,只有刚才吼破声带的嘶哑依旧。

    这种平静中透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可怕来。

    “小达,听师娘一句话,人已经去了,再怎样的伤痛与愤怒都已经无法挽回这个既成的事实和结局,所以,你不再悲伤了,好不好?如果辰知道他的离去会让你还有他的兄弟们如此悲痛,想必,他也会痛心的。”刘莎莎低泣劝着张达,内心深处的痛苦挣扎实在无法言说。如果不是现实逼迫,这场戏,她真的不想再这样演下去了,这对于张达还有关心梁辰的每一个人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残忍到了他们无法承受。

    “呵呵,师娘,您说的对,不过,现在我只想问一句,究竟,是谁千方百计地想阻拦师傅和您的重逢,并且设下了这样一道道绝杀的关卡?是谁,这样狠心,想要生生地拆散你们?我倒想看看,究竟谁有这样的本事!”张达脸上真的恢复了平静,居然在笑着问道。可是这种笑容中的平静,却像极了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那一份阴云压抑的安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