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4章 :伤
    :

    望着刘莎莎浓情蜜意的眼神,吉阿婆无声地叹息了一声,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外孙女爱这个梁辰倒底有多深。

    那是宁可用生命换来一天与这个男人幸福相守的毅然决然,其他的一切,她又何尝在乎过?

    “唉,倒底是这个男人的魅力实在太强大了,还是莎莎这孩子实在太痴情了?”吉阿婆在心底叹息道。

    山下,张达在焦急地等待着,车旁边,已经扔了满地的烟头,吸烟过量导致他的喉咙口如火烧一样,可他现在已经根本顾不得了。本原已经得到了消息,师傅顺利地游到了溶洞洞口,即将出来了,可突然间,就没有了消息,再然后,就是漫长无比的等待,等得让他心焦,等得让他心惊胆颤。

    旁边的吉再轩也皱着眉头,颇有些心神。

    他对梁辰的印象真的很好,如果可以的话,或许日后他们真的会成为最好的朋友也说不定。所以,他同样不希望梁辰出什么事情。

    可是,自从自己特意安排在那溶洞附近的手下传递回来那个消息之后,就再也没有口讯传回来了,他忍不住拨打过去,电话却关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他心底同样开始充满了说不尽的担忧。

    他很清楚,阿婆倒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强势的女子,而她对这个梁辰的偏见似乎很浓,不知道这一次,梁辰能不能挺过她那一关。

    正在两个人心神焦灼地在为梁辰担忧的时候,吉再轩的手机终于再次响了起来,心急如焚的吉再轩一下便接通了电话,劈头盖脸地骂了过去,“小四,你这个王八蛋,怎么这么长时间不向我报告情况?你……”

    刚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突然间就变了,变得一片惨白,甚至,连手都哆嗦了一下,整个人陷入了瞬间的失神之中。

    张达一看见他的表情,登时心底下就是一颤,一股冰寒至极的感觉涌上了心头,说不出的恐惧盈满了整个心头,“吉、吉哥,倒底,什么情况……我师傅,他,还好吧?”他颤着声音问道。

    “他,他死了。”吉再轩握着电话,喃喃地说道,目光中一片呆滞失神,像是整个人都空了一下似的。

    没错,刚才他的手下就是在说,梁辰死了,他终究没有挺过溶洞口那关,被生生地冻僵然后溺水而死。他的一颗心也瞬间沉入了谷底之中,无法想像,那样一个优秀的年轻人,那样一个能够带领着几十人的队伍硬抗库巴军队的盖世英雄,居然就死在了这里?死在了这个黑洞凄清的溶洞之中?

    “死了?不可能!我师傅是何等样的盖世英雄?他会死在这里,死在那个破溶洞里?我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张达呆了一下,一下扑到了吉再轩的身前,单手就抓住了他的胸口,将他举在了半空中,狂吼道。他的眼角甚至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令他无法相信的消息,而瞬间瞪裂,眼角的鲜血沿着脸庞淌了下来,在整张脸上划出了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血线了。

    “他确实,死了,现在就在山上,你师娘陪着他,让我们,上去看看……”吉再轩个子比张达还要高出半头,此刻却被张达单手举起在空中,衣服勒得他胸口一阵阵发紧,有些喘不过气来,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可是这些他全都不在乎,他现在只想证实,那个优秀强大的年轻人,那个真的很对他的脾气甚至让他都无比感动迫使着自己临时改变了主意的年轻人,就这样死了?他真的不相信。

    “去就去,这一定是师傅在跟师娘玩的一个感情游戏,逗我们所有人玩儿,他不可能会有事。他那样的超级猛人怎么会有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张达一把便将失神的吉再轩扔在那里,嘴里自言自语着,转身便往山上跑,现在他的脑子已经完全糊涂了,所有的意识几乎都要丧失,唯一剩下的一个执着的意念就是,师傅必定没死,或许是孩子心性大发,在跟他们闹着玩儿呢。

    至于师傅死了会怎样的这个问题,他压根儿就没有去想过。

    他奔跑得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后面惯走山路的吉再轩拼尽全力地在他身后追赶,居然被他越落越远,根本追不上他。

    转眼间,便已经沿着那条弯弯曲曲的山路奔上了山顶,然后再向右斜拐了一下,终于来到了山下,也就是那个溶洞的另一个出口处。

    远远地,他便看到了洞口的平坦处,正有几个人守在那里,神色沉痛,其中有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那不是他的师娘又是谁?此刻,他的师娘正跪坐在地上,抱着孩子,抚着一具尸体痛哭失声。而能让师娘为之如此哀恸痛哭的人,这天底下除了师傅之外,又有几人?难道,师傅真的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