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一心可分几瓣
    :

    梁辰伸出手去,想去抓住叶梓,想喊住她,再去抱抱自己的女儿,可是,他伸至半途的手,终究还是最后颓然落下,转而痛苦地一拳捶上了自己的胸口,口中喷出了鲜红的血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天意弄人还是人逆天意?老天,我究竟犯了什么错?你究竟要惩罚我到什么时候?”梁辰痛苦地仰天长嚎,如一匹受伤的孤狼,狂吼间,已经是泪流满面。

    其实叶梓的话他并不算十分的明白,但他很清楚的一点是,如果自己选择莎莎,对于性格刚烈的叶梓来说,她是断然不会再让自己再见到自己的女儿哪怕一眼了。

    可那是血管里流淌着自己血液的亲生女儿啊,既然上天让她来到了这世界上,就算这一切都是个错误,难道,这一切就没有挽回的机会和半点余地了么?

    梁辰一拳接着一拳地疯狂捶击着自己的胸口,心底的痛,无法形容,那是一种一颗心被人挖走了一块的痛,那是一种整个身体瞬间有一种残缺不全的痛。身体上的痛楚再强烈十倍,却也根无法冲淡心中这种无法想像的痛苦与挣扎!

    “很不公平,是么?”这个时候,一把苍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回头一望,梁辰就看见了吉阿婆正坐在他身后的石头,拄着根龙头拐杖,目不转睛地望着他,清澈如年轻人一般的眸子里,有着一丝说不出的冷漠和无情。

    “这一切,都是您安排的?包括在刚才叶梓抱着我的女儿出现在这里?”梁辰两眼血红,豁地转过头去,死死地咬着牙问道。

    “没错,就是我安排的。”吉阿婆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倒底这是为什么?”梁辰冲到她面前狂吼道,疾冲而过时带起的狂风甚至将吉阿婆头上的白发吹得向后飘掠不停,显示了他此时此刻无法形容的愤怒。

    “因为我想看看你倒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吉阿婆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抬头望着他,静静地说道。

    “哈哈,只为了想看看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就要撕裂别人的情感、践踏别人的尊严来给你看?你不觉得这样有些残忍,有些不近人情么?”梁辰狂吼道,他实在无法控制住内心深处的波翻海覆的情感了。

    “我不觉得,因为,我要为我的外孙女负责。”吉阿婆掠了掠白发,语气淡淡地道。

    “你为莎莎负责,这没有错。可是,你为什么要牵连到别人?为什么把我的女儿也卷进来?纵然她的降生只是一个似梦非梦、无法控制的错误,可她那么小,她的母亲原本就已经受尽了伤害,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难道你觉得这样就是对莎莎负责么?难道所谓的负责就是以伤害不相干的人为代价么?”梁辰此刻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炸开了,如果不把心底的情感通过这种狂吼的形式渲泻出来,他真的要爆炸了。

    对于他的女儿甚至包括叶梓来说,都是太无辜了。

    吉阿婆静静地望着他,突然间笑了,笑得有些冷漠,带着种说不出的嘲讽,“看起来,你对那个女人还是有感情的。”

    “我……”梁辰死死地握着拳,突然间觉得一颗心无法形容的茫然了一下,这种茫然倒底意味着什么,他自己无从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因为吉阿婆这个原本很好回答的问题而迟疑了,这种迟疑又代表着什么?证明着什么?

    “你没有立即回答我,证明你确实对她动心了。无论是因为她生下了你的孩子,还是因为所谓的愧疚和怜悯,总之,你对她的态度开始游移和不坚定了。孩子,不要再欺骗自己和别人了。每个人都不是圣人,尤其是男人,没有真正当代的柳下惠。别人不是,你也同样不是。”吉阿婆淡淡地一笑,意味浓长地向他说道。

    梁辰握拳沉默在那里,仰头望天,眼里一片混沌,突然间,他想起了柔弱的高丹、想起了泼辣的陈美琪、想起了孤苦伶仃的李想、想起了一腔深情的蓝雨恬,这一刻,他真的茫然起来。他不知道这一刻为什么会想起他们,也不知道这一刻想起她们意味着干什么,不过,现在这一刻,情绪纷乱,心神失守,他真的有些极度混乱起来,就像一个程序混乱的机器人,所有程序一涌而上,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该面对些什么,该去做些什么!

    “梁辰,你能再回我一个问题吗?”吉阿婆再次问道,不等梁辰回答,她已经问了下去,“你能告诉我,一颗心能分成几瓣吗?”老人轻轻地摘下了一朵野花,拿在鼻端闻了闻,随后,一瓣瓣地将花瓣轻摘下来,化成纷飞的花雨,轻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