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 :因为你不配
    :

    想到这里,梁辰额上登时冒出了冷汗来,心中惊疑不定,而转身过来望着叶梓怀里的那个漂亮的小女孩儿时,心底的一阵阵苦涩的同时,却又充满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柔情与怜爱。

    无论如何,这都是他的女儿,是他的骨血。

    不过,同时间,有些混乱的思维中却有一个说不出的疑问涌了出来,那就是,他与叶梓的那场孽缘,才从时间上来讲,应该是在莎莎将要离开还未离开的时候,虽然不知道莎莎是用了什么办法才让自己和她避孕失败怀上孩子的,可从时间来看她最多就是与莎莎的时间差不多少,按照常理来讲,莎莎现在在坐月子,而叶梓的孩子即使是早出生,好像也不应该提前一个月才是?怎么?

    难道,叶梓是在骗自己?可是,她的肚子明显已经没有了,那分明就是分娩过后的症兆。况且,更重要的是,他真的能够在这个孩子身上感受到那种奇异的血脉相连的感觉。

    “梁辰,为了你,我来到了这里。为了你,我情绪波动太大导致女儿早早地出生了三周,在保温箱中待了两周才到了我的怀里,而今,我抱着她,就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说些什么?”叶梓温柔地望着怀中的这个小小的如鲜花儿般的孩子,哄着她,同时斜瞥了梁辰一眼道。

    梁辰没有说话,事实上,现在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不过,他望向那孩子的眼神虽然复杂,但那浓浓的爱意却丝毫不比叶梓少上半点。因为,他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他能感觉得到这个孩子与自己血肉相联的奇异感觉。

    “现在你心里是不是在想,我的出现意味着什么?甚至,你是不是在想,我会不会影响到你与刘莎莎母子的重逢?”叶梓边喂着孩子的奶,边抬起头来,掠了掠一缕散乱的发丝,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

    “我……”梁辰头一次懂得什么叫做无语,的确,现在他真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不过,听到叶梓的话,他的心底又是悚然一惊,他听得清清楚楚,叶梓刚才说的是,“刘莎莎母子”,这也意味着,她现在已经清楚了这一切事情,那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又倒底要做些什么?

    “梁辰,我问你一个问题好吗?”叶梓满眼怜爱地喂孩子吃饱了奶,轻声哼着摇蓝曲哄孩子在微风中入睡,好半晌,才抬起头来,微笑望着梁辰问道。

    “你说。”梁辰抿了抿薄薄的嘴唇,点了点头道。

    “如果,现在刘莎莎同样抱着孩子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叶梓终于问出了这个让梁辰头皮发炸的问题。

    事实上,他没有办法去回答。

    对叶梓,他满心愧疚,曾经想过无数次要以一生为歉意去回报她,并且,现在她还生下了属于自己骨血的女儿。@&@!

    而对刘莎莎,那是他倾心相恋的爱人,况且现在同样为他生了孩子,他更要一生一世地守护她和他们的儿子。

    但问题是,一个人能分成几瓣?况且,无论怎样分,对其他人都是不公平的,他又能做出怎样的选择?

    一方面是因为道理和公义的良心道义压迫,而另一方面则是责任和义务与爱恋的守护,哪一方更重?他究竟该何去何从?

    当叶梓问出了这个问题的时候,一时间,梁辰心如刀割,居然无法回答,眼中一片迷离茫然起来。

    “回答我,好吗?”叶梓微笑问道,怀抱着女儿,因为那圣洁的光辉,让此刻的她看上去更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不过,神不会有情感,情感永远只属于人。所以,人永远不可能是神,所以,是人就要挣扎在俗世的苦海中,任是谁都无法逃离开这个世界的终极夙命。她嘴里在问,可是心底却在掀起了一片片的惊涛骇浪,她真的很害怕,害怕梁辰说出她不想听到的那个结果和字眼儿,哪怕她自己也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可是,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出世之后便没有父亲,甚至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父亲倒底是谁!*&)

    “对不起,我无法回答。”沉默了好半晌后,梁辰终于缓缓地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就如同两块风化的石头在相互摩擦,无比的嘶哑难听,短短的一瞬间,他就像是在沙漠里行走了十天十夜的缺水旅人,嗓子喑哑晦涩,即将失声。

    “呵呵,无法回答,好一个无法回答。其实,我很好奇的是,梁辰,你的无法回答倒底是因为什么?抛去莎莎的难以取舍不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对我也同样无法取舍做出决断吗?是因为我为你生下了女儿,看在孩子的份儿上?还是因为你觉得欠我的,总是无以回报?亦或是,你真的开始有些喜欢上我了?”叶梓轻拍着孩子,继续哄她入睡,边轻声软语地问道。如果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不知道她是在向梁辰咄咄逼问,看着她唇畔微微似嗔非嗔的笑意,会让人误认为她在向自己的情郎打情骂俏。可事实上,她却是在逼问着口供,就是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现在的她,就如同一把温柔的刀,闪亮的刀锋尽藏在漫天的花海之中,杀人于无形。只不过,却是没人知道这把刀的刀柄倒底最终是握在谁的手中了。

    “或许,都有吧。”梁辰望着那个孩子,望着叶梓哄着孩子轻轻入睡的样子,一颗钢铁做成的心,此刻也不禁百炼钢化绕指柔,眼中射出了温柔的神色,望着孩子那美丽娇嫩的小脸,长叹了一声说道。

    “也包括你喜欢我?”叶梓抬头问道,眼里掠过了一丝说不出的惊喜。

    这一次,梁辰再度沉默了下去。而叶梓的一颗心也逐渐地冷了下来。

    挥了挥手,“你滚吧,莎莎就在后面等你,转过这个弯儿就是了!”她挥了挥手,转过身去,不再理会梁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