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6章 :盂蓝节(五)
    :

    这一刻,满场能震破人耳膜的欢呼声,张达已经完全听不见了,他的眼神透过场中间腾起的烟尘中,依稀间看到了师傅正在一群粗若柱般的象腿之中在疯狂地奔跑,挣扎。

    此刻的梁辰,狠狠地抓着那个五十公斤重的羊皮皮球,望着身后已经狂奔过来的大象,却并没有立即发力奔跑,而是吐气开声,一声狂吼,突然间便将那个沉重的羊皮球直接斜下里便扔了出去。

    此刻,身后的那些大象早已经奔了过来,威势惊人至极。

    大象这种动物,其实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动物之一,记忆力很强,并且,这些大象早已经在一年一度的盂蓝节中养成的固定的思维模式和习惯,到现在为止,除非是头一次上场的新战象,否则的话,全都知道这个羊皮球就是自己必须要得到的东西,只要拿到了它,再投入到对面那个铁圈儿中去,自己就能放开肚皮大嚼一顿水果大餐了,所以,也不待主人吩咐,自然而然地就斜刺里一个拐弯儿,向着那边凌空飞起的羊皮球冲了过去。毕竟,它们的目标不是梁辰,而是皮球。

    只不过,它们这一个集体转向和拐弯儿不要紧,登时就有几头大象被高速奔跑的同伴突然间转弯生生地撞倒在那里,轰隆隆砸得地皮直颤。

    而其他大象则如一道洪流般从它们身畔掠了过去,直奔向远方的那个皮球。只不过,虽然大部分大象从它们身旁跑过,但烟尘四起中,后方的大象和驯象师们却看不清前方的情况,更何况,就算他们看到了,但大象集体转弯向前冲,又是这么短的距离,就算看到了也无法立即驾驭大象避过去,毕竟这大家伙的个头儿实在太大了,要想像兔子一样灵活地转向跳跃奔跑,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轰隆隆作响之中,两侧分别又有十几头大象被绊倒在那里,一头接着一头的摔在那儿,挣扎难起。

    好在那些驯象师们的保护措施做得比较好,一见不妙便会以早已经练习过无数次的动作从大象身上飞射下去,毫发无损地奔行在象腿之中,险之又险地避过大象们的踩踏,并无损伤。

    只不过,已经摔倒的大象就意味着自动退场,无缘接下去的比赛了,这也是比赛最主要的规则。否则,要是一直拼到最后,这些大象们一旦狂性发作,就不会再为了比赛而奔跑,最后肯定会演变成一场象群大战,那就失去了活动的意义了。

    毕竟,这不是真正的战场,场中间的大象们彼此之间只是竞争的对手罢了,并不是敌人。

    这一个突然间的变向转弯儿,就有将近二十头大象摔倒在那里,由驯象师驾驭着,垂头丧气地退出了比赛。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了,大象倒地,也意味着大象背上的那些小伙子们的失败。

    但梁辰却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些事情了,抛出了那个羊皮球后,他就地一滚,险之又险地避过了身后飞奔过来的那些巨大的象腿,甚至有一条象腿就直接擦着他的身体从他的身上迈了过去,轰隆隆地踏在了前方,那足有水缸大小的象蹄在前面的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印子,让梁辰呼吸一阵阵地急促,头皮一阵阵地发炸。如果被这大家伙踩上一脚,无论踩在哪里,那可都不是闹着玩儿的。

    “好!”吉再轩到了梁辰险脱困而出,手心儿里早已经掐了一把汗的他也禁不住大喊了一声“好”,为梁辰闯过了这第一道关并且还能让近二十头大象退出了比赛而感到了十足的庆幸。

    不过,仅仅是避开了这些大象的踩踏,这还远远不够,想要最后一家三口团聚见面,梁辰最后还是要扛着那个羊皮球儿扔进那个铁圈儿里才算完了。@&@!

    此刻,梁辰一咬牙,早已经翻身而起,再度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而前方,经过了短暂的争抢之后,一头极为高大的雄象已经用象鼻卷着那个羊皮球撒开大步,疯狂地向前奔了过去。

    这头大象体格尤其庞大,居然硬生生地撞倒了身旁的两头大象,杀出了重围,在驯象师的策动下,向着前方狂奔不停。大象这种生物虽然生性温和,步伐缓慢,可一旦高速狂奔起来,短时间内最高时速能达到每小时四十公里,以这么庞大的体形来说,那是相当可怕了。

    它的正对面,一头大象在驯象师的策动下,斜刺里穿了出来,想拦住它,却被已经高速奔起来的它一头撞在腰上,登时在轰然一声大响中将那头大象硬生生地撞倒,脚步不停,再次向前奔去。

    奔跑中,还不停地发出了尖锐至极的吼叫声,听上去骇人心魄。*&)

    前面一头大象在跑,后面几十头大象在追,那场面,没有见过的人绝对无法想像是一种多么壮观的场面。

    不过,就在那头大象正奔得起劲,眼看已经奔过了近三分之一的距离的时候,突然间,左后侧有一个小小的黑影居然向着它斜刺里奔了过来,那个黑影儿正是梁辰。

    对于这个相比于它庞大的体形渺小得有些可怜的小家伙,那头大象并没有在意,依旧发力狂奔,它身上的驯象师同样没有在意——就算这个小家伙追上了又能怎么样?他还能拦住这头比自己大二十倍以上的大家伙的去路?他凭什么?

    斜刺里冲到的梁辰将自己的速度已经发挥到了极限,才堪堪追上了这头即将要发狂的巨象,并且,一直追在大象的身畔,看那样子,居然像是要从那头大象鼻子下面把那个皮球抢过来似的。

    “他,想要干什么?难道,真的想象口夺球?”吉再轩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虽然他知道梁辰很强,但他却不认为梁辰能强到从一头正在狂奔的大象鼻子中抢下那个羊皮球儿的份儿。

    他不相信,场上的观众当然更加地不相信了,没人知道这个家伙倒底想要干什么,难道他发疯了吗?

    不过,虽然不相信,但这些善良的观众们还是不吝惜他们的掌声,欢声与喝彩声响彻不停,毕竟,这是一场为勇士们准备的比赛,如果谁能最后真的抢到了皮球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谁当然就是最后的胜利者,尤其是梁辰这样并未骑象只是赤手空拳而战的人,更是值得尊敬的。

    无论他现在的行为是疯狂的找死行为还是真正的谋而后动的冲击,都是值得人尊敬的。

    就在全场震耳欲聋的喝彩声中,梁辰已经奔至了与那头大象一平的水平线上,并且还有闲暇回头去不停地观察着那头大象。

    那头大象上面年轻的驯象师有些好笑地斜眼望了他一眼,感觉这家伙真是疯了,难道他真想从自己的山姆鼻子里抢皮球?简直天方夜谭。

    只不过,正当他轻轻挥起了鞭子要驱赶自己的大象继续加速向前冲的时候,突然间就看见那个奔跑在旁边的年轻人一挥手,漫天的烟尘中,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只看到了梁辰突然间向着他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神色,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梁辰的这个笑容倒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座下的大象突然间一声狂吼,粗大的象鼻震颤了几下,居然将那个羊皮皮球一下甩了出去,就好像那皮球里藏着一团最令它恐惧的火焰似的,同时,大象不停地甩动着鼻子,停下了脚步,仰天狂吼不停,好像十分痛楚的样子。

    而梁辰此刻早已经冲了出去,一把便将那个羊皮皮球抓在手中,狠狠地往身后的象群中一抛。

    后方密集奔跑过来的象群登时再次大乱起来,只听见“砰砰砰”的巨大撞击声和“轰隆隆”的倒地声一刻不绝于耳,那些追过来的大象再次陷入了一片混乱的争夺战之中,转眼间,又有超过二十头大象摔倒在地上,甚至还有一个驯象师被踩伤了大腿,勉强爬出去才侥幸逃得了一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