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盂蓝节(一)
    :

    张达很郁闷,十分郁闷。

    几天来,他们受到的照顾倒是无微不至,无论是用药还是医疗,都比在江城的条件还要好上一倍以上,这也让两个人的伤势迅速地恢复好转愈合。两个人原本就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气血健旺,恢复能力是人生中最好的阶段,再加上都受过高强度的特殊训练,恢复能力比起普通人来要强得太多太多了。

    但问题是,两个人除了病房以外,哪里都去不了,甚至想到病房外去溜达溜达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病房外,居然有十几个实枪荷弹的人在全天候地守着他们,每当他们要出去的时候,这些人就全阻挡,虽然语气态度都很客气,但他们的意图却让张达十分愤怒,如果他们敢走出这里,他们甚至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将他们拦回去。

    就这样,张达和梁辰被软禁了起来,囚禁在这座小小的病房之中,根本不允许出去。甚至于,他们连打个电话的权力都没有,手机都被收走了,更不允许上网等等,最多只允许他们看看电视新闻,还都是泰语的,这几天无聊至极的电视下来,张达的泰语水平倒是突飞猛进,甚至就连梁辰对泰语也略通一二了。

    没办法,环境造就人。

    可让张达不明白的是,这些人为什么不允许他们出去,把他们软禁在这里倒底要干什么?

    没人能来替他解释这个问题,外面守着的那些家伙明显受过专业的训练,就像是以前他们见过的那些其他家族的死士一样,不苟言笑,十分严肃,神情严厉凶悍,十几个人如同一个模子里做出来的,一问三不知,想跟他们聊天说话套近乎套消息,就像是进了少人木人巷跟一堆木头人说一样,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这几天,非但刘莎莎没有来,并且吉再轩也不来了,

    这样搞来搞去的,让他们一下就变成了聋子哑巴,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并不清楚,同样的,他们这边倒底是一个什么情况,也没人知道。张达知道师傅现在表面上看去依旧沉定,但内心深处肯定急得要死。

    毕竟,江城那边,周宇扬肯定还不会放手善罢甘休,正在针对朝阳着手制定一系列的反攻举措,而刘华强肯定也不会袖手旁观,没准儿就会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来搞风搞雨,梁辰要是还不回去,搞不好,江城那边虽然有高羽在独撑大局,但有什么危险也不好说了。

    况且,现在赵满堂、李满江、逮满春他们几个总盟的副会长,也同样不会善罢甘休,指不定在酝酿着什么惊天的大阴谋准备对付梁辰和他的朝阳呢,现在的朝阳看上去好像十分强大,可同样危机四伏,处境绝对不是很妙了。

    想到这里,张达禁不住心急如焚起来。

    “师傅,他们这么圈着我们,倒底是想干什么啊?我怎么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呢?如果,你要是不回去的话,羽哥他们虽然很强,但也不一定能完全撑得住局面。”张达边大汗如雨的靠墙单手倒立拿着大顶,边向梁辰问道。

    说着话间,已经换了一只手,边活动着另一条胳膊,边将已经疲惫酸软的身体重新绷得笔直,力争挺的时间再长一起。他这是在练习耐力与臂力,这也是梁辰教给他最基础的一种练习方式,这将近一年来,他一直在做,长期坚持下来,效果显著。不过,平时他都是边练习边看书记单词,脑体并用,才显得不那么无聊没劲。@&@!

    “等着吧,该来的总会来。他们这样做,应该是在对外界封锁我们的消息,至于倒底想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了。明天,就是盂蓝节了,到时候,一切谜底都会揭开,拭目以待吧。”梁辰单腿马步稳稳地蹲在屋子中间,抱肘而立。保持这个姿式已经十分钟了,这也是他平时训练基础科目之一,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落下过,这也是他的腿部爆发力之所以那样强的一个基本原因之一了。算上之前晕迷的两天,已经八天了,强健的体魄早已经让他的伤势好得七七八八,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了,只不过有时候会隐隐做痛而已,皮肉之伤,并不算是什么大碍。

    天生天赋超人的人没有几个,就算是有,如果没有后天刻苦的训练去刺激激发,再强的天赋也是白搭了。

    “唉,我的芸芸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会不会想我,会不会移情别恋。”张达愁眉苦脸地说道。他和达米思正是恋情如火的时节,冷不防分开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连手机都让人给收上去了,别说见面,连通个话联系一下都不可能,他心里头不想才是怪事。

    “放心吧,我会让你见到你的芸芸的。”梁辰摇头失笑道。

    “不是,师傅,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才没有想她,只是表示一下担心,害怕哪个家伙不开眼,去抢我的达米思,给她造成什么骚扰麻烦的,我又不在她的身边,这个,师傅你应该懂的嘛。”张达脸一下红了,另一只手挠了挠脑袋,嘿嘿地笑道。*&)

    “算了,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么?咱们虽然不做恶人,但谁敢抢咱们的朝阳的女人,好像还得掂量掂量。如果真有人那么不开眼,你回去后让岩子他们领一群人去抢回来不就完事儿了么。”梁辰忍住笑,打趣自己的小徒弟道。

    “拉倒吧,师傅,如果我要那么做的话,恐怕第一个挨揍的就是我。你哪里是那种纵容身边人去做这种事情的人啊?那不成了不讲理的土匪头子么?”张达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哈哈,算你还有些良知。其实感情这种事情,与做其他事情一样,首先要对自己有自信,然后再对你爱的人有信心,这样的话,哪怕离得再远,两颗心也会贴得很近。”梁辰笑了笑说道,不过说这番话的时候,却很是心有所感了。突然间他想起了自己对刘莎莎的不信任,想起了那不信任过程中的煎熬与苦痛,禁不住长叹了一声。

    “是,师傅,您说得对。不过,像您和师娘这样专情的人当然行了,可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就算想彼此信任,可这个浮躁的社会也让我们不信任哪。”张达摇着头叹息说道。

    “少给我戴高帽子,弄得我多不食人间烟火似的。”梁辰放下了腿来走过去,伸手一戳他的腰眼,张达怕痒地一缩身体,从墙上翻了下来。

    “过来跟我对打,我教你在困室之中,如果比对方力大该如取胜,比对方力小又该怎么去做。同时,你之前的近身战还存在一些问题,我一一跟你说说。”梁辰活动了两个身体说道,身上的关节处无一不传来嘎嘎嘣嘣响的响声。

    “好的,谢谢师傅。”张达活动了一下身体,突然间一个恶虎扑食便扑了过来,随后,师傅二人便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展开了一场近身肉博。

    两个小时后,两个人俱是满身大汗地喘息着坐了下来,张达凝神细听着梁辰的讲解,边听边不断的点着头,一遍遍地在心底下模拟战斗的场景,正说至酣处,外面突然间响起了一个掌声来,“啪啪啪”。

    两个人同时抬头,便看到了吉再轩正拍着手从外面走过来,眼中满是敬佩和欣赏之意。

    “梁辰,你的这些招数真是又凶又厉,完全是一招毙命,见血封喉啊。每一招一式都充满着战场上的血腥味道,完全是从腥风血雨的实战过程中领悟出来的。我原本以为自己练习的泰拳和以色列特种博击应该就是世界上最凶的近战博斗招式了,但现在看了你这种自成一系的博击方式,实在让我很汗颜啊。如果你的这个小徒弟要是在你的手底下再调教个几年,多了不用,就一年,估计那时候我不是他的对手了。”吉再轩感叹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