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7章 :千均一发
    :

    “哈哈,想不到你这样的英雄好汉,却是一种痴情的情种。好,那你就再自插十刀,我就放了她。否则,我保证她看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阳。”马泰德狂笑道。

    “好,没问题。”梁辰手起刀落,再次在自己的右腹上刺了一刀,刀子拔出时,鲜血再次激飙而出,让周围围观的那些警察们看得都有些快傻掉了。

    就在梁辰再次举刀欲刺的时候,那边的刘莎莎眼见着梁辰身上的鲜血激飙而出,心痛如割,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便大哭出来,“辰,你这个傻子,白痴,笨蛋,你为什么要这样自残身体?他这只不过是想折磨你而已,你不要这样做,不要啊,我不值得你这样为我付出,不值得。对,就是这样,你为我这样做不值得,我只不过是一个贱女人,我已经背叛了你,我肚子里怀的是别人的孩子,你不再要为了我而折磨自己了,我求你,求你,你快走吧,警察会处理好这里的一切的,快走……”刘莎莎声嘶力竭地大哭,为了让梁辰走,她甚至开始极力地诋毁自己,就是想让梁辰伤心,让他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住口,你这个贱女人!”马泰德一听之下感觉有些不妙,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倒底与梁辰是什么关系,她现在说的话倒底是真是假,但如果再让她这样乱开口说下去,如果真的激怒了梁辰,恐怕自己搞不好真的就要失去干掉梁辰的这个机会了。

    “闭嘴,你个臭女人!”马泰德眼神一狞,枪口已经对准了刘莎莎的额头,即将勾动扳机。现在梁辰已经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再加上精神状态已经开始有些恍惚,身手不可能像平时那样矫捷,况且还离他这么近,如果自己先开枪打死这个女人,也必定会让梁辰瞬间心神崩溃,这更是他下手的最好时机。

    他决定,先杀了这个女人,然后再向梁辰开枪,两秒钟之内,必定可以解决这对狗男女,为将军大人和上校报仇。

    “你们共赴地狱去相亲相爱吧!”他狂吼着,已经扣动了扳机,下一刻,他就要举枪向梁辰开枪了。

    “不……”远处的梁辰狂吼了一声,眼看着刘莎莎即将血崩当场,他却无能为力,发出了一声狂吼,疯了一般地冲了过来,可是他就算会玄幻中的瞬移,这一刻也无法救得了刘莎莎了。

    就在这千均一发之际,突然间一只手便由下至上伸了上来,一把便抬起了马泰德的手。

    “砰!”那一枪打向了天空,而刘莎莎也被那只手顺势一扯,扯向了远处,正迎向了奔过来的梁辰,被梁辰一把揽在了怀里。

    与此同时,一个豹子般的身影已经由地下蹿了起来,嘴里疯狂地吼道,“敢伤我师傅,想杀我师娘,马泰德,我操你血祖宗!”

    “砰!”一记冲天炮已经在马泰德脸上开了花,打得马泰德鼻血飞飙,向后便是一仰,同时手里的枪也被地面上突然间蹿起来的那个人一脚踢飞了出去,随后二话不说,屈膝而上,狠狠地一膝便顶在了马泰德的胸口上,“克勒勒……”登时骨碎声响起,马泰德的胸骨登时至少断了两根以上,口喷鲜血地向后飞了过去。

    “王八蛋,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杀了你!!!!!!”从地面上蹿起来的张达狂吼着,满身是血,凌空再度一记大跳,狠狠地一肘向下砸了过去。

    不过此刻马泰德已经反应了过来,虽然胸口痛如刀割,但长时间的训练还是让他对痛楚的抵抗力超级强悍,痛感神经都弱化了很多,危急之中还是能做出规避动作,就地一滚,那一肘登时便砸在了地上,“砰”的一声,地面上的青砖登时碎开了好几块,碎裂处呈现出龟纹般炸裂的痕迹向四周放射而去,这一肘,张达可谓是尽了全力了。

    马泰德就地一滚,靠在了旁边的车厢板上,亮出了一把战刀来,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马泰德,眼神里露出了已经落入了陷阱的野兽般面临死亡时最后一搏的凶狠和狞厉。

    张达此刻也缓缓地站了起来,死死地捏着双拳,眼里满是熊熊燃起的疯狂怒火。

    周围哗啦啦一阵枪栓响声,那些警察们终于逮到了机会,就要开枪。

    “都别开枪,我要亲手杀了这个王八蛋!”就在这些警察即将要开枪的时候,满身是血的张达却一下挡在了马泰德的身前,张臂狂吼一声道。

    “闪开,闪开……”那些警察用泰语焦急地喊道,生怕眼前那个困兽犹斗的凶恶分子再次伤人害命,同时,人群中走出了一个警察的头目,边用枪指着持着刀眼里一片疯狂的马泰德,边走向张达,好像要跟他交涉些什么,不过就在他刚往前走了两步的时候,他的身后却走出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那个警察头目转头看到他,登时眼里就露出了十分尊敬崇仰的神色来。

    那个男子俯耳在他的身畔低低地说了几句什么,那个警察头目怔了一下,随后缓缓地点了点头,向着周围一挥手,周围的警察立即全面散了开去,将周围的人群赶走,同时,警察们也全都散开。

    仅仅不到两分钟,长街之上就已经空无一人了,连那些警察们都已经走得不见踪影,直走到街外处去警戒,只不过偶尔向这边张望一下。

    此刻,梁辰搂着刘莎莎,望着远处依旧还活着的张达,心中悲喜交加,他没有想到,小达居然还活着,还在关键的时刻杀出来,定鼎一击,彻底击碎了因为他的疏忽导致的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小达,你怎样?伤重不重?”他当然知道张达不允许周围的那些警察射杀马泰德的原因,因为小达想亲手杀了这个家伙,张达要为自己刚才挨的那一枪还有刚才梁辰所受的两刀之难和刘莎莎被擒之辱而亲手报仇。

    所有施加在他自己还有师傅、师娘身上的一切,他要全都亲手找回来,半点也不留。

    “没事儿,师傅,我命大着呢。”张达哈哈大笑道,略转过身来,一把便撕开了自己的衣服,雄壮的肌肉露了出来,只见胸口处戴着的一块铁牌子已经凹进去了一大块,同时,胸膛上出现了一溜长长的血沟,从胸口处斜飞至肩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硬划过去似的。

    梁辰一看之下,登时便放下一颗心来,如果不出所料,应该是马泰德的那颗子弹正好打中了他胸口的铁牌,而后又改变了方向,斜飞而出,在胸口上划出了一道血沟后飞出去了。

    虽然伤口看上去很恐怖,不过那只不过是皮肉之伤罢了,根本不碍事儿,更没有伤筋动骨或是触及内脏。而这点皮肉之伤,对他这种跟着特种兵训练的小变态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好,好小子,你活着,就好!”梁辰狠狠地点头,鼻子突然间有些发酸,眼眶里有些湿润——刚才张达中枪倒下的刹那,他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碎成了千块万块,毕竟,张达是因为救他的女人而中枪倒下的,如果真要死在这里,埋骨他乡,梁辰这一辈子都会在愧疚中度过。

    “师傅,你的伤有没有事?”张达紧张地望着他的肩头和小腹的伤口,心头一阵惨痛。

    “小伤而已,比起你的伤来,差得远了。”梁辰狠狠地吸了口气,强行将即将上涌的泪意压了下去,微笑说道,心中一片温暖。有徒若此,夫复何求?

    “好,没事儿就好。师傅,您就睁眼看着,我要将这个王八蛋撕成一堆血肉碎片,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张达大笑着,咬着牙根儿,缓缓转过头去望着马泰德,眼里一层淡淡的血光开始涌了上来,他实在是恨极了这个王八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