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自残
    :

    “马泰德?”梁辰的身体一下便僵在了那里,眼前出现在的这个人正是阿达通的手下马泰德,自己刚才情绪波动过大,一时心神失守,尽管出手间打死了阿达通,却忽略了阿达通那边原本有两个人,而马泰德刚才却不见了踪影。

    事实上,刚才阿达通和马泰德是两个人分两个方向同时冲向刘莎莎那边的,只不过,阿达通率先开枪,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而当时马泰德距离刘莎也不过就是堪堪十米的距离,迂回绕了过去,只几大步,不到两秒钟,等梁辰把阿达通打死的时候,马泰德早已经赶到了刘莎莎的这一边,从她的身后制住了她,终于拿到了这个无比重要的人质。

    不过,此刻他却没有半点欣喜若狂的神色,相反,眼神里却充满了无限的悲痛和疯狂的怨毒,“梁辰,你杀了上校,毁了山狼,将军大人也因你而死,你犯下的罪行就连这天也不能饶恕你!”马泰德,这个曾经的黑市拳手,举着枪,狠狠地逼在了刘莎莎的头上,眼中无限怨毒,一字一顿,字字泣血地说道。与此同时,往昔的一幕幕开始浮现在自己的眼前。当初自己曾经是一个纵横黑市无敌的黑拳手,不过却因为得罪了一个黑帮老大,被逼着在黑市拳连打十场,那个黑帮老大就是想看着他被对手活活地打死,才能泄这一口胸中的怨气。

    是坐在看台上的阿达通救下了他,并且还给了他许多钱,帮助他久病卧床的父母及时得到了救治,有了康复的希望。

    从那时起,他便开始跟随阿达通,随着他参军入伍,就在自己的军旅仕途一帆风顺之时,又因为阿达通的一句话而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退役,跟着阿达通来到了这大山深处,做起了昆沙的眼线,名符其实的毒枭。

    这么多年来,他与阿达通之间,早已经超越了主仆之间的关系,升华成了血浓于水的兄弟之情,有阿达通出现在的地方必有马泰德,他就像是阿达通的影子,无时不在。

    而今,对马泰德恩重如山的阿达通死了,马泰德的心也死了,这个曾经的猎人和泰拳手并不懂得什么正义与光荣之类的大道理,他就认得阿达通是自己的恩人,自己的命是阿达通救的,阿达通了,他活着也是死了,而他暂时的活着,就是为了要替死去的阿达通杀死他的仇人,仅此而已。

    他跟在阿达通身旁多年,也早已经学会了一口流利的华夏语,虽然说起来有些腔调怪异,但梁辰还是能听得很明白的。

    “放开她,我随你处置。”梁辰将枪扔在了地上,缓缓地举起了手,眼望向刘莎莎,眼里有一抹痛楚混合着爱怜的神色闪过,而地上张达的身体流出来的一片狞厉的血也刺痛了他的眼睛,更让他心如油煎。

    仅仅因为自己这一个失神,就造成了徒弟被杀、爱人被擒的后果,这两个人,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现在脑子里轰轰作响,昔日里遇变不惊的沉稳与智慧,现在都抛到了九宵云外去,剩下的,只是无尽的悲痛与自责——无论如何,他毕竟不是神,只是一个普通人,有血有肉、有情有感、有伤有痛,也会失神,也会犯错。

    只是,他这样的人除非不犯错,一旦犯错,就是一错误终身。

    深吸了口气,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举起了双手,缓缓地向马泰德说道。他已经失去了徒弟,再不能失去自己的爱人,哪怕自己的爱人现在另投他人的怀抱,不属于自己,可是自己依旧不能眼睁睁地望着她的死去而袖手旁观,尤其是不能让她因自己而死。否则,就算自己苟活下来,恐怕也再无颜面对这天与地。

    “莎莎,别害怕,没事儿的,他只是想杀我而已,与你无关,你别害怕。”梁辰轻声地安慰着那边惊恐得已经身体颤抖个不休的刘莎莎。

    “辰,你别投降,就算杀你他也不会放过我的,你还是快走吧,不要管我了……”刘莎莎强忍着张达死去的悲伤和即将要带着未出世的腹中宝贝的恐惧,拼命地向梁辰摇着头道,只不过,她紧紧地护在小腹前的双臂却暴露了此刻一个准妈妈心底下最大的恐惧和怆痛。

    “不。”梁辰摇头,重新抬起头来望着马泰德,“再说一次,放了她,我凭你处置!如果她伤到了一根毫毛,我会让你生死不能。”他的眼中闪着令人心悸的寒芒,缓缓说道。

    “将军死了,上校死了,我也死了。所以,你用这样的话来威胁我,并没有意义。况且,现在这个女人在我手上,是我掌握着主动,你没有任何发言的权力。”马泰德冷冷地说道,一对褐色的眸子里没有半点感**彩,好像只是一具会走路会说话的机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