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 :是他
    :

    也就是这一瞬间,梁辰的一颗心突然间像是裂开了一个苍茫的大洞,里面空荡荡的,像是心的正中间处多了一个无底的深洲,无论向里面扔去什么,都听不到回音,得不到声响,有的,只是痛至极处的苍茫与麻木。

    后边跟着的张达早已经骇得瞠目结舌,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望着刘莎莎的侧脸,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刚要下意识地唤一声“师娘”的时候,一只大手已经捂上了他的嘴巴,同时,梁辰强行转身,将他拖到了一旁去。

    此时,刘莎莎正把玩儿着那根玉簪,在跟老板讨价还价。

    不过,突然间像是心有所感,她皱起了两道小巧的娥眉,有些疑惑地向着身旁望了过去,可她看到的只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正在小摊上挑挑拣拣,除此以外,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这是怎么了?最近变得神经兮兮的,刚才居然感觉到了他就在身边。唉,辰,你还好吗?其实,我真的好想你。可是姥姥却不让我见你,我也没有办法,辰,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有朝一日,我一定会抱着咱们的宝贝去看你的,你等我,好不好?”刘莎莎这一刻鼻子有些发酸,轻轻用春葱般的玉指揩去了眼角两滴晶莹的泪水。

    只是,这一刻,她浑然没有发觉,正有一双眼睛在痛苦而默默地注视着她,身影却离她越来越远了。

    “师傅,您……”张达抬头望着梁辰,眼里满是惊怵过后的余悚与不解,只不过,抬头的瞬间,看到了梁辰那张已经因为痛楚而变形的脸庞,他的心瞬间一痛的同时,也明白了梁辰的想法,轻点了点头,悄然随着梁辰退入了人潮之中,只是频频地回首间,望着那个人影在人群中离自己两个人越来越远。

    处时欢,离别难,爱恨只在一念间。

    爱成灰,恨断弦,相见莫如永不见。

    这一刻,张达只觉得自己的眼角湿湿,有泪水不自禁地涌了出来。他知道师傅对师娘的爱倒底有多深,可正是因为这种理解,他更知道师傅现在倒底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心理上忍受着怎样的煎熬。

    他能看到,梁辰素来紧定无匹的脚步这一刻突然间就有些虚浮踉跄起来,他更能看得见,梁辰这一刻身体已经在开始颤抖,手臂上肌肉贲张,可是几天手臂上曾经受过的伤这一刻却一下迸裂开来,伤口迸裂后的鲜血沿着手臂正一滴滴地沿着指尖滴向地上,像一颗颗凄厉浓艳的伤心泪水,不停地在向下流淌。

    “师傅,您别这样儿。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爱过就好了,又何必再这样执着呢?这样的自虐对您来说是不公平的,我求您……”张达一把抓住了梁辰的手,近乎哀求地说道,大颗大颗的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流出来,看到师傅这样伤心痛苦,向来敬师傅如神的他,心底也同样有着无法形容的痛苦。

    梁辰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缓缓地向前走着,昔日里曾经那样清亮明朗的一对眸子,此刻却是一片茫然黯淡,里面那仿佛永不止住的生命之火仿佛随时都要熄灭下去了。

    张达惶恐地抓着他强壮的手臂,同时边掏出纱布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给他包扎止血,心底下无比恐惧,他最害怕师傅变成这个样子,因为,他知道师傅是一个有多专情的人。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真正地击败他,唯有这刮骨毒刀的情之一字。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情,师傅遭受重创……

    想到这里,张达已经有些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给梁辰包扎的手比梁辰身体还抖得厉害。

    “小达,你说,连爱情都变得这样虚幻,所谓的海誓山盟不过是一场自欺欺人的风花雪月,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呢?”梁辰惨笑着,转头望着张达的眼睛问道。他英俊的脸庞在这一刻剧烈地扭曲着,眼睛里有着一种似疯似狂的火光,像是要烧毁一切,包括他的灵魂。

    “不不不,师傅,还有好多,真的还有好多值得相信的东西,比如友情,比如兄弟之情,还有师徒之情,每一种情都比血还浓,况且,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个例而已,师傅您这样的人物又何必这样痴执于一念?师傅,您不要这样,好吗?我们先去那边坐坐,您歇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所有的事情全都会过去的。”张达替他包扎好已经挣开线重新流血的伤口,扶着他惶恐地说道。

    这一刻,他真的有些害怕了。

    “呵呵,全都会过去?真的全都会过去吗?”梁辰惨笑着,突然间便是一口血喷了出来,染红了胸襟。

    “师傅……”张达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一声大吼,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梁辰,心下的痛无法形容。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师傅那样一个永远打不垮的钢铁巨汉,这一刻居然因为一个不专情的女人而变成了这副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