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可能与不可能
    :

    说时迟,那时快,三条雄壮如山的汉子已经闪电般扑了出去,身手都是同样的悍厉矫健,并且是三人齐上,看得远处暂时还并没有被囚禁起来的卡尔森心惊胆颤,他自认为,就算是自己再强壮一倍,恐怕也承受不了这三条如虎似虎的大汉同时扑击。

    不过,他的心惊还没有结束,随后嘴巴就张开了,瞠目结舌地望着三条大汉几乎是同时间以以扑出去的动作还快的速度飞了出去,如三颗同时撞在了案子上的乒乓球,叽哩骨碌地便滚了出去,至于梁辰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他居然半点都没有看清楚。

    “我的上帝啊,他,他还是人吗?”卡尔森不禁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这一刻,原本还对梁辰要一挑他们四十二人有些怨念的心情,立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恐惧的敬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三个人会同时扑击梁辰,但他当然能看得出来,这三个人是绝对想要瞬间就把梁辰摞倒的,不搀半点虚假。可正因为这样,他才更加胆寒。

    张山的身手自不必说,他刚才已经领教过了,而姚伟林和董海波的身手比起张山来只高不低,至少也是仲伯之间,这样三个人要战术有战术要枪法要枪法要勇武有勇武的强大战士联合在一起,在丛林中足以剿杀他们一整支建制完整的特种部队,可他们三个人,在梁辰面前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那梁辰该强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神乎其神的枪法,无人可挡的武力,如果他想前进,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挡得住他前进的步伐?

    他突然想起了古代神话中的那个巨人参孙。除了不能离开大地这个弱点之外,他就是世间最强大的战士,勇往直前,无人能挡。

    “我知道你们的好心,但你们,不必再争了。”梁辰摇了摇头,点起了一枝烟,坐下来叹息说道。

    几个人爬了起来,站在原地,咬着牙,握着拳,狠命地盯了他半晌,董海波率先转身而去,“第一第二小队,带上伤员,给我他吗的集合,要快,快,你们这群废物、渣子,难道想跟我一样成为最没用的蠢货吗?”

    “这小子,和我年轻的时候一个臭脾气。唉,辰,你要保重,我相信你,但我还是担心你。”姚伟林颓然一笑,叹了口气道,走上前去拍了拍梁辰的肩膀,转身而去,他带上了另一支小队再次潜入了远处那密密麻麻的丛林之中,准备到时候去打威尔逊的埋伏去了。

    “辰哥,我留下来陪您吧,算我求您!”张山单膝踣地,实在有些控制不住心底的情感了。

    “种子,是用来生根发芽的,不是用来决死的。山子,既然你当初要留下种子,就应该明白种子存在的意义。所以,收起你的眼泪,负起你的责任和使命来吧。况且,你真的以为,这些业余的家伙会对我造成什么威胁?”梁辰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将手里的烟塞进了他的嘴巴,挥了挥手,状甚轻松地道,“滚蛋吧,别在我跟前抹猫尿,这么大的一条汉子,看得我肉麻。”

    “是,辰哥,您,多保重!”张山狠狠地吸了口烟,却吸得太猛,大声咳嗽起来,眼里有泪流下来,也不知道是烟呛的还是其他的原因。将烟头狠狠地捻灭,再次深深地望了梁辰一眼,转身大踏步而去。

    趁着漆黑的夜色,张山和姚伟林带着四支小队已经悄然离开了。其实他们离开的地方并不是路,而是高达三百米的峭壁。

    当初这里设营地时,为了躲避空中卫星的侦测,便于隐藏,选了好长时间,才将营地设在了这处山谷之中,山谷中四面环山,只有左右两侧留出了无比狭小的出口,前后全都是天然鬼斧神工的光滑峭壁,猿猴难攀,将整个营地彻底堵死,隐蔽性可谓极佳。@&@!

    那些峭壁就算是在那些酷爱极限运动的运动员眼中,也是难以逾越的。毕竟,整体几乎呈现九十度垂直状态,并且两侧山壁高达三百米,除非长了翅膀,否则万难攀过去。

    不过,对于这些常年拿徒手攀爬这样的峭壁当成是家常便饭的这些朝阳佣兵公司特种战士们来,虽然不简单,却也同样不算难。

    四队人,趁着夜色,攀爬在两侧的天险之上,将他们平时刻苦训练的效果全部展现出来,徐徐消失在了夜幕之中,从红外眼夜视瞄准镜中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梁辰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这些战士们,果然不负他的希望,总能在关键时刻给他以惊喜。

    “我的老天,你的战士,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全能战士。”此刻,站在他身旁的卡尔森同样从没被没收的望远镜中看到了这一幕,禁不住咂舌道。他自问自己的战士是绝计做不到这一点的,这实在,实在,太难了,简直就是一种博命式的攀爬。

    “呵呵,所以,我的战士才能打败你们。尽管他们只是一群初上战场的新兵。”梁辰脸上掠过了一抹骄傲的神色,微笑向威尔逊说道。他以自己的战士为荣耀。*&)

    “确实。”卡尔森点头叹息道,此刻的他心悦诚服,也不得不服。对于军人而言,实力永远是说话的资本。

    “卡尔森,你说这一仗,我们谁会赢?”梁辰微笑问道,望着自己剩下的十一个战士在紧张地忙碌着,不停地往迎击库巴的高处阵地上运送弹药,巩固阵地。事实上,昨天他已经预演过无数个可能,也曾经为其中最坏的一个可能做好了准备——去建筑简易工事,运送必备弹药。当然,那只是准备而已,却没有想到,这个可能最终却变成了现实。

    不过,令他无法不感动的是,这十一个战士之中,居然就有那四个受了轻伤死活不肯走的战士,他们不想拖累战友去攀登那恐怖的峭壁悬崖,以死相逼强迫他们把自己留下来,同助辰哥留守阵地。纵然这里有着九死一生的凶险,他们却依旧无怨无悔。

    “我不知道。毕竟,库巴的人,实在太多了,如果按照常理来推断,尊敬的梁辰指挥官,你们并没有打胜的希望。就算你们的部队再精锐,可是,数量对比太悬殊了。”卡尔森叹息了一声说道,他是在实事求是地讲述自己的观点。

    “哦?是么?你认为我们不能取胜的关键之处在哪里呢?”梁辰倒是不以为意,微笑问道。

    “关键在于,你恐怕拖不住库巴的部队。毕竟,你的部队都撒出去,而这边,却只有十一个人,其中还包括四个伤员。您难道真的认为,凭他们,能拖得住库巴吗?一旦拖不住库巴,他们将你们冲溃,直接与冲进来的威尔逊的部队汇合在一起,我想,到那时,这边留守的人,就全都完了。”卡尔森叹息说道。刚才梁辰倒是并不避晦,而是跟他说出了自己的全部计划,这个疯狂的计划实在让卡尔森有些无法接受,太凶险了,并且,就算是在理论上,也只存在百分之一的可能性罢了。

    当然,这是从他的视角来看的。

    “唔,你说得有道理。不过,如果有了你们这个补给基地提供给我们的强大的武器助阵,我想,守住一时三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梁辰微微一笑道。

    “我不知道。不过,如果换做我的人,就算全员上阵,并且有这些先进的武器助阵,恐怕也顶不住库巴的第一波攻击。”卡尔森还是在摇头。他做为西点军校最出色的毕业生之一,并且无论是军事理论还是实战经验都堪称一流,从他的视角来看,无论怎样推演,梁辰也是必败无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