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 :窗外的雨,心里的泪
    :

    “啪!”梁辰手里的杯子已经捏碎了,手上被碎瓷割出了几道口子,鲜血淌了出来。张达骇了好大的一跳,赶紧跳起来给梁辰擦手止血,肉里把碎瓷片拔出来,却被梁辰一把推开。

    “继续说下去,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他的语气愈发平静,可是平静中却有一种骇人的疯狂。

    “是,师傅,今天您在跟蓝小姐在里面成亲的时候,我在外面看热闹,无意中仿佛就看到了师娘,然后我就跟了过去……”张达不敢不说,当下,就将自己白天的时候曾经见到过的一切全都说了出来。

    “师傅,是徒弟无能,不仅没能把师娘抢回来,还被他打了,还让他狠狠地羞辱了一通,徒弟是个废物!”张达说到这里,已经羞愤得真想一头磕死在哪里。

    “不是你的错。他的功夫很好,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梁辰缓缓地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

    “师傅,您,您别伤心,其实天底下的女人多的是,我看,那个蓝雨恬蓝大小姐也不错,对您也痴情,还有美琪姐、高丹姐也都不错啊,叶梓老师也挺好的……”张达怕梁辰思想深处转不过弯儿来,生怕出什么事情,赶紧在他身边不停地聒噪,藉此分散他的注意力,不想让他深浸在这件事情里,钻了牛角尖儿,越想越伤心那就麻烦了。他怕的就是个后果,所以才一直没敢告诉师傅,毕竟,他极为清楚师傅的为人,用情倒底有多专。

    “好了,小达,没事儿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梁辰沉默了半晌后,居然很平静,还出奇地笑了笑说道。

    可是他的话说出口,连张达听着都吓了一大跳,那声音根本不像是人发出来的,倒像是两块被风吹干的骨头在相互摩擦发出的声音,听上去干涩得都有些吓人。

    “师傅,您,您真的别这样,我……”张达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我真的没事,你去吧,睡觉去吧,明天我们还有要事要做。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就好了。”梁辰勉强笑了笑说道,那笑容落在张达眼里,却分明像是在哭。

    不过此时此刻,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闷闷地一点头,“好,师傅,那您,保重自己的身体。”他悄然退了出去,替梁辰关上了房门,可是刚刚关上门,便听见屋子里“啪”的又是一声轻响,那声音,跟刚才师傅捏碎瓷杯子的声音是如此的相像。

    梁辰坐在在屋子里,轻轻地松开了左手,手上,还残留着几块深深地扎进肉里的瓷片。

    浓稠的鲜血沿着手掌不停地往下淌,这已经是他今天捏碎的第二个杯子,左手上又多了几个触目惊心的口子,皮肉翻滚,甚为恐怖,可身体上的痛苦又怎么比得上心里的痛?!

    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人生的天空突然间一下黑暗下来,无边无际的黑暗掌心里握不住的沙,习习地落下,一刻不停地落在他的头上、身上、心里,伴随着黑暗的,还有刻骨的寒冷,冷得他他全身颤抖,冷得他彻骨生寒。

    十岁的那一场大火,让他失去了世界上两个至亲之人,从十岁开始,他就跟着那个叫做贺强的人,不停地训练、训练、再训练,直至把自己练成了一部真正的人形机器,贺强于他而言,彼此间仿佛没有多少真正的感情,那个人始终板着脸,让人永远都看不穿他的内心里倒底在想些什么,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同样冰冷,仿佛贺强训练他只是为了让他去赚更多的钱,把他当成了赚钱的工具,在贺强那里,他得不到所谓的亲情,更没有任何温暖可言。

    十岁开始的这十年间,他的人生一直都是一场酷冷的仿佛永远都无法再过去的严冬。

    好在,他后来去到了江城,在那里,他结识了一群朋友,认下了一群兄弟,更认识了刘莎莎,两个人携手打造了一个梁辰认为无比温馨的小家,从那里开始,他认为自己再次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温暖,属于自己人生的阳光。

    可是现在,他曾经认为幸福的一切却突然间变成了过去,变成了回忆,变成了镜花水月的一场梦,变成了一个七彩虚幻的泡影。

    当这一场破灭后,他收获的依旧是寒冷,是黑暗,是痛苦,撕心裂肺的痛苦。

    突然间,极度的寒冷与伤心中,他有些茫然了,因为他开始不知道自己存在的价值,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不知道自己今后将何去何从。

    “这,就是所谓的失恋么?呵呵,我向来以为这与我无关,所谓的生离死别不过就是文人的酸文假醋罢了。可是现在,我却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只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要在我的身上出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莎莎,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梁辰看似静静地坐在床上,却在心中疯狂地呐喊着,一刻不停地呐喊着,喊得声嘶力竭,喊得歇斯底里,哭得撕心裂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