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 :暗夜偷袭
    :

    “你想说什么?”梁辰的脸色骤然间就阴沉了下来,眯起了眼睛盯着蓝雨恬,语气里的那种凌厉让张达不自禁地缩了下脖子,有些不寒而栗,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他还是坚决地继续开口道,“师傅,我是想说,蓝雨恬,真的跟你很配……”

    “啪……”一个大耳光便落在了张达的脸上,平时性格温顺的梁辰这一刻少有的暴怒了起来,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自己的徒弟,居然能跟自己说出这番话来。

    旁边的吴华和刘俊骇了好大的一跳,也顾不得其他,赶紧跑过来把两个人拉开,“辰哥,您消消气儿,消消气儿,小达年纪小,说错话了,您别跟他一样。”吴华将张达隔在了身后,小心翼翼地向梁辰赔着笑脸道,说实在的,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梁辰发这么大的脾气,更是头一次看到梁辰居然向他这个一向宠爱有加的徒弟抡起了巴掌。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梁辰胸口起伏,显然气愤难平,再次盯了张达一眼,转身走了开去。

    张达捂着火辣辣的脸孔,怔怔地望着梁辰的背影,其实他并没有感觉到半点委屈,有的只是伤心,只是为师傅鸣不平,如果不说出这一切,那是对师傅的一种欺骗。可是刚想不顾一切地要说什么,却想到如果自己真的说出来,那会是对师傅怎样的一种伤害?还不如就让一切淡些去,再淡些去,等以后师傅心绪平静的时候再说出来,或许会更好些。

    心底下叹了口气,张了张嘴,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这件事情来,只是低声应道,“是,师傅,小达知错了。”

    一路上,气氛略有些压抑起来,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再哪句话说错惹急了辰哥。尽管他们知道辰哥的逆鳞其实只不过就是情感方面的事情,其他的,辰哥从来没有乱发过脾气,但他们还是下意识地离他远一些,并不是因为害怕,只是因为,他们分明能感受到梁辰心底下的那种混乱与忧伤,或许,更多的只是想让他一个人静一静——他太累了。

    “你过来。”梁辰突然间站住了,转回身望着张达,眼里有一抹疑惑。

    “师傅……”张达赶紧跑了过去。

    “你腿上的伤,不对劲。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梁辰皱起眉头问道。他刚才给张达捋筋的时候就感觉到他的伤好像不是磕的,倒像是主动撞击什么而留下的伤痕。而后又发现他的裤子居然是新换的,而不是早晨穿的那条,并且身上还有泥土。

    “我……刚才去买水,不小心从台阶上滚了下去,摔了一跤,裤子扯破了,就是这样。”张达低着头说道,他心有七窍,瞬间就猜到了师傅肯定是在怀疑他了——梁辰收徒也不是乱收一气的,如果不是心思聪慧机敏的人,自然也入不了他的法眼。

    “但你的情绪不对,而且你平时对你师娘敬爱有加,也从来不会说刚才那样的话。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梁辰盯着他,缓缓地问道。

    “师傅您多想了,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张达心底下一惊,赶紧摇头道。不过想起刚才遇到师娘的一幕幕,心底下就忍不住替师傅大痛,可脸上却不能表露出来。

    梁辰仔细地盯了他一会儿,倒是没有再看出什么端睨来,点了点头,“嗯,没事就好,一切多加小心。这一次带你出来主要也是历练来的,要多看多学多琢磨,另外,异国他乡,身处险境,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尽量不要单独行动,要注意自身安全。”

    “是,师傅。”张达低声应道。

    “小达,我刚才情绪不好,出手重了些,你别怨我。”梁辰沉默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

    张达眼圈儿一红,眼泪险些掉出来,一个劲地摇头,“师傅打徒弟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况且我没深没浅说错了话,师傅打我也是正常的。师娘那么好的人,才能配得上师傅,其他的女人,再好也是浮云。”张达嘴里说着,可是望着师傅鬓角处一根白发,心头更是无法形容的痛,才仅仅二十一岁的年纪,就已经有了白发,师傅表面上看去是那样的强大,仿佛任何事情都难不倒他,在他面前,任何时候处理任何问题都是云淡风轻的自若。但实际上他却清楚,师傅每天每时每刻要承受的压力有多么的巨大,毕竟,他要对现在的几千甚至上万名兄弟负责。如果,自己再把师娘的事情再告诉他,对他又是怎样的一种巨大的伤害?想到这里,他更坚决了自己的想法,不能说,一定不能说。

    “瞎扯,谁说师傅打徒弟就是正常的了,又不是封建社会大家长制,有理可以打,没理打人就说不过去了。”梁辰哑然失笑,接过了张达递过来的一瓶水喝了一口道。

    正在这时,下面阿达通向几个人招呼着,大意是希望他们尽快上车,毕竟还要赶路。

    几个人上了车子,一路向着德隆赶了过去。

    德隆距离多曼并不算远,七百多公里,开车一天时间就可以赶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