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蓝雨恬劫路
    :

    “这……”梁辰抱着她,犹豫了起来。

    “梁辰,求你,好吗?就算你是在骗我,也请你完整地完成这个程序,好吗?”蓝雨恬轻泣着,在梁辰耳畔低低地说道,这么低、这么含糊的声音,就算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窃听器恐怕也听不清楚。哪怕就算是能听得清楚,恐怕昆沙他们也不知道这倒底是什么意思了。

    “好吧。”梁辰沉沉一叹,点头应了下来。

    “梁辰,谢谢你。”蓝雨恬轻声说道,搂住了梁辰的肩膀,埋首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而泪水早已经肆意地流淌了满面。

    一夜无话,只是躺在床上的两个人俱都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也是的,这种情况,换做谁又能真正睡得着呢?除非没长心。

    天明的时候,梁辰终于眯着了片刻,不过等他醒过来的时候,蓝雨恬却已经不见了。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抽了根烟之后,他才清醒过来,可是,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就如同做梦一般,很不真实。如果不是旁边蓝雨恬躺过的地方尚有余温,证明她还没有走远,恐怕梁辰真的就以为昨天晚上这是一场梦了。

    呆呆地坐了半晌后,梁辰才穿衣下地,简单地洗漱了一下。

    洗漱完毕后,打开门的时候,阿达通已经来站到了门前,亲自来迎接他了。阿达通脸上倒是依旧如昔,没有多少表情,只是微笑向他点头示意,没有半点异样,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辰哥,昨天睡得怎么样?”阿达通礼节性地笑问道。

    “还可以。”梁辰含含糊糊地应对道,心底下却是冷笑不已,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你阿达通心里应该有数儿才对吧?

    “那就好。我们走吧,昆沙将军正在等着我们,今天向昆沙将军辞行后,我们就可以回去库巴将军那边了,就你的生意的问题,跟库巴将军再做商谈。”阿达通点头笑道。

    “好的。”梁辰点了点头道。

    张达和吴华他们也早已经收拾停当,此刻也出现在了门前,只不过,他们望向梁辰的目光里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异样。昨天蓝雨恬自从进了辰哥的房间里,里面就是闹的一个天翻地覆,“砰砰咚咚”,好长时间都没消停,而蓝雨恬更是在梁辰的房里待了一夜,直到今天早晨才走的。至于昨天一夜间房间里倒底发生了什么,隔着墙壁,没人知晓,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一夜未分开,能出什么事情?恐怕用脚丫子想想都知道了。

    几个人都没有见过蓝雨恬,对这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能留宿在辰哥房里的待遇,着实是羡慕不已啊,当然,更多的则是无数桃色的猜测,自不必多说了。

    “我们走吧,昆沙将军正等辰哥去吃早餐。”阿达通微笑道,说罢在前面亲自带路,而梁辰则几个人则在后面跟着。

    “师傅,昨天晚上,你没事儿吧……”张达在吴华几个人的捅咕下,仗着自己是师傅最亲近的人之一,贼眉鼠眼地走过来,小声地问道。他心里憋得痒痒的,不吐实在不快。

    “邦……”还没问完呢,额头上就已经挨了好大的一个暴栗,“小兔崽子,一边待着着去,再敢多嘴问一句,回去后打断你的狗腿。”梁辰略有些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张达立马抱头鼠窜而去,后面几个无良的小子一缩脖子,却是不敢再提这个茬儿了。

    一路无话,穿楼而出,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后,终于来到了那座古堡的第一层宴会大厅。

    空空旷旷的大厅里,一张长方形的梨木大桌摆在那里,上面铺着雪白的餐巾,一排排独具特色的t国食物摆在那里,精致精美,让人一望过去便感觉食欲大增。

    扎着红领结的侍者推着酒车,车子里装着镇好的法国红酒,正在给大家一一倒酒。

    “来,梁辰,坐。”昆沙招呼着梁辰挨着自己坐下,态度很是亲热。

    “尝尝我们t国的食物吧,虽然我们的饮食文化不如华夏博大精深,但其独特之处还是颇为让人着迷的,并且,这可是最正宗的t国厨师所做,保证让你入口回味悠长,吃了一回还想第二回。”昆沙将军呵呵笑道。

    “谢谢昆沙将军了。”梁辰微微一笑道。

    “不不不,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昆沙哈哈大笑起来,好像很是开心的样子。

    “哦?”梁辰抬眼望了过去,却见昆沙已经拿过了一张报纸来,点着要闻版上的头题新闻道,“麦克布已经死了,梁辰,你干得非常漂亮。”昆沙点着报纸上说道,只见报纸上一张大大的新闻照片出现在报眼之中,上面写着,“昨夜麦克布议员遇刺身亡”等字样的标题。

    “呵呵,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梁辰淡淡一笑,很是谦逊地说道。

    “年轻人,懂取舍,知进退,很好,很好!”昆沙将军饶有深意地望了梁辰一眼,哈哈大笑道,一挥手,“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