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鳄鱼池
    :

    不过,虽然楚振东的这招暗棋现在用上了,但也并没有见到多大的效果,打死他也没有想到,阿达通居然把梁辰带到了昆沙这里,而昆沙并不是库巴那种粗人,他想得很多,很细,所以,这招暗棋效果也并不算太佳,更何况,梁辰心机与急智又岂是普通人能够算计得了的?

    梁辰这一顿连番开炮,登时轰得阿达通哑口无言,心下愤怒不堪,却无言以对,只能转头恶狠狠地盯着房书君,迁怒于他,那一腔邪火如果现在就喷发出来,估计会把房书君直接烧成灰烬。

    “可是,你,你,你这么厉害,分明就是经受过特殊训练,如果不是华夏特殊培养的特情人员,你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房书君实在理屈词穷了,开始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事儿。

    “哈哈,真他吗的好笑,本事大就是特情人员?那你是不是认为那些散打王都是间谍特务?是不是认为那些泰拳王都是国家机器培养出来的杀手?真是荒谬。见过蠢人,没见过你这种比猪还蠢的人。”梁辰怒笑大骂道。

    “那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你这种本事是怎么来的?毕竟,你的实力确实让人为之侧目。”阿达通重新抬起头盯着他问道,不过现在他的语气已经缓和了下来,并且十分客气起来,并不像刚才那样完全抱着审视和质疑的态度,而是带上了一丝小心。

    在他的心里,对梁辰的身份也有了一丝松动。

    “我十岁时父母双亡,被一个退役的佣兵之王收养,是他教会了我这一切,从十四岁时开始,我便已经走上了佣兵之路,进入到了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战场,经历了无数次腥风血雨。而后我便厌倦了这种刀头舔血的生活,二十岁退役,想过些正常人的生活。不过昆沙将军,想必您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总有一种人,就算想安静也静不下来,时时处处,骨子里总有一种冲动逼迫他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要往前走,一往直前地走,无畏无惧地走。所以,才有了今天我们的会面。”梁辰转头望向昆沙将军说道,此刻的他,眼里油然流露出了一种无法言尽的沧桑,象似地望着昆沙,又像是在望着他身后窗外那苍茫的夜空,语气里不胜感触,不胜唏嘘,这绝对不像他这种年纪的人应该有的感怀与叹息,如果没有特殊的经历,更不可能会有这种对生活的疲惫的感悟。

    昆沙盯着他,眼睛已经开始亮了起来,微笑望着他,颇有赞同地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年轻时的影子。”

    这一句话说出,旁边的房书君脸色登时油然一变,而他身畔的阿达通却是沉默了下去,缓缓向房书君身后退了一步。

    所有人都很清楚,昆沙的这一句话,便已经是认可了梁辰,也证明了他已经不再对梁辰有什么怀疑了。

    “呵呵,很感谢将军大人对我的认可,不过,昆沙将军,我此番回来,原本还抱着一线希望。虽然您和您的下属一直对我不信任,但我还是觉得,只要我足够真诚,总能打动您。却没有想到,几番努力之下,却依旧得到的是这样的结果,我很失望。华夏有一句古语,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想必这句话您也听说过,所以,在证明我的清白之后,我向您,告辞!”梁辰心中大定,知道局面已经稳定了下来,胜利的天秤开始向自己这边倾斜过来了,这个时候,正是反客为主的好时机。因为他现在要扮演的,就是一个桀傲不逊的黑社会头子,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肯低头的暗秩序大哥,这样的人,当然就应该有这样的人傲气,所以,他必须要告辞,哪怕这只是为了证明一种态度。

    “呵呵,小伙子,既然来了,又何必那么着急走呢?其实我这样做也是在表明我的真诚而已,不要太过意气用事嘛。”昆沙哈哈一笑,他这样说,已经是完全认同了梁辰,准备要将梁辰留下来,再切入技术层面了。说话的同时,轻轻在桌子上一摁,只见右侧的地面突然间“轰隆隆”地向两边伸缩开去,露出了下面三楼处一个巨大的水池,水池中,水花四溅,只见无数条大鳄鱼正在池子里仰天张着大嘴,仿佛在不停地发出无声地咆哮。那一双双噬血的眼睛散射着幽幽的绿光,无情冷漠,里面满是杀戳之意,一眼望过去,令人头皮发麻。

    梁辰悚然一惊,望向那个鳄鱼池,当看到那一张张血盆大口时,他心底也不禁有些惊悚。

    那池子里怕不是有上百条鳄鱼?一旦有倒霉蛋儿掉进那里,恐怕一瞬间就要被那些鳄鱼给撕成碎片了。@&@!

    “阿达通,有人无中生有,信口开河,只为一己私仇,结果得罪了我的客人,你说该怎么办呢?”昆沙微笑道。

    他刚说到这里,阿达通已经一步上前,伸手干净利落地一抓,将房书君整个人举过了头顶,大吼一声,在房书君尖厉的凄惨叫声中,已经将他扔进了那个池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